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君子 ──追憶戴紹曾牧師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pic2770    2006年秋天,我到香港的聖經教會佈道。中午吃飯的時候,我坐在戴紹曾牧師的旁邊,他對我說,感謝神,他從大陸揀選了你們來傳揚他的福音。

       他說,這些年,有許多我們大陸同胞來到香港。盼望有更多來自大陸的兄弟姐妹出來做傳道人。

       不錯,他用的是“我們大陸同胞”六個字。

       我把我寫的一本書──《我為什麼不願成為基督徒》,贈送給他作紀念。他感謝著接過去,說,福音文字事工很重要。

       他也送給了我一本內地會宣教士的書──《捨命的愛》,還用中文簽了名。他說,還要送給我一本戴德生的生平與事工圖片紀念集──《唯獨基督》,但手頭上沒有,他要回家取來送給我。

       我說,這我可不敢當,怎麼能讓您送來?這時,教會的一位弟兄就說,晚上我們大家到您家中取去吧。戴牧師說,好,那就麻煩你們了。

       那天晚上,到了戴牧師的家中。戴牧師穿了一件白上衫,對襟的,沒有扣子,兩長排紐襻兒。衣服的料子好像是綢的,很輕柔,與戴牧師的一臉和氣很相配。不知道為什麼,我就覺得戴牧師就好像中國古代的君子,溫良恭儉讓,彬彬有禮。

       多年來,我一直覺得,基督徒同時就應該是君子。在與戴牧師短短的相處中,我能感覺到,他就是這樣的基督徒君子。

       那天,他談到了往事,說,大陸開放後,允許他們戴家進入中國了。1980年,他和姐姐買飛機票飛到了北京。一下了北京機場,他們就跪在了中國大陸的土地上,淚流滿面,感謝主把他們帶回了祖國。

       你把大陸看成是自己的祖國?我很驚訝。

      他說,我們戴家幾代人,都把中國看成是自己的祖國。我,我妻子,我們全家人,都是中國人。我出生在河南開封,從小就說中國話。除了我的膚色、大鼻子和頭髮之外,我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中國人!他指著自己的心說,我的心屬於中國,屬於耶穌。

       戴牧師很虛心地徵詢我對大陸福音工作的看法。在交談中,他幾次說“我們中國人”。第一次我以為是他的口誤,後來才知道,那是他的心聲。他公開說過:“能在中國出生,在中國人當中服事,在中國死去,是上帝的恩典。”

       如今,上帝終於使他如願以償。他死在了中國,死在了他服務了一輩子的中國人當中。

       那天,戴牧師還提到了他所創辦的“國際醫療服務機構”(後來改稱“國際專業服務機構”),說他們怎麼樣在中國少數民族居住的貧困地區──四川和雲南,服務那裡的人。他說,我們要實實在在地幫助這些貧困的人,把基督的愛帶到他們中間。

       他說,范弟兄,你知道中國政府不允許我們在大陸公開傳福音,但是,上帝給我們開路,讓我們可以用服務來傳揚耶穌基督。

       你們用愛的實際行動,傳揚了上帝是愛。我說。

       戴牧師說,是的,上帝先愛了我們。如果不是基督的愛激勵了我們,我們不可能有力量去傳揚主的福音。

       戴牧師告訴我,其實,他最渴望的,是在先祖傳過福音的地方直接傳福音。他一直等待這一天,等了幾十年。他說,這些年中,他多次去自己的父親、祖父、曾祖父當年建立教堂之處,有些教堂至今還在,仍有兄弟姐妹在聚會、敬拜主。他說,第一次看到那教堂時,他流淚了。

      戴牧師終於沒有等到,他可以自由地在中國大陸公開傳揚福音的那一天。但他用自己的生命,持守了戴家歷代的家訓:“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

作者原為馬列哲學講師,現住美國伊利諾州,自由傳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