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練默觀中敬拜主(新民)2019.4.29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19.4.29

我們都生活在一個讓人的視聽感受常常趨於飽和的時代。“低頭族”每天玩手機的時間越来越长。筆者认为,初代教會信徒在“默觀”中的敬拜傳統,對當代基督徒有重要借鑒意義。

維基百科這樣定義“默觀”(英文:contemplation):默觀,基督教術語,意思是透過祈禱或默想,來感受到上帝的力量,它是一種對於上帝,單純的直覺凝視,因此能夠看見上帝的神聖本質。它在神秘神學與靈修中有著重要的地位。它的字根來自於拉丁語: contemplatio, 意思是觀看、持續的注目。

無論是用大多時間獨處的初代沙漠修士,還是在修道院或農莊裡過集體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信徒,都曾安靜地細思上帝的話語,面對上帝的創造傑作與十字架救贖大恩而默想沉思,從而引發由衷的敬拜與感恩祈禱,這種在“默觀”中敬拜的美好靈修传统,值得現代信徒發揚光大。

在冬去春來的季節交替之際,用腳丈量曾被寒凝松動過的每一寸屬於上帝的神聖土地,聽樹上的鳥兒吹起春情萌動的小調,看野渡橫舟邊的灰鴨或白天鵝,觀露珠滴落引發的漣漪波紋,那是一種何等愜意的享受啊。

大地百花爭妍,駐足在一朵朵招蜂引蝶、撩人心弦的花卉面前,細察花萼、花冠與雌雄花蕊的精致構造、色彩與紋路,思考花兒如何感應歲月的溫馨提示,啟動上帝匠心設計的生命細胞分化程序而誕生,並自動合成結構有別的顏料分子,在濃度梯度或酸鹼值巧妙布局的空間裡,揮動無形的彩筆點綴著色,呈現濃妝淡抹的錦繡奇景,這都令我們驚嘆造物主的睿智。如果再靜觀蝴蝶蘭,想象戶外的蝴蝶心領神會而欣然約會,心甘情願地充當了傳花授粉的一種媒介,我們更可以管窺造物主的莫大風趣與幽默。

環顧地上飛禽走獸,無論是短尾的兔子、長尾的松鼠,或者結伴遊走的鹿隊,隨時隨地自由享受上帝慷慨供應的自助餐,無不令人生發停下來打招呼的沖動。筆者不時即興抓住機會,在街坊鄰里停下車來,開窗招手,用它們聽不懂的中文或英文,對鹿爸鹿媽鹿仔輕言細語、噓寒問暖,好奇它們雖然沒有美容院,總是一身穿戴整齊得如同細梳密理過的毛發,是那樣養眼耐看,令人嘆為觀止。

耶穌帶領門徒傳道的年間,常常指著周圍的鳥與花,即興教導前來聽天國福音的群眾。“所以我告訴你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為身體憂慮穿什麼。生命不勝於飲食嗎?身體不勝於衣裳嗎?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它。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嗎?你們哪一個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何必為衣裳憂慮呢?你想野地裡的百合花怎麼長起來;它也不勞苦,也不紡線。然而我告訴你們,就是所羅門極榮華的時候,他所穿戴的,還不如這花一朵呢!”(《太》6:25-29)

舉目望天,但見那藍天穹頂上掛著的朵朵雲彩,如同天然出產的各式風箏,在無形的萬有引力牽扯下,自由遊弋在高空。隨著氣流的溫差提示,雲彩可以搖身一變,或以滂沱大雨澆灌大地,回歸湖海;或如斷線珠子,千絲萬縷沛然滴落,以無聲細雨,滋潤百物;或抱團成六角雪花,天開雪庫,給白雪公主們的世界帶來童話般的白凈洗練。而一氧二氫手拉手組成的水分子,成群結隊,竟然占據了我們身體的七成重量,難怪有人說生命似乎是用水做成的,一天到晚對水都有持續的饑渴。

從觀雲到思水,我們不難想起主耶穌的高聲邀請,“人若渴了,可以到我這裡來喝。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7:37-38)。主耶穌曾對雅各井旁的撒瑪利亞婦人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約》4:14)

最近,多國天文物理學家通過全球8臺射電望遠鏡對某個黑洞的同步觀察,發表了第一張黑洞的電腦合成照片。當我們了解這張不平凡的照片背後的意義,就不得不對上帝的大能有嶄新的領悟。一個離地球5500萬光年遠、質量是我們太陽的65億倍的黑洞,可以讓局部的時空曲面深度彎折,成為一個時空陷阱,讓過路的光線都束手就擒,不得逃逸。而那張照片中間漆黑的黑洞之可觀測的外圍,是所謂“事件視界”懸崖之外的圓盤,由圍繞黑洞高速旋轉的物質構成。據說這張照片再度印證了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的正確。而相對論的一個必然推論就是,宇宙有開始。科學在理性的高峰上,最後不得不用信心與神學家共同面對宇宙和生命的本源問題。而造物主早已主動啟示祂正是宇宙的萬有真源。

設想一克的物質,按照質能互換的公式,完全轉換成能量,有多大呢?科學家計算過,一克物質的能量,若完全釋放出來,相當於二戰結束前美國投在日本廣島和長崎的兩顆原子彈釋放的平均能量。也就是說,一個成年人六七十公斤的普通體重,其蘊含的所有潛能,理論上可以夷平世界上六七萬個類似大小的城市。而整個可觀測的宇宙,其中占比不到5%的常規物質就有大約一點五乘以十的五十三次方公斤。這是一個超出我們常規體驗的龐大天文數值。試想,創造並掌管如此大能量宇宙的造物主,其能力該是何等的非凡啊!我們根本無法用人類的微薄之力來推想上帝的偉大。

難怪詩人大衛觀天後大發感慨,心生敬畏與感恩:“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點,並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萬物,就是一切的牛羊、田野的獸、空中的鳥、海裡的魚,凡經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腳下。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詩》8:3-9)

攬鏡自照,反觀我們的物質生命,充其量只是涉及原子核外的外圍電子變動的生物化學反應水平的能量運作,比起上述的巨大潛能,算是小巫見大巫。比如,一個葡萄糖分子,可以被糖酵解以及三羧酸循環,部分中介分子最後導入氧化磷酸化,最多生成三十來個高能量分子三磷酸腺苷(ATP),為生命細胞的各樣分解與合成代謝提供重要的能源。而每一個人擁有的三十七萬億個體細胞,每一個細胞有兩萬到二十多萬不同種類與修飾的蛋白大分子,來自父母各三十多億對核酸鹼基鋪就的生命藍圖的DNA分子樓梯,以及成千上萬的小分子,和許許多多彼此協同合作的細胞器,時時刻刻演奏著有條不紊的生命交響樂。如果某些節點出了故障,類似音樂走調,需要及時調整,回歸正常。這也是包括筆者在內的制藥科學家們面對的新藥開發挑戰。在上帝設計的精致生命面前,我們就像喜歡鼓搗撥弄的孩子,常常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以致制藥成功率至今仍然居低不上。

默觀的操練,可以讓我們更用心來體會上帝的恩典。最為抱憾的人生,恐怕就是在人間走一遭,卻渾然不知上帝創造與救贖的恩典時刻環繞著我們。靜觀,需要我們停下流浪的心靈與匆匆的腳步,肅靜佇立、安心直面上帝及其創造和救贖大工,深切領會上帝的大能與慈愛。

一年到頭,春去秋來,夏往冬至,我們可以循著重要節期的提醒,悉心培養在靜觀中敬拜的習慣。比如,從春天的聖灰禮拜三到受難與復活節,可以天天定時不定時默想,主的救贖大功如何在人類歷史和我們的個人生命中完成。從秋天的感恩節到年底的聖誕節和新年,可以細數主的多方面美善、恩典賞賜。願我們度過的每一天,都充滿靜觀默想、敬拜感恩上帝的分分秒秒,以至我們在地如在天,一生與主同行,以神為樂。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