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鴨子上架(小剛)2019.05.29

本文原刊於《舉目》91期和官網2019.05.29

小剛

趕鴨子上架,講的是一大群鴨子搖搖擺擺走在路上,養鴨人在後拿著竹竿一路地驅趕,鴨子們憨態可掬,非常可愛,趕鴨人都有點於心不忍。所以趕鴨子上架,就被解讀為強人所難,勉強人去做他力不能及的事情。

回想自己20多年來的教牧關懷,或多或少就像是在趕鴨子。

一、找到平衡點

人在亞當裡都一樣的詭詐,為了證明自己,有時連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我們會習慣地把“是”,說成不完全是,又會把“不是”,說成不完全不是。為了贏得對方,有時我們似乎不想給人家一點兒退路。無論是教會裡的弟兄,還是婚姻中的男女,有時爭吵起來都很強悍、得理不饒人,還一心期盼有更多的人會支持自己。

所以做牧師的一定要聰明,千萬不要好為人師,做斷事的官,否則你很快就會陷入泥沼。因為同一件事情在雙方的口中,永遠會是兩個不同的版本,而且人的良心都覺得自己說的一點沒錯。

記得那一次,有人慕名上門找我。他和太太正在辦離婚,朋友告訴他,“死馬當活馬醫去找我們的牧師吧!”他一口氣給我講了20來分鐘,結論是這輩子倒了霉、找錯了人。我當頭棒喝,“照你這個德性沒有一個女人能和你過日子!你如果真的想死馬當活馬醫,下次就把你的太太帶來。”

果然他們生活中的每件事情,都有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只是他們從來沒有想到過,他們的問題不是出在婚姻上,而是出在生命上。身體出了問題找醫生,生命出了問題當然要找生命的主。我當下就呼召他們悔改一起去找耶穌。

奇妙的是,那些日子這個人的母親一直在旁悄悄觀看,幾個月之後,當我為他們補完婚姻課,他母親提出,日後要和兒子媳婦一起受洗。一年之後他們全家搬離,他們三年級的天才女兒捏了一套迷你的彩色泥塑小動物送給我,成為了我終身的珍藏。

類似這樣的案例很多,所以重要的是把人帶到神的面前,不是去評判他們的過錯:你錯三分,他對四分。人離神越近,問題就越簡單,不管是錯一分,還是對二分。

這麼多年的教會生活,我看到一個見怪不怪的現象。那就是弟兄之間,特別是那些資深的同工之間有了紛爭,雙方第一時間都會以神的話語彼此對峙,一方總是在強調神的公義,而另一方則一定是在堅持神的慈愛,雙方你來我往都覺得自己才是真理的維護者,都認定神無疑是站在了自己的一邊。

殊不知,惟有逾越節的羔羊、惟有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才能將上帝的公義和慈愛完全地彰顯出來,只有耶穌基督才是公義和慈愛最終的平衡點。當你強調神的公義時,你要知道自己並不完全,因為神還有慈愛。所以我們口裡的話就不要說得太絕了,多少要給對方留下一點“生存”的空間,反之亦然。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我的前兩任牧師,不幸先後都成了弟兄姐妹雙方論辯的焦點、批評的對象。最後等牧師走了,教會也撕裂了。我真的不知道那個時候,到底是耶穌在哭,還是魔鬼在笑!痛定思痛,作為繼任的牧師,我有責任恢復人們對教會、對牧者的信心和信任。

此外,作為牧者,我有責任告訴弟兄姐妹,如果你還不曾為你的牧師可憐的屬靈光景哭泣,還不曾為魔鬼設置在你牧師面前的網羅守望,那你或許還不到說話的時候,你不要以為自己比牧師懂得更多。

而當你開口要說話的時候,你也要小心,牧師終究是神的受膏者,你的話語要有點兒分寸,要先看神的臉,懂一點屬靈的倫理和秩序,因為就連魔鬼都知道那一個奧秘,擊打牧者,羊群就會分散。人若能因著在十字架上的耶穌,看到自己的不完全,那神的教會就會更完全。

二、用鹽來調和

牧師在教會不只是講道,還需要診斷、醫治各樣的疑難雜症,可以說,牧者幾乎每天都需要處理從人來的負面情緒,弄得不好自己的情緒就會深受影響,甚至成為一個不斷堆積的“垃圾桶”。作為牧者,如果你不能用鹽來調和,你是無法來牧養、帶領這個教會的。

這些年,神給我最大的恩賜不是先知講道,雖然每一次講道我都非常認真,都帶著極大的感動走上講台,也知道神要藉著我對教會、對會眾說話。但最讓我醉心的還是教牧關懷,因為每一次與人面對面的相交,幾乎都能讓人經歷到神超然的作為。

聖靈會參透人心,祂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裡,讓人看到問題的癥結、背後的隱情。然後藉著神的話,句句定準,斷其後路,把人的心從一片亂像中顯明出來,這就是所謂的趕鴨子。趕鴨子者彷彿一個架橋的工人,是為了讓人到神面前。而我最大的喜悅是有人因著這樣的服事與主的關係又近了一步!在神的大光面前,沒有人會覺得自己是聖潔的、是完美的、是了不得的,包括我這個正在幫助別人的牧師在內。

最有意思的是調解夫妻的矛盾,要知道不少的夫婦關上門講話都是兇巴巴的,好像不以吵架的口吻,他們就沒有辦法正常地溝通。他們會告訴我,很不好意思來麻煩牧師你,因為常常引發爭吵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他們講得都對,但人只要一碰到聖靈,他就會為自己常常以否定配偶來高抬自己的醜陋、苦毒羞愧萬分!所以差不多每一次的陪談,最後我們都會看到戲劇性的果效。

記得有一次一對夫妻在公婆面前吵架,進而推推搡搡,摔了電腦、扔了手機,等我趕到,警車已經在那裡了。我進門看到婆婆在大聲哭號、兒子失控倒地、孩子抱成一團、媳婦準備離家。那一天晚上我們找到了在外過夜的妻子,她出人意料地冷靜,可能已經做好了最後離婚的準備。

她傾訴了很久,我打斷了她的話,看著她問,這輩子你看重過你的先生嗎?短暫的停頓之後,她開始抽泣進而大哭起來,聖靈的大光刺破了她裡面的驕傲,整個防線一下子全然崩潰。整整半個多小時,她嚎啕大哭、涕淚俱下,她對神說自己不是一個好妻子、不是一個好媽媽、不是一個好女兒、不是一個好媳婦、不是一個好妹妹,(原來她常常向還沒有信主的姐姐抱怨自己的婚姻,以致讓姐姐跌倒)。

她的丈夫在不同的城市工作,每個週末要開好幾個小時回家,每次踏進家門,他從來不敢提請太太搬家的事情,就怕太太搶白說自己在這裡又帶孩子、又做工比他還辛苦。然而當妻子真心悔改之後,她做的第一個決定,就是放下自己引以為傲的工作,帶著孩子安安靜靜地跟從了丈夫。多年之後我們前去探訪,看到一家子在主的裡面其樂融融,結果神賜給妻子在職場上的尊榮大過先前。

三、信神的權能

保羅說,要將人的心意奪回,使他順服基督,這不在乎言語,乃在乎權能。高言大志只能把人帶到人的面前,唯有聖靈的大能才能救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人遷到祂愛子的國度。

好多年前,我到某地教會服事,誰知接待我的同工一進家門就滔滔不絕和我講他們牧師的問題,口無遮攔,一點都不怕神。我看清他們夫婦生命中的破口,就奉主的名呼召他們跪下來悔改。結果他們哭泣在神的面前,承認自己已經多次被神重重管教而不悔改。

又有一次,是教會校園團契的十多位年輕同工,出於驕傲就是不滿教會差派的傳道人,他們彼此已經講得口乾舌燥,最後就來約我要好好談談,目的就是希望教會盡快替換傳道人。

我看神的靈不與他們同在,說了半天都沒有一個像樣的理由,還都在肯定這個傳道人蠻有愛心和熱心。真的有點像巴勒聘請巴蘭要他咒詛以色列,但神不允許,結果只能說些祝福的話一樣。

我自己是校園團契出身的牧師,看到今日教會校園團契的屬靈狀況真是痛苦萬分。我在神面前還是問大家同樣的一個問題:今天你們能否告訴我,是耶穌在哭,還是魔鬼在笑?聖靈的風一下就吹了過來,在我開聲禱告之後,我聽見了哭聲,接著是一個、又一個年輕人,在哭泣中向神痛心地悔改和祈求。

2000年我們回國短宣,妻子的小阿姨是個法輪功的小頭目,每天晚上打坐通靈,死都不怕,姨父軍人出身是個老革命,看著乾著急,拿自己的太太一點辦法都沒有。我與阿姨是“狹路相逢”,8年不見,第一句話我就很重,“阿姨,我有一句話要對你說,一個小女孩拉著父親叫爸爸,很好。但拉錯了隔壁的叔叔,拼命叫爸爸,小女孩會羞愧,爸爸也不會高興。”這哪裡是問候,完全就是屬靈爭戰!

不等我阿姨緩過神來,我就問她願不願為她禱告。見阿姨沒有拒絕,我就舉手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神在靈界中捆綁撒但的作為,開我阿姨靈裡的眼睛,讓她真實地看見神!

就這麼短短幾句的宣告,等我睜開眼睛,竟然看到阿姨的眼角有淚水。兩天後,我們再上阿姨家,聖靈大動工,阿姨終於流淚悔改,開口認耶和華為真神,認耶穌基督為救主。那天我們乘勝追擊,將阿姨家4大包偶像物品統統扔進了垃圾箱。

如今阿姨是一位安安靜靜的基督徒,80多歲了還在教會司琴。幾年後我又藉浪子歸家的故事帶姨父歸信了耶穌。他過世時,單位要出面辦葬禮,阿姨則堅持以基督教的禮儀入葬。那天來了很多的人,教會詩班唱詩,再加上牧師的福音信息,叫許多人歡喜,又叫許多人跌破了眼鏡。

作為牧師,我常常去“救火”。有夫妻倆吵得不可開交,深更半夜來電第一句是告訴我,牧師如果你接不到這個電話,下一個電話就是9.11。每次經歷這樣的事情時,我便有點“幸災樂禍”,因為正是弟兄姐妹有了難言之隱、錐心之痛,神才讓我介入到了他們的生命,做了他們知心的朋友和實際的幫助者。我感謝神給我的這個職分,讓我一次次經歷祂的大能。

作者為印城華人教會主領牧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