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親散記

南鄉子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1994年6月,我從湖南到美國求學。一年以後,南太太(也就是我太太)帶著女兒,漂洋過海來相會。

        光陰颯颯,轉眼過了十幾年。少年子弟江湖老,難忘風雨故園情。終於,我們在2007年7月回鄉探親。

不到長城非好漢,好漢將來又怎樣?

       7月5日:飛機到北京是下午4點。我們在接機的人中稍作打量,就看到曉萱正笑逐顏開地向我們招手,旁邊就是她那花朵一樣的女兒。

        曉萱於2006年,從北京到聖路易市短期探親。到後的第二天,她陪姐姐去看牙醫,正好遇到南太太。一位有心尋找中國教會,一位有心向周圍的華人分享福音,所以她們兩個很自然地聊起來。
這以後,曉萱積極參與教會主日和團契活動,且接受了洗禮。回國後,她也一直與我們保持聯繫。當我們今年回國的行程確定,她提出負責我們在北京的飲食起居。認 識她的時間雖不長,我們還是懷著感恩的心接受了。到了北京才發現,若沒有她細緻体貼的安排,我們還真舉步維艱——國內的變化實在太大了。感謝神,他知道我 們的需要,為我們早有預備。

        7月6日:上午乘車去長城。隨著人流登上長城,遊覽一番後,我們一起從烽火台往下走。摩肩接踵中,我想到常唱的一首歌:“主啊,我讚美你,因為你揀選了我。在這茫茫的人海中,是你把我找尋……”

        看到身邊如此多的同胞,絕大多數還不認識主,天父竟然揀選了我們成為他的兒女,不再作罪的奴僕,我們是何等蒙福的人!

        想到此處,眼角不由濕潤了起來。這正是:

       不到長城非好漢,好漢將來又怎樣?熙來攘往虛空事,勞苦愁煩一聲嘆。莫若信主享天恩,永生福樂今生望。

        回城的路上,我們向司機傳福音。這位司機以前接觸福音不多,對我們所講的,很難一下子完全接受。但他反復說我們很單純,與國內的人不一樣,他與我們交往很輕鬆,不需有任何防備等等。

        雖然他沒有當場接受耶穌,分手時我們送給他《游子吟》及福音小冊子,他卻很高興地接受了。

        晚上,我們與一位在加州大學認識的老朋友聚餐,也向他們一家三口,講述了我們信主的經歷,並將福音資料送給他們一份。

法輪空轉平安渺,福音真道喜樂源

        7月8日:這是主日。曉萱姐妹因往常參加的家庭教會被政府禁了,近期到海淀圖書城附近的一個教會聚會。我們隨她同去。

       這是我們第一次進國內教會,看到那麼多人聚集一起敬拜神,特別是有許多高校的學生,心中很受鼓舞。在繁忙的旅程中,有這樣一段時間到教會親近神,得享主賜給我們的安息,真是心情歡暢,。

        下午,我們到火車站,乘上開往老家長沙的特快。車上,我們見到一位伯母,甚是熱心且謙和,因此邀請她聊聊。開始以為她是基督徒,但漸漸地我們發現,她是信法輪功的。

       這是我們第一次正面接觸法輪功。在接下來的兩個多小時中,我們一直和她辯論。幸好我們在教會中接受過訓練,對神的救恩和永生的確據等,有足夠的瞭解,因此我們在這樣的辯論中,沒有受到迷惑,反而因自己所信的是亙古不變的真理,而更感恩。

       這位伯母,雖然對法輪功也篤信不疑,但當我們問她未來和永生等問題時,她的回答卻有些語焉不詳。後來她還頗為神秘地告訴我們,在某些年以後,會有什麼樣的事 情發生。我們回答:雖然耶穌何時再來,我們並不知道,但我們對未來沒有害怕,因為知道將去什麼地方。即使今天晚上我們就要離開這個世界,心中也會有平安和 盼望。我們問她:“如果今晚您就要離開這個世界,是否也會因您所信的而有平安?”她沒有回答。

       7月9日:早上又見到那位伯母,得知她昨晚睡得很不好。或許是人在旅途的緣故,又或許是我們的問題,在她心中有些影響?我們盼望她能更多思考、更多尋求,盼望神的救恩有一天臨到她。

       她確實是一位好人,但她所信的不是真理,甚為可嘆。真是:法輪空轉平安渺,福音真道喜樂源。

舊同學歡喜重逢,老岳母精神矍爍

       7月9日:火車在早上7點多到長沙,兩位高中同學,政泉與洪偉,已在翹首等待。我與他們失去聯繫多年,沒想到2006年,洪偉心血來潮,到互聯網上搜尋我,結果在教會網頁上,發現了我的名字,我們因此聯繫上。

        幾年來我們一直禱告,求神為我們開回國傳福音的門。2006年10月初,在一次聚會中,弟兄姊妹分享對國內的福音負擔,也特別為我們代禱。結果10天後,我就與洪偉取得了聯繫。神就是這樣奇妙,在他沒有難成的事。

       回長沙後,我與高中同學聚會多次,每次洪偉都講到:“是上帝讓我們重新取得聯繫。”我也因此很自然地分享神在我生命中的恩典。

        在長沙的兩個多星期裡,政泉與洪偉給了我們很多幫助。對於他們的情意,我們能給的最好的報答,就是將他們帶到神的面前,使他們也成為蒙福的人。

        回家見到父母、姐姐、姐夫,還有岳母。十幾年流逝的歲月,不可避免地在每個人身上留下了痕跡。但他們身体都康健,我們心中很感恩。

       岳父母在1998年申請赴美探親被拒,岳父於1999年因肺癌去世。岳母在幾年前,由我們帶領做了決志。記得在2005年那段時間,我們特別為她的身体擔心。有天我為此禱告了許久後,神賜給我《詩篇》91:14-16:

        “因為他專心愛我,我就要搭救他;因為他知道我的名,我要把他安置在高處。他若求告我,我就應允他;他在急難中,我要與他同在。我要搭救他,使他尊貴。我要使他足享長壽,將我的救恩顯明給他。”

      我和太太心中很得安慰,相信神應允了我們的禱告,相信雖然她一生辛勞,多受苦楚,神要賜給她一個健康、喜樂的晚年。

       此後,岳母的身体和各方面狀況果然開始好轉,這次親眼看見她精神矍爍!

真假豈能不分辨,惟主話語是根基

        7月10日:下午探訪親友回家時,發現兩位婦女正與我媽媽和姐姐聊天。想起爸爸、媽媽曾說,附近有信教的人到過我們家,心想也許他們就是傳福音的。

       但她們的言談舉止,卻透出一股說不出來的怪異,所以我特別留意她們的話。我很快發現,她們常引用聖經上的話,卻是將一節節經文割裂理解,又反復說她們信的是“真道、真理”。

       我們猜想也許是遇上了異端,所以直接詢問她們信的究竟是什麼。她們說自己是基督徒。

       她們從神的創造講起,但充滿似是而非的觀點。我們指出她們的錯誤,所以她們很快意識到,我們對聖經比她們還熟悉。她們開始有些緊張,並非常客氣地承認,她們對神的話語瞭解不夠,求神饒恕她們的虧欠。

       當她們說到,她們相信耶穌基督已經第二次道成肉身(女基督)來到中國,又引用《馬太福音》24章27節,“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我們就確知,她們是邪教“東方閃電”的成員了。

        我們以聖經來駁斥她們對聖經經文的割裂和曲解,又以《馬太福音》24章36節,“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獨父知道”,告訴她們,主來的日子沒有人能知道,若有人說知道主來了,或說他是基督,一定是假冒的。

        我越說越激動,想到了《加拉太書》1章9節,保羅說的“若有人傳福音給你們,與你們所領受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便警告她們,這樣妄傳福音是逃脫不了神的憤怒的。

        我激憤之下,猛力拍桌子。她們隨即告辭,還不住地說,求神饒恕她們對主話語的不熟悉。我們告訴她們,要及早明白過來,悔改認罪,真正接受主的救恩。

        她們離開後,父母和姐姐說,那兩位所講的,與我們所講的差別不大,為什麼我們卻說她們是錯的呢?他們感覺很糊塗,只好暫時都不信。可見魔鬼就是用這樣的伎倆,來阻止人歸向耶穌。

       這次與“東方閃電”的交鋒,讓我感受到他們有兩個明顯特點:一是頻繁引用聖經,但常常斷章取義;二是宣稱“神已經第二次道成肉身”。對此,只要我們多學主的話語,在真道上站立得穩,對神的救恩和主耶穌基督的再來有正確的認識,就不會被蒙蔽。

       事後我也反思,當時的激憤是否得當?想到主勸誡我們,“要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猶》3),心中就坦然了,只是手掌有些隱隱作痛(編按:“東方閃電”的信徒,很多是受蒙蔽的;在可能的範圍內,我們或可用溫柔敬畏的心,把神的道向他們講明)。

       晚餐後,我們去孫老師家。我們認識孫老師伉儷是在1995年,那時我還在加州大學念書。孫老師夫婦到美國探訪兒子一家,第一次遇到我們,就熱心傳講福音,也邀請我們去教會。後來孫老師的兒子,也去了聖路易斯市,與我們在同一教會服事。

       這次我們只見到了孫老師,孫師母去了山西短宣。他們在主裡的忠心服事和喜樂生命,給了周圍弟兄姐妹美好的見証,也深深感染了我們。

       那天晚上在孫老師家,弟兄姐妹一起唱詩、查經、分享,真是十分美好。聚會結束後,有位姐妹提到,聚會的多數是年輕人,希望我能分享交友與婚姻方面的內容,真是給我出了一道難題。

常傳福音常傳愛,主賜平安主賜恩

       7月13日:上午離開長沙到湘潭,晚飯後,南太太又開始召聚親友,向他們傳福音。可是,有的親友不感興趣,有的更極力想把話題引開。我並不認為這樣的場合適合傳福音,心中雖為太太禱告,其實並不很認同她的做法。

       後來看到南太太嗓子都講啞了,親友的反應,卻像是對牛彈琴一樣。我忍不住加入了。我從赴美多年南太太對家人、朋友的思念談起,講到她對他們的愛,和心中最大 的盼望——“我沒有金和銀,但願意將我所信的耶穌基督介紹給你們”,請大家好好思考她所說的,因為她所說的全是出於對大家的愛。

       我說的時候很動感情,南太太一直在流淚。她的一位高中同學,也拉著她的手一起流淚。我相信我們能做的也就如此了,結果完全在於神。

       隨後,我們與大姐和侄女進行了更深的交流。侄女當晚作了決志禱告,令我們很開心。大姐以前由南太太帶領決志,這次她對福音有了更多的瞭解。

      7月14日:南太太和一位同學去茶樓聊天。這位同學有段不幸的婚姻,現在是單親媽媽。南太太與她談了兩個多小時,感覺她還不會相信。沒想到走出茶樓時,她主動地說:“我信!”真是出乎意料。當天,她與女兒都接受了耶穌,實在是主的恩典。

        可見,當我們願意順從聖靈感動而行,就會有奇妙的事情發生,神會親自將救恩賜給他所揀選的人。我們只要為愛去傳揚福音就行,不可在傳福音中依靠人的判斷。

瓦器不堪為主用,清茶淺酌勸良朋

        7月15日:一早由高中同學政泉開車,帶我們去孫老師所在教會參與敬拜。我還有分享的“任務”,不料,提前準備的提綱,卻怎麼也找不著了。在心慌中開講,結果,本來只準備分享半個小時的,最後卻延長到一個半小時,與大家有很多交流,也臨場增加了不少內容。

        弟兄姐妹的反應挺好,我也享受到神賜的喜樂。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神在做工,失去提綱的我,只能完全順從聖靈的帶領,而無法靠自己的智慧。這真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出神恩典的大能。

       參與聚會的年輕人多,他們希望我分享交友與婚姻方面的內容。對我來說,這是大難題,因為本人這方面經歷非常簡單(不過成功率倒是100%)。好在神為這一切 早有預備——在我原來所服事的教會,有位很愛主的姊妹,她的婚姻過程,我們非常瞭解,真的看到“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所 以,我給大家講了她的見証。

        我講完後,有位姊妹告訴我,她覺得許多東西好像是專門對她說的,也正是她需要的。我們再次感受到,“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

        下午我們與一位大學時的好朋友,在茶廳談了幾個小時。他信奉佛教,在氣功等方面有些特別的經歷。在美國時,我就和他交流過信仰問題,但彼此不能說服,所以早就約定,趁我回國時好好談談。

         我們希望他瞭解福音,放棄他的佛教信仰。其實我對佛教瞭解很少,但與“法輪功”和“東方閃電”交過鋒後,我相信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對基督信仰有足夠認識。

        在交談中,我高興地發現,這位同學其實不篤信佛教,只是因為他的經歷在感覺上更貼近佛教而已。他也說不出佛教能給人帶來什麼盼望。我們給他講了基督信仰如何幫助我們過合神心意、喜樂平安的生活,比如增進夫妻感情和改善人際關係等,他聽了很受觸動。

       這真是:信恩主一無所懼,離真神萬事皆空。盼他早日得到神賜的救贖宏恩。

唯願有心尋真愛,不嗟無處覓永生

         7月22日:這是我們回國後的第三個主日,我們帶岳母去我家附近的一個聚會點。我們還順便邀請了一位大學同學一起去。這位同學似乎接受了基督信仰,但不常參加聚會。這個聚會點離他的家較近,因此邀請他,希望他以後能固定參加。聚會上,我與太太還作了簡單的見証。

       7月24日:離開長沙去北京。幾位同學去機場相送,都說希望我們常回國看看。其實這也是我們的心願,特別是這次有機會分享福音,他們雖沒接受,卻表現出相當的理解,也很高興地接受了我們送的福音小冊子。

        我們的這些同學都習慣了我們的飯前禱告。頭一次聚餐時,我們還向大家解釋為什麼要飯前禱告感恩,很快他們就習慣了,還會主動邀請我們禱告。這也成為我們分享福音的切入點。

       回想我剛信主時,在家裡雖有謝飯禱告的習慣,到外面或與朋友一起,就感覺不自然,擔心他們會另眼相看。其實我們在生活上堅持信仰,會得到別人更多的尊重,我們生活上的見証,會使我們傳福音更有力量。

         政泉在送我們去機場的路上,完整地聽了福音,只是他對自己是罪人這點不能接受。但是他覺得基督信仰很好,也認為人應該常去教會,淨化自己的心靈。

       我還有好幾位同學表示,以後要與孫老師聯繫,盡量去教會。並希望我下次回去,能給他們再多講講。我聽後心花怒放。因為幾次同學聚會,看到許多高中與大學同學風采依然,但也有不少人變化很大,使人不免生出“如花美眷成追憶,似水流年枉自嗟”的感嘆。

       聚會中,也聽到同學們生活中的許多無奈、許多悵惘、許多沉重。還有一位同學很坦白地說,她現在很害怕死亡。所以我們就和她分享《詩篇》90篇 :“我們一生的年日不過是70歲,若是強壯可到80歲;但其中說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她似頗有觸動。

後記

       7月我們回國探親,10月洪偉來美開會,在我家住了一個多星期,我們有更多的時間談信仰。回國前,他在教會安排的福音探訪中,接受了耶穌基督。

       政泉的太太,也在11月,通過電話,由南太太帶領做了決志禱告。他們一家開始參加當地的教會活動了。

      盼望更多的人謙卑下來,悔改接受耶穌基督,生命改變,且享受基督裡的永生。

作者來自湖南長沙,現居美國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在生物技術公司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