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榮耀(蒹葭)2019.05.02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9.05.02

蒹葭

前段時間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神是榮耀的,神也要得榮耀。那麼,‘榮耀’是個好東西。既然榮耀是個好東西,那麼,為什麼神不喜悅我們榮耀自己呢?”

昨晚讀到《約翰福音》8章54節:“耶穌回答說:‘我若榮耀自己,我的榮耀就算不得什麼;榮耀我的乃是我的父……’”

我在想,神不是不喜悅我們得榮耀。只是,我們為自己得來的榮耀,算不得什麼,都是會過去的榮耀,這榮耀會領我們走向虛妄,甚至疏遠神。

唯有祂所給的榮耀,才是真的。而要得祂所給的榮耀,人首先又得放下自己的榮耀,專心地向神,活著為榮耀神——而且,做不得假,摻不得假。

曾經看邊雲波老牧師的見證,他年輕時想做個出名的作家,孜孜不倦地寫,後來立志捨己跟隨主,燒掉了自己10多萬字的文稿,不再追求虛名。後來,上帝卻感動他寫下《獻給無名的傳道人》,廣為傳揚,感動了很多人,也鼓勵了很多人。提到這篇長詩,邊老牧師總會說起心中的不過意——自己的名字因為無名的傳道人而有名了,他心裡一直覺得虧欠。署名本不是他的本意,卻因為刊出之時,朋友知道是他寫的,所以幫他署了名。

看到這個見證的時候,心裡很感動,我看到上帝僕人的謙卑與真誠,我也看到,當這位上帝的僕人放下自己的榮耀,單單要榮耀上帝的時候,上帝卻將榮耀加在祂僕人的身上。

我曾經也看過南丁格爾的故事。因著上帝的呼召——“護理”別人,她一生用心、用愛去照顧傷病人員。她說:“護理工作不是為著成功,而是為著上帝,自己所做的,是與上帝同工。沒有這種心態,護理專業會使人失望,長期下來,護理人員會以愈來愈剛硬的心對待病人。”由於她的努力,克里米亞戰爭期間,傷患的死亡率由原來的40%下降到2.2%。

從克里米亞戰場回來,英國女王打算要隆重地迎接她,表彰她。她婉拒了這樣的榮耀,自己靜悄悄地回來。然而,在戰場上照顧傷患時,每當夜靜,南丁格爾都會提一盞油燈,到病房巡視。有的傷患竟然躺在床上親吻她落在牆壁上的身影,表示感激和敬意,大家都稱她為“提燈的天使。”她過世前,囑咐葬禮要簡單低調,但是,千萬人卻來到她的葬禮,懷念、紀念她。

這個故事讓我很感歎。我看到,真正的榮美,不是嘩眾取寵爭取來的;真正的榮美,是放下了喧世浮華,卻因著付出的愛、擺上的忠心,上帝加添在祂僕人身上的。

從己從人而來的榮耀,最多,會引得大家的一聲“哇!”——如此而已。然而,從神而來的榮耀,卻能直射進人的內心,激起人內心最深處的漣漪。那樣的生命,讓人讚歎、讓人感動、讓人落淚、讓人渴慕,讓人不自禁地也想要效法他們的模樣,靠近神、跟從神、榮耀神。

那才是真正榮耀的生命,是我們該追求的。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