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碎与冲突中,成为光和盐的居所(王敏俐)2019.6.24

王敏俐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専栏2019.6.24

基督徒该如何面对政治?政治为何常常成为基督徒的禁忌与苦恼?

从当今媒体热点议题可以知道,身为基督徒,我们不可避免地会在各种议题中,被贴上标签甚至被迫选边站。我们都渴望遵圣经的教导而行,但是在新约圣经中,关于如何面对政治议题,仿佛除了耶稣所说的“让该撒的归该撒、让上帝的归上帝”,“你们是世上的盐、世上的光”类似这些抽象的表述之外,我们似乎很难找一个标准答案,去面对所处世界的冲突与挣扎。

“我们是否该参与政治?” “对于我们不赞同的在上掌权者,何事该顺服,何时该抵制?”…… 不同的讲法,可以引出完全南辕北辙的行动。这无疑使许多基督徒陷入困惑。但我们无法在乱世中全然静默、旁观,也不愿在权力与恐惧的操纵中迷失自己。

若果政治是人类在这个充满局限与罪性的世界中,对于自由、平等与公义之最竭力的探索,那么我们终将会发现,没有完美的政治人物、没有完美且不带情绪操纵、个人野心的政治诉求。这也是灵修大师梅顿在他的灵修手记《传统与革命》中的洞见:

“政治革命的意识形态除了外表之外,永远不会改变什么。暴力会发生,权力会由一群人转到另一群人手上,但等到尘埃落定,所有的尸体都埋到地下之后,情况基本上会跟从前一样…… 因为人的革命不能改变什么。”(注)

地上之城总渴望在政治与领袖的崛起之中,遗忘以往的历史与伤疤,找寻新的救赎。某些基督徒在这样的潮起潮落中,却有做出与众不同的选择的眼光与力量。如潘霍华面对纳粹依然忠于自己的呼召,又如特蕾莎修女在南斯拉夫战区阵线上救出无辜妇女儿童,也如曼德拉在南非执政时逆流而行的饶恕与和解……

但事实上,这些名人的脸谱与见证犹如两刃利剑,我们讴歌他们美好的见证时,也容易有意无意地忽略他们人格及信仰的缺失面,使他们成为一种童话式的、高大全的形象。

也许,基督徒的参与政治,最美也最真实的,是众圣徒在无人之处微弱而坚定的代祷,在善与恶的交叉点上因着信而选择的坚持与舍己,在追求谎言与包装的世代,以过一种为这个世界所陌生的、诚实而透明的团契生活为核心,彼此守望,成为光和盐,或许这就是主耶稣在苦难、扭曲、碎裂、冲突的世界中之居所。

我相信,一个个体因着信与顺服的生命见证,会带给这个世界始料未及的震撼。虽然有时这样的生命,单凭肉眼并不能认出来。

我想起在学生时代发生的一件小事。我曾经在编采营会中主编过一本小刊物,刊物名为“疮世纪”,为何取此名,是因为当时我深深感觉到,大到国际政治,小至每一个家庭,这个世界有许多的伤害、冲突与眼泪,如何面对历史与生命的伤痕?我相信唯有正视疮疤,处理伤口,才有可能走出悲剧的循环,冲突与伤害才有结痂与疗愈的可能。于是,带着这样的理想,我想出了这个刊名,并和我的小组开始了为期一个礼拜的刊物制作。

有趣的是,在营会总结时,当时的评审(皆为资深媒体人)对其他小组的刊物,提出了许多鼓励与赞美,唯独对我们小组的刊物给予非常负面的评价:“《疮世纪》这本刊物以如此低俗、丑陋、不入流的词汇来命名,降低了这本刊物的水平,是最大的败笔。”这个评价令我很意外。因为,我没想到,一本本着愿意揭开、思考生命疮疤的学生小刊物,竟然会给一个主流媒体人产生这样的刺激。

事实的确如此。当基督徒愿意以彼此相爱、彼此守望的心志,敞开心中的疮疤、挑战所处环境的谎言与糖衣时,似乎是对这个世界投下一颗颗心灵震撼弹,尽管有时这种震撼表现出来的是在那个当下,他们以否定与批评来回应。

我们的生命若没有耶稣基督的介入,不过是一场息事宁人的自欺。作为基督徒,即便世界会因为光的刺眼将我们推开,即便带着伤痕的人们,会因为基督徒的“盐”刺激到他们的伤口而选择抗拒,但是,当我们靠主恩典来真实跟随主时,那么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在碎裂与冲突的失序世代中,成为了光和盐的居所。

注:

梅顿,【默观的新苗】,基道出版社。p.132.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