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转风潮

吴蔓玲

本文原刊于《举目》40期
        1993年华盛顿同志大游行,示威者反复呐喊著:“我们在这里!我们是‘酷儿’(queer,同性恋者),我们会盯住你们的孩子不放的。”当时,旁观者多半把它当做口号,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不容置疑,同性恋运动的风潮已经袭卷了全世界。

当前的风潮情势

       在北美,凡不认同同性恋论调的人,往往被视为心胸狭窄、老古板、不开化、“政治错误”(politically incorrect)。

        今(2009)年4月,美国加州小姐凯莉.普雷金,在“美国小姐”选美赛中,回答某位同性恋评委的提问,表明自己认同一夫一妻婚姻,当场引起该评委的不满,因而仅仅得到亚军。

        事情并没有止于此,两个月后,又发生半裸照风波,加州小姐选美会欲借机摘除她的加州小姐后冠。实情如何众说纷纭,普雷金小姐的解释是,在海滩附近,无意中被狗仔趁风吹偷拍下来的。尽管她最后保住了加州小姐头衔,但名誉扫地,就连有些基督教团体也对她发出严苛的批评。

         同性恋运动分子利用法律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罪名,来对付持异己言论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请容许我举出几起发生在加拿大的案例:

*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对印刷业者史高.布罗基(Scott Brockie),处以5,000元加币的罚款,因为他拒绝印刷同性恋主题的印品。

* 加拿大安大略省伦敦市市长戴安娜.哈斯岂特(Diane Haskett),因为拒绝公开宣告“同性恋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罚一万元加币。

* 加拿大爱家协会(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不利于同性恋的广播节目。

* 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权法庭,宣判青年牧师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为他写了封信给红鹿倡导者报(Red Deer Advocate),指出同性恋是不道德的、会危害身体,不应当在学校里提倡同性恋。

* 加拿大福克神父(Fr. Alphonse de Valk),因教导同性恋是罪﹐并且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而受到加拿大人权委员会的调查。

* 加拿大拥护同性恋组织EGALE(Equality for Gays and Lesbians Everywhere)正呼吁加拿大邮政系统,检查除去带有“仇恨犯罪”内容的邮件。若是他们成功,凡是不同意同性恋的邮件,都会被丢进垃圾筒。甚至,寄 发不同意同性恋论调的邮件,都会成为违法行为。

        我之所以举发生在加拿大的案例,乃是因为加拿大是头几个改变婚姻定义、容许同性恋婚姻合法的国家之一。这些例子显示出,加拿大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后,不过几年时间,造成的冲击却有何等大。

        此冲击不仅发生在北美,更是全球性的。瑞典牧师艾克.葛林(Ake Green),因传讲《罗马书》第1章,定义同性恋为罪行,并且有害于社会,而被处30天狱刑。

教会也受到极大冲击

         在这样的社会风潮下,教会内部也无可避免地受到极大冲击,有些宗派因而分裂。拥护同性恋不再是同志教会的呼声,在保守福音派教会内,也有人鼓吹接受同性恋。还有一些信徒,抱持同情且认同的态度。

        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时,加州同时就加州八号提案投票。尽管投票结果是“禁止同性恋”一方获胜,定义婚姻为一男一女的结合,但获胜一方还是付上了相当大的代价。据说爱家协会倾其所有动员,因此导致财务困难至必须解雇两成员工。

       还有更令人忧心的是,有统计表示,投票者中,有58%年轻福音派信徒,接受同性婚姻或民事共同法律的权利。换句话说,半数以上的年轻一代信徒,认为同性恋不是罪,理当接纳同性婚姻。

      我相当佩服加州基督徒在这件事上付出的心力,然而我心里也忍不住担忧:难道我们今后逆转风潮的每一仗,都要打得这么辛苦吗?失去的桥头堡,可能夺回吗?年轻 的一代,能够看到真理吗?还有,向教会求助的同性恋者,又能否得到支持与医治,在主耶稣里得到真正的自由?在这样的风潮中,我们如何防预下一代落入同性恋 陷阱?

       从十多年前,头一次在教会遇见一位为同性恋所苦,却不敢让教会任何人知道的姐妹之后,我就开始阅读、蒐集、翻译、撰写有关同性恋问题的资料或书籍。我了解到,同性恋倾向是可以改变的。我也认识了几位走出同性恋多年的人,还有幸陪同一两位一起面对这样的人生挣扎。

       这十多年来,我喜见这个问题得到教会牧长愈来愈多的关注。然而,我也注意到,教会在同性恋问题上,比较偏向于理论探讨和论証,似乎较少考虑如何实际改变同性恋风潮、如何帮助人走出同性恋。

       我并不是说,真理讲论不重要,也不是说探讨同性恋是否天生等议题不重要。但若要改变风潮,认知只是其中一步。只有认知、没有行动,是远远不够的。

       以下我想探讨,处在这样的情势之下,基督徒力挽狂澜,逆转同性恋风潮的可能性。期盼收到抛砖引玉之效。

风云是怎么变色的?

        同性恋运动分子确实采取了攻击性的激烈手段,善用媒体以及法律途径争取权益,推动了这股社会风潮。但实际上,北美教会也负有相当的责任。教会漠视同性恋者的需要,并未看见同性恋者也是上帝国度中未得之民,不少信徒对同性恋抱着敬而远之,甚至鄙视、嘲弄的态度。

        不但如此,教会当初也轻视了同性恋运动的发展。信徒往往只管教会事务,不关心社会——当同性恋运动分子蜂拥出席各样的公听会,利用媒体造势,参与公听会的基督徒却寥寥无几。

        菲婷.克莱斯可(Faytene Kryskow)的经历,值得一提。她是一位热血青年,原本住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就在“传统婚姻定义”在加拿大首次投票落败之后,她想到自己不是常 唱着诗歌要改变历史吗?于是,决定搬到首都渥太华,召集年轻人,为第二次婚姻定义投票尽己一力。

          直到二次投票前一天,她才晓得,加拿大国会山庄里有个媒体厅(Press Galery),任何人都可以预约,上台表达自己对任何议题的看法,并且会有媒体记者出席访问。就算当天没有媒体出席,记者也会来索取录影,看看有没有值得播报的新闻。

          于是,她预订了发言时间,恰好在同性恋运动分子的发言之后。结果,她饱受记者拷问。她只能用肯定的态度表示,加拿大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认定传统婚姻的定义。

        在二投失败之后,她心情十分沉重,决定再去一次媒体厅。这回,媒体厅里空旷无人,她仍然上台表达了内心对婚姻的看法。她发言结束时,安排时间的工作人员深深 地吐了一口气,说:“我很高兴终于结束了﹗”他对菲婷解释:“我很高兴这婚姻投票终于结束了。过去三年,同性恋运动分子天天来这里,从未停过。难道你不晓 得这里是全国具有最大权势的房间吗?任何人想改变加拿大,要先来这里,所以他们一直不断地来。但是几乎没有人来发表你今天讲的话,过去三年,你去哪里 了?”

         听了这个故事后,“过去三年,你去哪里了”这句话,常在我内心回响。教会如同一头睡狮,落入了网罗却一无所知,然而等到醒了(还没 全醒),不是傻了眼、不知所措、在圣经教导与社会风潮中摇摆不定,就是赶紧兵来将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甚至暴力相向,再不就是抱着圣经自说自 话,却不去寻找沟通的平台。

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

        我们必须领悟到,早在基督徒从政治界、传媒界、教育界、商业界、艺术文化界退守到教会内部,让基督只待在教会里时,就已经为恶者开大门,任其为所欲为,影响着社会文化以及家庭。堕胎合法化、高离婚率、同性婚姻合法化等,是我们放弃以活泼信仰影响社会造成的恶果。

       很多人以为同性恋问题出在性的方面,其实不然,其原因十分复杂,归根来说是家庭造成的问题。要改变同性恋风潮,就要从改变家庭着手。顺附一提,对于同性恋根 源,已经有不少论述。心理学家唐.史密尔(Don Schmierer)撰写的《爱中转化──同性恋爱可释手》(An Ounce of Prevention)值得一读。

        有不少统计资料显示,信徒离婚率与非信徒离婚率差不多。这显示出,就总体而言,当今基督徒的家庭并不健 全。基督徒没有好好管理家庭,这是得罪神的。几年前,爱家协会教牧专线透露,有20%前来求助的牧者,涉及性方面的问题。若是牧者都有如此挣扎,那么教会 中的信徒领袖和信徒能免疫吗?他们能体会到天父的爱,明白且活出真理吗?

         在教会中,信徒能否切实彼此相爱、活在上帝的国度中?还是各执己 见、批评论断?是否只关心教会事务,而漠视国家、社会动态?有否照着圣经教导,忠实为政府官员和决策者代祷?是否敢于向社会指明真理,还是避而不谈敏感议 题,让媒体来指导人们的思考?又是否允许个人的政治观和社会价值观,凌驾于圣经原则之上呢?

         这是我们要深刻反省的。

         我认 为改变当前风潮,第一要务是,向上帝认罪悔改。悔改是有行动的,切实的悔改包括采取行动,一改前非。教会应当成为一个大家庭,信徒切实彼此相爱。在同守基 督信仰大原则之下,在观点不同中,仍坚持相爱。教会应当重视且辅导信徒建立健康的家庭,给下一代健全的家庭。信徒也不要再因神学观差异而相互指责,而应该 互相扶助,成全对方在基督里长大成熟。

        信徒不能以爱见証基督时,谈论爱就会像鸣的锣、响的钹。即使说干了口水,别人也不会羡慕我们的信 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就算高举真理,只怕也没有什么效果。当同性恋者来到教会,只看到自己被定罪,却没有感受到爱,又怎么会认罪悔改?倒是很可能从此再 也不肯踏进教会一步。这样的故事,我们都听得太多了。

        真理必须在爱中传递。陪伴同性恋者走出同性恋,就像陪忧郁病患者,或是酗酒者,或是 有其他瘾疾的人一样,需要耐心地陪他们走一程。并且,不是靠一个人的力量,而是教会群体一起陪他们走一程,让基督大爱勉励他们活出真理,让他们在群体中生 命得成长,得成全,脱离綑绑,得到真正的自由。

我们要悔改

         要改变当前的情势,悔改是我们的必行之道,且我们当以行动証实自己的悔改。当我们在上帝面前尽忠,在家庭和性方面手洁心清时,上帝必然为我们行事。圣经上清楚告诉我们,争战属乎耶和华,耶和华的膀臂岂是缩短,乃是因为我们得罪耶和华。

         我相信,当我们真实悔改之后,上帝必会赐给我们策略,为我们开路,让基督的馨香之气遍布整个社会。这绝对不是口号或理论,蓝斯‧沃纳(Lance Wallnau)所讲述在乌干达发生的改变,正是一例。

         爱滋病横扫非洲,乌干达约有35%的人口得爱滋病,整个社会近乎瘫痪,没有足够的军人保卫国家,学校缺乏老师,经济严重萧条。而政府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大力分发保险套。但发了保险套,爱滋病照样横行,没有缓和的趋势。

         乌干达教会的一些领袖,开始为自己偏离上帝的恶行认罪悔改。结果发生奇妙的事,总统召集教会牧者和领袖表示,过去阿敏总统暴行逆施,把国家献给伊斯兰教的阿拉,以致为全国招了咒诅。所以,他当众宣布,弃绝伊斯兰教,承认基督是主,并象征性地把国旗交给教会领袖。

        总统问教会领袖,你们的上帝,能够为我们做什么?教会领袖回答,希望总统提供金钱、教育体系、媒体的合作,大力宣导且教育百姓:一、守贞直到结婚;二、忠于你的配偶,不可有婚外情;三、感染爱滋病的人要使用保险套,不要传染给他人。

        就这样,三年之内,乌干达35%的爱滋病人口降为5%。

       总统还要求教会协助处理贪污腐败问题。教会领袖问有多少职位空缺,总统说大约200个职位。于是,教会领袖回去祷告,受《使徒行传》激励,找了250名诚 实、正直的信徒,为他们祝祷,取代那些贪污腐败的人。没过多久,乌干达的经济大力复苏。据说,乌干达首都最大的银行,现在24小时都播放赞美音乐呢!

        乌干达绝对不是惟一的例子,类似的事也发生在哥伦比亚波哥大市(Bogota, Columbia)。基于篇幅,不细谈了。这些都是近几年的事。总的来说,当信徒活出上帝国度的原则,并将之推广到社会,让人看到基督徒的生活是可羡慕 的,人们自然会拥抱基督。从而,改变社会风气,修正错误,包括帮助同性恋者走出来,成为水到渠成之事。

        沃纳主张,基督徒要把圣经的真理, 带入教育、媒体、商业、政治等各个领域。他的个人原则值得一提:一、尊重上帝所创造人的生命,无论对方是任何宗教;二、用巴比伦语言讲论圣经真理,也就是 以对方能够接纳且理解的语言传讲真理,而不是直接引用圣经经文;三、切实实践真理。若使未信基督的人也能按真理行事,明白了真理的美好,他们自然会去追求 那赐予真理者。

         他分享的原则值得我们深思,并且落实在平日生活中。

从各个角度认识同性恋议题

         教会单是呐喊同性恋是罪,对改变目前的风潮帮助不大。教会必须先处理自己亏欠上帝之处(尤其是在家庭方面),在上帝面前能站得住脚,并且要活出信仰,就像耶稣所说,让世人因门徒的彼此相爱、合而为一,而信仰基督是救主。

        同时,在面对同性恋风潮时,教会领袖要对同性恋有所认识,尤其要从圣经、政治、社会、教育、生物学、心理学等角度,教导信徒(特别是年轻人)认识相关议题, 诸如:“同性恋是与生俱来”、“同性恋不能改变”、“同性恋占人口10%,所以是弱势群体”、“耶稣从没提过同性恋”、“同性恋者受社会歧视,不能合法结 婚,以致同性恋关系无法稳定,深受伤害”等等,要知道怎样反驳这样的说法。同时,教会还要能回答“同性恋有什么不好?”、“重生的同性恋信徒是否得救”、 “同志神学是怎么一回事”等等问题。下一代才不会卷入错误的风潮。

        我真心相信,当教会为自己在家庭、性方面切实认罪,并且采取悔改行动,在教会里、在教会之间活出上帝大爱,信徒建立基督为主的家庭、离婚率直落时,上帝必然会引领我们,给予我们策略,让持守上帝真理成为社会风潮。

作者现居加拿大。

向好书咨询(作者提供):

一、《爱中转化──同性恋爱可释手》(An Ounce of Prevention), Don Schmierer,香港道声出版社。本书作者从多年辅导经验、研究心得,指出同性恋问题的症结,并且提供父母“十个预防性教养原则”的建议,预防孩子落 入同性恋。诚如英文书名所示,作者认为自己的建议只有一盎司的预防效果,重要的还是父母要知行合一,在家庭中实践这些原则。

二、《亲爱同 志──我所爱的人是同性恋》(Someone I love is Gay),艾妮塔.渥尔滋(Anita Worthen)及包伯.戴维斯(Bob Davis)著,雅歌出版社。本书作者以亲身体验与多年协谈经验,分享面对子女“出柜”,走过这段坎坷路的心声。

三、《我不再是同性 恋》,杰夫.康雷德(Jeff Konrad)著,宇宙光出版社。我极力推荐这本书。本书作者现身说法,将自己对同性恋的认识、研究及自己如何走出同性恋的历程与他的好友分享,极力协助 他的朋友,走出同性恋的处境。本书提供许多帮助同性恋走出生命挣扎之道,事实上我觉得任何人读了这本书都会从中获益,尤其生命有挣扎的人。

四、《大迷惑》(A Strong Delusion-confronting the “Gay Christian” movement),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1996, Joe Dallas著。Joe Dallas原本是牧师,后来在同志教会服事,后来悔改,走出同志教会。他在这本书中对北美同志神学与问题症结有精湛的分析,值得一读。

五、《冲突中的渴望》(Desires In Conflict – Hope for Men Who Struggle with Sexual Identity),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3, Joe Dallas著。这本书从许多角度,帮助同性恋者处理生命中真正的问题,从而挣脱同性恋的綑绑。值得一读。

六、《破碎形象──同性恋的医治与个人整全》,莉安.佩恩著。

《给你同志──挥手告别同性恋》,史达拉.艾伦等著,雅歌出版社,搜集了一些走出同性恋者的故事。

七、《男女为何大不同》(Gender & Grace: Love, Work, and Parenting in a Changing world),利奥雯(Mary Steward Van Leeuwen)著,校园出版社。

八、《回来吧,巴芭拉!》(Come Back, Barbara﹗),约翰.米勒(C. John Miller)著,改革宗出版社。这不是一本有关同性恋的书,但是不少同性恋父母因之获益。我竭诚推荐。

九、“走出埃及组织”网站( http://www.exodus-international.org )提供了许多有关同性恋议题的参考资讯,以及许多见証。

十、《国度杂志》2009年夏季号,第33期。对同性恋议题有相当全面性的介绍,提供认识当今同性恋议题的入门资讯。

十一、《改革宣言──在今日上帝改变万国计划中你所扮演的角色》(The Reformation Manifesto-Your Part in God’s Plan to Change Nations Today),翟辛蒂(Cindy Jacobs),Bethany House Publishers, 2008。作者先是从圣经角度,探讨上帝对万国的心意,再由历史角度,把基督教信仰怎样被推离美国社会,并且举实例(诸如﹕阿根廷﹑危地马拉),指出当人 (教会)按著上帝真理悔改且行事,影响了社会,国家就改变了,也就是所谓的“合乎圣经的公义”(biblical justice)。这份书单不见得完全,是我个人手上有的好书,深入浅出,可读性高。“走出埃及组织”(见上,九)网站书房还提供许多有关同性恋的书籍资 讯,有兴趣不妨上网挖宝。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