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受洗

施瑋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guangkuotk_559b那時,有施洗的約翰出來,在猶太的曠野傳道,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人們對這聲音似乎很熟悉,這熟悉來自先知以賽亞的預言,還是來自心靈深處對潔淨的渴望?

         他們從耶路撒冷輝煌的聖殿中走出來,將一聲歎息留給尚未闔上的經卷。石板、羊皮上的誡命是他們世代相傳的珍寶。西乃山上耶和華頒給他們的律法,世世代代照耀著這些塵土中的人,顯明他們裡外的罪。

 

        這律法,這光中的顯明,使他們不能在罪污中“安息”,不能在死亡中昏睡,不能以塵土為心靈的家園。是幸?還是不幸?

       被良知照耀的人,是幸,還是不幸?

       嚮往潔淨,卻身陷污濁的人,是幸,還是不幸?

       掙扎於善和惡、道德和情欲之間的人,是幸,還是不幸?

       擁有律法,卻只被定罪,不得赦免的人啊,是幸,還是不幸?

       他們享受著罪中之樂,卻在內心深處憤恨罪的污穢;他們在塵土中吃喝嫁娶,卻在靈魂隱密處盼望天國降臨。此刻,那為主預備道路的人向他們呼喊──天國近了!

        哦,天國將臨;審判將臨;聖潔的主將臨。誰能面對這事呢?誰能剖開生活與心靈,以血肉之軀的“公義”,承受審判,進入天國呢?誰能有完全的潔淨,在聖潔的上帝面前站立?

      “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所以你們要成為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註2)

       公義聖潔的神啊──人能將他們的衣服洗淨,但誰來為他們洗淨心靈?人能將你頒佈的律法背記,但誰能保守他們遵行這律?人能將你的“道”聆聽,但誰給他們力量行這甚難的“道”?人能宰殺牛羊獻祭,但牲畜的血怎能替人的罪付足代價?

       天國近了!──是福音,還是警訊?

      罪,比任何一刻更顯明;惡,比任何一時更讓人無法逃避。

      是否有足夠的大山小山,能倒下遮蔽遍地的罪人?為何心靈中盼望的聖潔臨到時,人卻無法進入這聖潔,並且懼怕這聖潔,躲避這聖潔?難道,人註定活在罪污中嗎?

       約旦河的水聲彷彿天國的跫音,彷彿審判日的號角。人們從猶太全地向這河水走來,盼望施洗的約翰能為他們洗淨裡外的罪污。他卻說:“我是用水給你們施洗,叫你 們悔改;但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我就是給他提鞋也不配。他要用聖靈與火給你們施洗。他手裡拿著簸箕,要揚淨他的場,把麥子收在倉裡,把糠用不滅 的火燒盡了。”(註3)

       哦,他?他是誰?

      是誰將以聖靈與火洗淨人間的罪惡,潔淨這地?

      是誰將以聖靈為人施洗?使神預先揀選的人分別出來,在聖潔的主面前成為聖潔?(註4)

      是誰將用火為人施洗?使金銀寶石與草木禾(“禾皆”請用圖取代)分開,使活的進入永生,使死的墜入永死。

      是誰,坐下,煉他所愛的如煉金銀?使塵土做的人能在祭壇上,燒出馨香?

      是誰,將經過火仍舊存留、並且閃耀的生命,放在必死的人裡面?

      他是誰?……

      他正走在盼望潔淨的人群中,走在你我的身邊。從世界的一個貧瘠的角落,加利利;從加利利的一個小村鎮,世人輕蔑的拿撒勒──走來──

       他是潔淨的,但他卻走在罪人當中。陪伴著他們塵土中沮喪的腳步;体會著他們對審判的恐懼、對潔淨的渴望。

      周圍的人們,有的急切前行;有的疑惑著,忐忑不安;有的隨人群去看一件新鮮事情;有的帶著判斷的心,引經據典要查驗這事的真偽;有的懷著自義,昂首挺胸,竭力標榜自己的宗教熱情;有的為了得潔淨,而有的卻是為了顯出自己的潔淨。

      他,只是默默地走著。

       這位被先知預言的彌賽亞,這位被施洗約翰見証的基督、人類的救贖主,只是默默地走在一群盼望聖潔,卻不認識聖潔的人群中。他懷揣著赦罪的權柄,懷揣著要給予人的生命,懷揣著照亮世界的真光,默默地,在塵埃中與罪人們同行。

        聖潔的主來到人間,定意要成為替罪羔羊。為了擔當世人的罪,他與罪人們認同。與他們罪中的掙扎認同,與他們罪中的失敗認同,與他們對審判的恐慌認同,與他們渴求潔淨的心認同。他走在他們中間,腳步的節奏也與他們相隨,彷彿替全世界的人背著罪的軛。

       “他 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註5)沒有人認識他,沒有人注意他,更沒有人將一點點希望寄託 在他的身上。他獨自走著,走向一個天地間最榮耀的見証。那個見証將啟動一個痛苦而艱辛的服事;打開一條通向骷髏地的路;通向那個黑暗的時刻──天父將向他 掩面,身体將要被撕裂,血要為著世上原本不認識他、也不接待他的人流出來……

       他只是安靜地走著,他身邊的人聽不見他的跫音。但幾年之後,幾十年之後、幾百年之後,幾千年之後,卻有無數的人聽見了他跫音,跟隨著這跫音,走向悔改的約旦河。並在那裡得著新生,在那裡迎接天國。

        拿撒勒人耶穌走在通向悔改、施洗的約旦河路上。他不需要悔改,但他定意與渴望悔改的人同在。他的身影,除去了人們走向悔改時的懼怕,除去了人們走向悔改時的疑慮,除去了人們走向悔改時的羞恥。因為,聖潔的主也曾走在這條路上,他的腳印是軟弱者的安慰,是疑惑者的保障。

       耶穌基督的腳跨進了約旦河!

       水流在那一瞬,顫慄?或是頓然靜止?

       是否想起約書亞的年代,約櫃如何被祭司抬著跨入約旦河?那時,水流斷絕,立起成壘。祭司抬著約櫃在河水中站立,直到神的民盡都過了約旦河(註6)。

       此刻,神子耶穌跨入了約旦河。他是大祭司,也是“約櫃”本身──他的名稱為“以馬內利”,是神與人同在,是住在人間的“道”;是律法的成全者,又是赦罪的主──他就是神。

      他走進約旦河的水中,要將他的子民帶入神應允的安息。

      他走向施洗約翰,一個為他預備道路的先知,為了成全人間的“禮”和“義”。

        他要藉著受浸,讓跟隨他的人可以與他合一。在死的形式上與他聯合,更在復活的形式上與他聯合。耶穌基督要讓所有以受洗將自己歸入他的死的人,都與他一同復活 歸入永生;他要讓所有藉著受洗與他一同埋藏的人,都能夠向罪死、向神活,與他一同戰勝死亡的權勢,粉碎陰間的囚牢,出死入生(註7)。

        約翰想要攔住他,說“我當受你的洗,你反倒上我這裡來嗎?”

       耶穌回答說:“你暫且許我,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或作‘禮’)。”

       於是約翰許了他(註8)。

       那一刻,他走向約翰,在他僕人的面前屈身,領受人間先知的洗。他帶著他所有屬天的尊貴與榮耀,屈身沒入水中,靜默無聲。但大地卻聽見了天光傾瀉下來的歌,聽見了水流的唱合。

“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他本有神的形像,
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
反倒虛己,
取了奴僕的形象,
成為人的樣式。
既有人的樣子,

就自己卑微,
存心順服,以至於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
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
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
叫一切在天上的、
地上的和地底下的,
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
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
使榮耀歸與父神。”
耶穌從水中抬起身子,水流彷彿被他的榮光截斷。
他從水中起來,彷彿人類都隨著他從死亡的囚禁中掙脫;
彷彿人類昏睡被囚的靈魂,都隨著他掙脫了肉体的捆綁;
彷彿心靈深處對天國的夢想,掙脫了塵埃中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的生活。

       罪的權勢,死的巨石,都被他羔羊的身体撞開。“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註9)全人類的祈望、從古至今的呼求,都隨著耶穌受洗後的禱告升向天空,將讚美歸於眾水之上坐著為王的耶和華上帝。

       哦, 耶穌!你從水裡上來,預表著那將來的一日,你要從死亡的陰間上來,以生命的馨香,在天地之間向造物主上帝獻祭。你彷彿是末世的方舟,所有藉著“信”進入你 裡面的人,都將與你一同從“大水”中上來。當大地震動,日頭用火遍燒全地;當星辰墜落如大風吹落的果子;當天地如書卷般被捲起……躲在你裡面的人啊,將在 審判的日子得以存活。

        耶穌受了洗,隨即從水裡上來,天忽然為他開了。

        天國,那久閉的家門,終於因著神的獨生子、道成肉身的人子耶穌,向飄泊、流浪在全地的罪人們打開。七彩的天光流泄下來,是神向人、向這地立約的虹。

       天,為他而開。

       這一瞬,人子耶穌成全了世上諸般的律法與禮儀;

       這一瞬,神子耶穌讓天國臨到了人間,讓父神的旨意得以成全。

       神的靈彷彿鴿子降下。潔白的羽翼撲閃著,攪動七彩的天光,彷彿一個來自天堂的吻,一個老父親含淚的愛吻。落向人間,落在他所喜悅的愛子身上,也落在每一個結束流浪,回歸家園的浪子身上。

        從天上有聲音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

        這是天上人間最榮耀、最確實的見証,它來自自有永有、亙古不變的造物主上帝。

註:

 

1. 參《太》3:13-17;《可》1:9-11;《路》3:21-23;《約》1:29-31。
2. 《利》11:44。
3. 《太》3:11-12。
4. 參《弗》1:4。
5. 《約》1:10-11。
6. 參《書》3章。
7. 參《羅》6:3-11。
8. 《太》3:14-15。
9. 《林前》15:55。

作者為本刊編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