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洋評書”——海歸群像(五)

谷靈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xpic8853      抗戰年間,新加坡神學院的郭院長,在香港召集主內作家開會,推動聖經本土化。一個甲子後,我在溫哥華見到了九十多歲的吳恩溥牧師,他贈送了我一本《天國春秋》,希望我為聖經在中國民間的普及繼續努力。我答應他,我會盡自己的綿薄之力。

歸國

        2005年秋,我離開生活了15春秋的北美,回到中國定居。

        回國之初,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就連怎麼回來的,都不是很清楚。後來經人介紹,我認識了一所國際學校的校長,德國人茂爾先生。茂爾先生耐心聽我介紹自己,聽著聽著,他眼睛一亮:“你會用說書的方式,講聖經故事?”

       “是啊!”於是我就把自己從1991年開始在紐約說書,後來又如何發展的過程說了一遍。

       “好啊!那就請你在我們的員工聖誕晚會上說段書吧。”

       聖誕節晚會上,我為學校的外籍教職員工,說講了《聖嬰降世》。會後,校長宣佈,邀請我來教課,教該校老師如何說書。

       不久,茂爾先生又把我介紹到他們總部的教師培訓中心去講課。就這樣,我在本土開始了說書和教學生涯。

拜師

       重新撿起了說書,使我想起了評書大師劉老。當年我在北美說書的時候,學的就是她的評書。我還給她寫過信,她收到後給我打了一次電話,並給我寄了書籍。可惜我和她一直緣慳一面。

       2006年在北京的時候,我從網絡上找到了線索,同劉老的丈夫王老師取得了聯繫。我終於同劉老見了面。劉老親自為我做了示範表演,還聽了我的《牧童出戰》。

       我說希望拜她為師,提高自己的說書技藝。她說:行!往常我要考察三年,但你我已經交往十多年了,我答應你!不過,還有其他幾個人也要拜我為師,那就等時機成熟,我一併收徒。

        劉老給了我一盤光碟,是她的說書精選,讓我好好聽。她的光碟,使我在語言意識上又提高了一大塊。

出版

        經主內弟兄介紹,我認識了晨光圖書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崔約瑟,並簽約出版評書《大衛王》。

       評書《大衛王》,取材自《撒母耳記》上、下兩卷書,是我在語言上和說講上的本土化創作。在說書藝術方面,我其實尚未成熟,但神還是讓這本書出版了。我心裡是沒有底的,但相信定有神的美意。

       果然,神的帶領,在後來逐漸明確。

亮相

        如何走上社會,如何面對媒体,我是一點都不知道。神深知我的軟弱,他不但鍛煉我的膽量,也讓我親眼看到了他的能力。

       我在解放公園的“夏冬生評書館”,認識了湖北評書老藝人夏冬生,並漸漸結下了深厚的友誼。我偶爾也在評書館說講我的《牧童出戰》,得到了老人不少指點。

       可惜的是,評書館經營不善,轉手讓“天樂社”來經營。天樂社社長徐先生是個相聲演員,對藝術一絲不苟。我也因為不夠專業,失去了表演的機會,失去了繼續鍛鍊的場所。

       神激勵我不放棄。我聯合夏老,以及幾位外籍友人,在很短的時間內,策劃了一場“中外評書對抗賽”,我就以《牧童出戰》出場。

       結果,廣播、電視和報紙的記者,紛紛到場。我靠著神,在媒体上一舉勝出,被媒体譽為“說洋評書第一人”。

展演

       神對我說:你一個人不行,也不能遠航。而且。中西文化交流是雙向的,你現在只有洋評書,沒有中國的傳統評書,怎麼行?

       於是我在武漢帶了一男一女兩位美國學生,跟我學說書。他們都是主內的弟兄姊妹。一個說《李白逃學》,另一個說外國題材的《人不可貌相》。

        “外國評書”小團隊是有了,“中國評書”團隊怎麼辦呢?我就找到了劉老的丈夫王老師,向他求助。結果他一口答應,大力支持。

       2008年5月份,以我為首的外國評書代表隊,同劉老為首的中國大師代表隊,在北京舉辦了一場“中外題材評書快板書藝術展演”。雖然因為四川大地震的緣故,沒有得到足夠的媒体宣傳,但我的表現,讓劉老對我刮目相看。我得到了劉老的肯定,她鼓勵我沿著這個路線,繼續走下去。

        我還因此認識了“大韻天成文化藝術傳播有限公司”的老闆阿雪。“大韻天成”是專門在廣播電台上,在全國範圍內,推廣評書錄音節目的。阿雪對我的《大衛王》很感興趣,說:“如果有人贊助你,我願意為你安排《大衛王》全國廣播。”就這樣,我們簽署了合作意向書。

入門

       我的兩個美國學生,不久都回了美國。才組建起來外國人團隊,現在就剩下我一個人了。我感到非常孤獨。在禱告中,我向神訴說我的光景:“神啊!我孤獨無助,哪裡還有什麼能力把你的話帶給人呢?”

       2009年元月,劉老正式將我收入師門。這次收徒,使我一下子認識了很多業內的專業人才,大家都支持我走中外文化交流的道路。雖然大多數人都是非信徒,可是她們都非常樂意說聖經故事。雖然她們還不知道那就是神的話,但是能這樣欣然為主所用,實在是蒙福啊!

攻占

       現在已經不是我一個人在行動了,還有六七位骨幹力量,我的一舉一動,都會直接影響她們的積極性。我不斷的求神,告訴我當如何行。神向我展示了兩處經文,一處是耶穌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另一處是大衛王派遣勇士順著水溝上去,一舉奪取古城。

       “五餅二魚”告訴我一個道理:中國人口龐大,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要是靠一對一的個人佈道,顯然是不夠的;公開召開佈道大會,目前也不太可能。當年主用五餅二魚餵飽五千人,那麼今天我奉主的命令,從聖經中挑選幾部書卷,本土化後拿給國人吃,能餵飽的就不只是五千人了!

       這樣的志向是不錯的,但是,怎麼付諸行動呢?神於是又通過“大衛奪取耶路撒冷”的經文向我說話,告訴我如何行。

       耶路撒冷地處險要,易守難攻,當時占據著耶路撒冷的耶布斯人說得沒錯,若正面攻城,連瞎子和瘸子都守得住。大衛王知道這一點,所以沒有命令強攻。他讓大家順著一條水溝入城,那是敵人防守最薄弱的地方,大衛的軍隊於是大獲全勝。

       神告訴我:“你就順著文化交流的渠道,帶著五餅二魚上去,你也必上得去。我提供你一切所需。我的供應也許不會按照你的意思,但我絕不會誤事,我給你恩典足夠你用。儘管把五餅二魚帶上去,能餵飽多少人是我的事。”

       我按照吩咐,把路得拾麥穗的故事,做成了單弦曲藝說唱;把大衛王的生平和但以理解夢,做成了評書……

       我準備召開一次中外文化交流曲藝專題展示研討會,在會議上向媒体展示這些節目。

        我還策劃了一個DVD方案,挑選了五個聖經故事,分別找出與之有相似之處的中國傳統故事,然後按照中英文對照的方式進行創作。

       我們打算在社會上公開演出,並製作、出版、推廣這個DVD,通過媒体報導進行宣傳,把“五餅二魚”帶上去。“五餅二魚”的作用,在神自己的手中!

作者目前在國內,專門從事聖經說書民間化的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