這是激情燃燒的歲月

雁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我能夠信上帝,是一件挺奇怪的事情。

       我是共產黨員、詩人、作家,出版過詩集、隨筆集和通訊集,省市的電台都制作過我的詩歌專題節目,黨報上刊過我的隨筆專欄。

       我沒有受過什麼苦難,但是幾年前,我忽然得了抑鬱症,找不到生命的意義,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了。我每天都在極度恐懼中掙扎,吃了許多藥都沒有效果。後來我幾乎絕望了,甚至出現了結束自己的念頭。

       2004年,父親得了癌症。他在千里之外,一年中我飛回去四次,在醫院照顧他,每日與淚水相伴。

       就在我處於生命低谷的時候,我在黨治國老師(大陸著名思想家)家,聽到了一首歌,叫《生命的河》。歌詞很樸實,但我卻莫名其妙地很感動,莫名其妙地落淚。我急迫地要知道為什麼。

        黨老師開始向我傳福音。我幾乎抱走了他那裡所有的福音詩歌的光盤。

       接下來的日子,我守在重病的父親身邊,每天在醫院裡,和病人、死亡打交道,那些詩歌,就成為我心頭的安慰。我和黨老師通著電子信件,他的每一封信都讓我淚雨滂沱。從他那裡,我接受了上帝。

來自天堂的旋律

       2005年1月1日,我成為基督徒。

       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我寫了幾十萬字的信仰文章和詩歌,發表在網上。我的博客,一年多的點擊達到50多萬。

       這一年來,我經歷了太多的神蹟。最最神奇的是,我這個從來沒有學習過音樂的人,居然出版了一張音樂專輯。

       我是沿著一首歌走進上帝的,後來又有許多朋友因為我的歌走向了上帝,這讓我感受到詩歌與信仰的親密關係。

       我深知由信仰派生出來、又伸展出去的詩歌能夠達到怎樣的境界,那就是跨越生命、超越時空,能突破肉体、抵達天國,因此我決心用詩歌和音樂傳播上帝,把我的熱情傾注到這一神與人交流的管道中。

       2005年夏天,我認識了一個西藏弟兄,他的見証強烈地震撼了我。

       他9歲就被家裡送去印度學習佛法。在印度,他卻被幾個西方基督徒領到了上帝的面前,從此走上了飄泊傳福音的道路。他吃盡了苦頭,但是愛主之心始終不改。

      我把他的見証寫了出來。他的故事很快在網上傳播開來,感動了很多人。接著我給他張羅工作,結果在網上遇到了在西藏宣教的大衛弟兄,大衛弟兄將他帶到西藏,他們成為同工。

       我也成了他們的同工。在那些個激情燃燒的歲月,我們建立了深厚的主內感情,西藏也因此成為我的一個牽掛和負擔。我為他們寫了系列文章。有一天,我突然有一種 感動,想為他們寫一首歌:一直尋找靈魂的栖息地,那片乾淨純潔的土地;一直渴望回到生命的故鄉,那個神奇美麗的地方……

      旋律從天而降,真的是來自天堂的旋律,我不需要做什麼,只需要伸出手接住就行了。我的第一首藏族旋律的歌曲《夢中的天堂》,在2005年8月誕生了。

      從此,一首接一首的讚美詩歌出世。

關鍵的不是技術

       音樂創作和文字創作不同,如果沒有系統學習過音樂,是很難創作出歌曲的。河南的小敏是一個奇蹟,她是神親自揀選的孩子。但是如果沒有黃安倫老師及其他人的幫助,她也很難完成真正的創作。

       而且,現代音樂創作的概念和過去也大不同,需要用電腦製作,需要學會錄音、合成、後期製作……我買了一個電子琴,但是連電腦都連接不上,到處問也沒有人懂。 電話打到雅瑪哈電子琴總部,對方說根本不具備這個功能。我好失望啊。看來,我的《夢中的天堂》,沒法制作出來,只能停留在“夢中”了。

       這時,奇蹟發生了。有人告訴我,可以買個調音台試試。樂器行老闆把電話打到一個人那裡,那人居然答應來幫我看看。我就奇怪了,都不認識,他怎麼就願意來幫我呢?

       小夥子帶了兩根線和一張軟盤過來了,到了我家,三下五除二,嘿,響了。

       我當時激動得直喊感謝主。小夥子是上海音樂學院畢業,現在某大學工作。不是神做工,發生這種事的概率太低了!

       從此,小夥子成了我的合作夥伴,幫我裝了各種音樂製作軟件,教我製作音樂,又幫我添置了一套錄音設備。現在,我的歌寫好後,都是自己做小樣,自己錄音。我家就是一個音樂工作室。

       我如今已經有原創歌曲20多首,在網上流傳很廣,在十幾個基督徒網站播放。我還在基督徒網上聊天室定期教唱。往往,歌剛剛寫出來,就有網絡同工唱出來,有弟 兄做出VCD和Flash。有的歌還做了好幾個版本,我經常會在網上發現新的版本。還有的網站,為我作了音樂專輯,點擊率非常高。

       一開始 我覺得自己缺設備,心想只要有設備,我就能幹。後來我發現最缺技術,再後來又發現最缺歌手,再後來……其實我什麼都缺。但就是在這種什麼都缺的情況下,我 出版了光盤。不是那種“非法出版物”,而是音像出版社正式出版的光盤。我明白了,最關鍵的不是設備、技術、歌手等等,而是神的帶領和有一顆火熱的愛主之 心。

生在野地的孩子

       出版這張光盤,我遇到的困難也是難以想像的。首先需要有正式版號,而宗教類出版物必須經過省宗教局批准,很麻煩。制作音樂伴奏、找歌手,錄音,都必須求人幫忙。

       終於做好了CD,我又希望做成VCD,好讓人看著歌詞唱。CD和VCD的版號不一樣,出版社不同意改變。

       終於說服了出版社,同意給我換版號了,而且給我一週時間做VCD。這個時候我卻更著急了,因為我根本不知道做VCD需要的圖片在哪裡。出版社再三對我說,一定不能用網上的照片,牽扯版權要打官司的。

       新一輪的忙碌開始了,發動朋友,收集適合的照片;幾千張照片來了,要挑選出幾百張……最關鍵的問題是:我根本不會做VCD。但是我知道,主會給我預備一切。我把電腦搬到一個作平面設計的弟兄家裡,我們夜以繼日地工作。我們兩個都沒有經驗。無數次的返工,搞得我快崩潰了。

       終於做好了,很業餘,很不成熟,很多的問題。但是,它是我的第一個孩子,它就這樣來到了人間。它沒有好的衣服,好的包裝,它出生在野地上。可是我愛它,看著它,我就止不住流淚。耶穌當年不是也出生在馬槽裡嗎?卑微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能為神所用就好。

       2007 年11月,在北京一個弟兄的安排下,我在北京3927書店,開了專輯發佈會。我講了我的見証,也放我的專輯。伴著投影和音響,我一邊講一邊唱。大家和我一 起唱,場面很熱烈。聖經說:“這福音就是你們所聽過的,也是傳與普天下萬人聽的;”(《西》1:23)“傳與普天下萬人聽”,這就是我的行動指南。

我不過是粒塵土

       我創作的歌曲也引起了非基督徒的廣泛興趣,包括媒体記者、企業家和政府官員。他們向我要歌譜和光盤。得知我是基督徒後,表示理解,並開始悄悄看我的網站。

       我還把這些歌曲發到社會論壇上,也受到歡迎。

       2007年的全國青年歌曲大賽,一個在巴黎學音樂的姐妹從網上找到我,說希望能唱我的《夢中的天堂》。她報名參加歐洲賽區的比賽。主內歌曲能登上全國大賽的舞台,真是感謝主的神奇。

       加拿大有一個《真理報》,用了半個版面,登了我的詩歌《寬廣的愛》,還是中英文對照,在遠志明的佈道會上發送。我在加拿大的網友看到了,馬上拍下,用QQ給我傳過來。

       我特別感恩,我覺得這一切都是神的作為。前段時間我一直擔心沒有人知道我的專輯,因為,第一我不敢大張旗鼓宣傳,第二也沒有這個能力和渠道。可是不過兩個月,全國各地都來要我的專輯,海外也來要。這只能說是神的作為。

       我的專輯除了在書店是賣以外,其餘都是免費寄送。這也是一個很大的工作量,意味著我要付出很多。但是我不在意。耶穌給我的太多太多了,我奉獻的太少太少了,湧泉之恩,我只能滴水相報啊。

       我知道,重要的不是我要幹什麼,而是耶穌要我做什麼。我所做的一切,如果沒有耶穌的引導,是根本不可能的。對於這一點,沒有人比我自己更清楚。我常常提醒自己,永遠記住,我是個蒙恩的罪人,沒有耶穌就沒有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榮耀上帝。離開上帝,我不過是一粒塵土。

每夜都安然入睡

       我還把我這一年來的創作,制作成精美的電子版多媒体專輯,裡面包含了幾十萬的隨筆、散文、詩歌、照片和20首音樂作品,放在我的個人網站上(雁子心靈之門, http://hexun.com/yanzi31526/default.html ),任人下載。目前至少有數千人下載了。許多非信徒看了,表示很感動 。

       聖經上的一段話一直激勵著我:“我感謝那給我力量的,我們主基督耶穌,因他以我有忠心,派我服事他。”(《提前》1:12)我希望我就是那有忠心的。

       回想這兩年走過的路程,真是百感交集,很忙,很累,很充實,也很快樂。從寫歌到出版,僅僅一年。同時還完成了幾十萬字的文章和詩歌創作。這對專業音樂人或者作家來說,也是不太容易的。我是在耶穌的引領下,完成了這些事情。

       每天晚上我總會望著深邃的夜空說一句:“耶穌,我在這裡。”然後安然入睡。

作者現住西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