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程

涵怡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xpic2317枝葉茂密的大樹

      父親溫文儒雅,博學多聞,為人敦厚,品德高尚,是人人都敬佩、尊敬的對象,更是我從小到大的榜樣。他好像一棵枝葉茂密的大樹,庇護著我,讓我無憂無慮地倘佯在樹下,盡情享受他的慈愛和保護。

       我的個性活潑外向,極像父親,父親常常把我帶在身邊。他從不打我,罵我。當我做錯事時。他總是坐下來,好好開導我,讓我知錯。

       我小學時生病住院,父親每天下班後,都坐一個半小時的公車來看我。我們總是坐在大榕樹下,喝著我最喜愛的蕃石榴汁,一起談天。然後他再送我回病房,使我在非常虛弱中,充滿了無限的滿足。

      讀高中時,我上、下學與父親一起坐車。一路上我們總有說不完的話題。

        父親酷愛蘭花,記得我們一起興奮地去採購蘭苗,再一棵棵栽在盆中,一起釘花架、澆水。及至蘭花長大開花,或葉子出現金黃色線條時,我們父女好像中了頭獎一樣,雀躍不已。

       我長大了,父親又鼓勵我出國深造,能夠閱歷更廣、經歷更深。我因而來到了美國,更認識了獨一的真神,領受了我這一生中最大的禮物……

        歲月匆匆,父親漸漸老邁。到了他需要醫療照顧時,我卻因生活在美國,無法隨侍在側。這成了我終身的遺憾。每當夜深夢迴、想到這一點,就久久不能釋懷。

你明白我能承擔多少

        今年1月,我靈修、禱告時,神清楚地告訴我:“你是我從地極所領來的,從地角所召來的,且對你說:‘你是我的僕人,我揀選你並不棄絕你。你不要害怕,因為我 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以賽亞書》41:9-10)

       當時我並不明白神為什麼給我這段經文,但我仍不自覺地反覆背誦,存記在心。及至兩天後,接到弟弟通知,得知父親住院,這段經文就成為我的安慰與力量。

        主啊!你是造我的神,你知道我軟弱,也明白我能承擔多少。你親自預備我的心,去面對這生離死別的傷痛,並再一次堅固我的信心!

好像時光止息了

        父親的病情每況愈下,於2月初住進加護病房。我隨即趕回台灣。行前半小時,主感動我帶著教會的聖詩本回去。沒想到在父親無法講話和重聽的情況下,用詩歌讚美、禱告,成為我和姊姊在加護病房中,陪伴父親最愉快的時光。

        每當我們唱詩時,父親的臉上都有眼淚,面目也非常安詳。我深深感覺到神的同在,好像時光止息了,只有我們父女三人安息在主耶穌的懷裡,盡情享受主的愛。

       由於弟弟是虔誠的佛教徒,拿了好多符咒掛在父親的胸前,同時也請法師來唸經,還灑咒水在父親身上。所以每當我按手在父親額頭上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驅趕那黑暗的權勢離開父親的身體時,總是看見父親的身體不斷扭動。屬靈的爭戰,就是這樣真實的發生在父親的身上。

       我問父親願不願意信主,他沒有立即回應。但我深信,他會好好思考我對他傳的福音。後來聖靈動工時,他就在一瞬間信主了。然後他就被神接回天家,歇了世上的勞苦,去到那再也沒有眼淚,沒有病痛,也沒有死亡的美好家鄉了。

一左一右兩個花圈

        父親過世後,我心中雖然很希望舉辦追思禮拜,但母親和弟弟決定用佛教的儀式來辦父親的喪事,不收葬儀和花圈,包括教會送的十字架花圈。於是我再一次來到神的寶座前,懇求主不叫我在葬禮中遇見試探,救我脫離兇惡,讓我看見神的榮耀彰顯在父親的葬禮中。

        經禱告後,我鼓起勇氣與母親溝通,取得她的諒解,讓她明白我對父親追思的心是絕對真誠的,我會以禱告、鞠躬的方式,來代替上香、跪拜。

        葬禮主辦人前來和我們說明葬禮的流程時,母親竟主動提出,兩個女兒是基督徒,需要用基督教的方式來追思!我歡喜之餘,跟母親表示,我和姊姊還想在爸爸的靈堂前,擺一個十字架花圈。沒想到母親說,既然是兩姊妹,就擺兩個十字架的花圈,一個放在靈堂左側,一個放在靈堂右側。

       主啊!你的帶領是何等奇妙!竟然在佛教儀式的靈堂中,有十字架的花圈來述說你的憐憫和慈愛!

捧著遺像走在前

        由於正值台灣大選,有些溫哥華教會(姐姐的教會)的弟兄姊妹回台灣來投票,都來參加父親的葬禮了。還有早年華神畢業的吳牧師,以及我在美國主恩堂的好友徐姊妹(她剛好過境台灣,準備去大陸宣教),都來參加父親的葬禮。

        葬禮當天,公祭前15分鐘,我和姊姊就與主辦人商量,要安排一個基督教團体來追思。主辦人要我們請一位主祭人,帶領追思的儀式。於是我們就請吳牧師來帶領。

       我趕快與吳牧師商量,希望她能講一篇短的道,並帶領我們禱告。誰知神早已把感動放在她心中,她已預備好一篇講道。

        主啊!你的作為實在奇妙!遠超過我所求所想的!我們什麼都沒有準備,你卻在佛教的葬禮上,在兩個十字架花圈中,安排了一個基督教的追思禮拜!

       瞻仰父親遺容後,我悲痛欲絕,緊緊抱著傷心過度的母親。主辦人提醒我,趕快進入家屬的行列中,送父親去火葬場。於是我匆忙趕到已起行的隊伍的最後面。不料主辦人又要我拿著父親的遺像,走在家屬的最前面。於是我被拉到最前面,捧著父親的遺像,慢慢往火葬場走去……

       我深信這是神特別的恩典與安排,以此釋放我心中無法隨侍父親在側的內疚!父親愛我至深,照顧我無微不至。今天我能服事他走這最後的一程,實在是我的福分!主 啊!你是垂聽我禱告的主,你沒有叫我在葬禮中遇見試探,你讓我看見你的榮耀大大彰顯在父親的葬禮中,你更使我對父親的虧欠感,在送葬的最後一程中釋放!

作者來自台灣,現住賓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