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和媒体避谈的同性恋健康问题(鲍约瑟)2019.09.2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9.09.28 

鲍约瑟

(编者按:本文对同性恋行为的案例、数据有具体详细的分析,可能会引起不适。但作者用意是让大家知道这种行为的危害,揭露“政治正确”的谎言,从而以神的爱与真理来挽救陷入罪中的同性恋人群。)

爱滋病是较新发现的一种通过性行为、注射毒品和输血等途径来传染的高致命传染病,几乎得病即踏入了死亡之门,因之人人闻之色变,几可称之为“爱死” 病。

同性恋者(包括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等,简称LGB,广义的可包括变性人T 和双性人Q) 多有滥交、变态的性行为和注射毒品等不良生活习性,因而成为爱滋病的最高发病者。

长期以来,同性恋都被认为是性别认知障碍,在医学上归属于精神病理学,被列入《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直到1973年,随着60年代起性解放运动和“政治正确”的崛起,美国精神病医学学会才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去除。中国也在2001年将同性恋从新版的《精神病诊断和统计手册》中取消。

近年来,政客和媒体基于“政治正确”,过分强调个别人的自由与权利,妄顾自然规律以及大部分人的意见和权益,只宣传同性恋是人类性取向中的一种正常类别,无害和受到不公平的畸视。对这一个危害健康和破坏家庭的问题都三缄其口;或避而不谈,或避重就轻,尽量少谈。相反,却大肆宣传传播爱滋病等传染病的同性恋者无害。还对婚姻和家庭曲解词意,使人们误认为同性婚姻和异性婚姻一样正常,以致同性恋运动甚嚣尘上,使同性恋者可以享有结婚的权利。加州还无视大多数人公投通过的婚姻是一男一女的规定,改变了一男一女才能结婚的传统规定和家庭结构,使同性婚姻合法化。

更有甚者,加州州长在2011年7月14日签署了加州教育法案中的SB48修正案,规定加州公立学校从幼稚园到12级学校课程的教学内容必须包括男女同性恋, 双性恋和变性人对加州和美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的作用和贡献,等等,但对他们有危害性的健康和生活习性却只字不提。

2016年,美国儿科医师学院(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 在他们的Facts about Youth项目的网站上就指出:“当今的媒体将男女同性恋的关系描写为与异性婚姻一样,甚至更加健康、稳定和热爱;一些医学协会亦散播同样的信息。但是,实际上,同性伴侣之间的性关系却置男女同性恋和双性恋者于爱滋病的极度危险之中。他们不但是爱滋病的最高发病者,也是性病(STDs) 、结核病等传染病、精神错乱和恶性肿瘤的高发病者,甚至缩短寿命和影响他人”(注1)。

同性恋者是爱滋病的最高发病者

爱滋病,全名为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缩写为AIDS) ,是一种由人类免疫缺乏病毒(HIV)所引起的免疫系统破坏性疾病。感染此种病毒后,细胞免疫功能出现缺陷、减弱而失去抵抗力,易致严重感染或恶性肿瘤而致命。但有时不一定马上发病,病毒可存留体内,伺机发作或传染他人。目前对之尚缺乏有特效的治疗方法和疫苗,使它成为史上最具破坏力的流行病之一。

在美国,据CDC统计,男同性恋者是爱滋病的最高发病者,占75%。洛杉矶男女同性恋中心 (Los Angeles Gay and Lesbian Center)承认HIV/AIDS 是一种“同性恋病” (Gay disease) 。

同性恋者还是一些其他恶性疾病的高发人群

同性恋者易感染爱滋病,感染爱滋病后因免疫力降低,又更易感染其他传染病。性病和其他传染病的发生率也是不成比例地高,且还在继续增加。

CDC在2015年的报告就曾指出,在所有早期梅毒的病例中,60%以上是男同性/双性恋者,比异性恋的男性高106倍,女性高168倍。

肝炎和结核病也是男同性恋者的多发病。男同性恋者得B型肝炎为普通人羣的5–6倍, C型肝炎为2倍。在与爱滋病有关的死亡者中,三分之一有结核病。

恶性肿瘤:由于爱滋病会引起细胞免疫功能缺陷,不但易致严重感染,还容易发生恶性肿瘤,男同性恋者更容易患肛门癌和口腔癌。根据2007年2月的一份研究报告,男同性恋者得肛门癌的机会甚至要比其余人口多90倍。

精神方面的影响:一个荷兰的研究报告指出,同性和双性恋者都有高发病率的各种精神异常,例如重度忧郁症、双相性精神障碍、焦虑症、恐慌症、强迫症以及自杀意念和尝试自杀等。

缩短寿命:同性恋者得了爱滋病,使免疫力降低,加上不良的生活和性生活习性,更易得各种传染病、代谢病和癌症疾病,以致寿命缩短更多。

根据国际流行病学杂志在 1997年的一份研究报告,男同性恋者缩短的寿命是吸烟者的2倍, 可缩短8–20年。

影响同性恋健康的原因

同性恋容易得爱滋病的原因主要为滥交、肛交(即肛门性交,主要指男与男性行为MSM)、变态的性行为和毒品注射。

滥交:同性伴侣声称,他们之间有真爱,但事实上,同性恋者比动物有更多的性伴侣。在对旧金山同性恋的一个报告中,仅24%声称在过去一年中恪守一夫一“妻”制,甚至有一个傍晚就与48个同性伴侣有MSM的报告(注2)。众多研究都显示,典型的男同性恋者都有数百个性伴侣(注3)。女同性恋者同样有较多的性伴侣。

肛交:根据2012年美国性行为与健康调查(NSSHB)指出,大于65%的男同性恋者和大于83%的男双性恋者在一生中曾从事过肛交(注4)。

肛门是专为排出粪便而设计,不是生殖器官。物非所用,必然会产生弊端,容易引起黏膜、血管和肌肉等损伤,导致细菌或病毒入侵,引起感染、痔疮和大便失禁等。因此,男同性恋者成为HIV/AIDS的高发病者。即使应用了保险套,也非100%安全,更无法避免肛门直肠的损伤。

圣经说: “男人……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 (《罗》1: 27)

变态的性行为:同性恋者不但有滥交和MSM,还有一些常人无法想像的不正常性行为。权威医学杂志《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曾根据同性恋者的“性日记” 报告,他们平均每人每年有将近100个性伴侣, 与72人有MSM,与106个不同男性口交。

另一个报告研究了655个旧金山的同性恋者在调查前一个月内的性行为。他们中仅24% 声称在过去一年中只有一个性伴侣。即使在这 24%人的性活动中, 也包括身体的排泄物(注6)。而咽下人体排泄物是粪便嗜好症(coprophilia) ,属于性欲倒错 (Paraphilias) 的精神疾病(注7,8)。口腔和肛门接触甚至吞咽秽物也容易得各种传染病。

性虐待狂(Sadism施虐癖):同性恋者会对其现有或前任性伴侣施虐,例如以鞭打、捆绑、羞辱、强迫性行为、甚至切割皮肤造成出血等方式来获得性兴奋或快感,但也造成别人身体和心理方面的伤害。这些行为属于一种性欲倒错。据同性恋医学协会报道,多达 37% 的同性恋者曾有过从轻微到致命的某些类型的性虐待(注9)。

毒品注射、酗酒和吸烟:同性恋者有较高比例的毒品注射、酗酒和吸烟,甚至成瘾,不但容易得爱滋病,还增加了患心、肝、肺等疾病和癌的机率。

应该如何对待同性恋

医生治病,有治表与治本之分。如果只是舍本逐末,只想通过保险套、药物和疫苗来控制病情,是无法根治的。应该在尊重他们的基本权益的前提下,从治本着手,加强宣传同性恋的危害性,帮助他们改变滥交和不正常的性行为等有害的生活方式。爱滋病和性病都是由性接触传染,只要保持一男一女的婚姻关系,避免滥交和肛交,是完全可以防止的。

同性恋者声称,他们的性取向是先天性的,无法改变,也不应由他人加以干涉或治疗。但是,目前尚无科学依据能够证实同性恋是先天性的。美国儿科医师学院的Facts about Youth网站报导了全国同性恋研究与治疗协会(NARTH) 的意见,LGB学生并非生来如此,性取向也并非是固定不变的。

根据多家最新、最广泛和完善的科学研究发现,同性恋发展的主要因素是环境,而非遗传(注10)。考林斯(Francis Collins,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人类基因组研究计画的领导者)也认为,同性恋并未与DNA有紧密联系,仅仅靠遗传密码不能完全决定我们的命运(注11)。况且,不论是否是先天性的,只要有害于自己和/或他人,也应给予治疗或矫正。

基督教一贯主张要维持一男一女的正常婚姻关系,禁止淫乱和男与男性行为,还主张对罪人要将人与罪分别开来对待。对罪要恨恶,要避免;但对罪人要爱,要帮助,使之改正,脱离罪。对待同性恋也应采用相同原则,以爱心对待,帮助他们脱离这种有害的生活方式。

已经证明,恢复对异性吸引力的疗法是有效且无害的(注12)。事实也证明,已经有不少曾经是同性恋者,通过基督教的辅导,从同性捆绑中得到自由,甚至结婚生子。更有同性恋者以自身经历証明同性恋并非不可改变,他们在改变后还帮助了多位同性恋者脱离了这种害人害己的生活方式。

作者来自上海,定居洛杉矶,骨科医师,现已退休。

注:

1.  Facts about Youth, a project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

2. Hoffman, The gay World Male Homosexuality and the Social Creation of Evil, p. 50

3. Robert Seidenberg,Gay Behaviors vs. Public HealthThe American Spectator. June 29, 2006

4. Brian Dodge, et al. , Sexual Behaviors of U.S. Men by Self-Identified Sexual Orientation: Results. From the 2012 National Survey of Sexual Health and Behavior. J Sex Med. 2016, 13: 637

5. McKusick, et al.: “AIDS and Sexual Behavior Reported by Homosexual Men in San Francisco, ”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December 1985, 75: 493-496; quoted in “Homosexuality and Civil Rights, ” Tony Marco, 1992

6. “Paraphilias,”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ourth Edition, Text Revision, p. 576, Washington: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00

7. Karla Jay and Allen Young, The Gay Report: Lesbians and Gay Men Speak Out About Sexual Experiences and Lifestyles, pp. 554-555, New York: Summit Books,1979

8. Jay and Young, Gay and Lesbian Medical Association, MSM: Clinician’s Guide to Incorporating Sexual Risk Assessment in Routine Visits, pp. 554-555.

9. CDC及WHO,UNAIDS,NSSHB等的各项统计报告。

10.同注1。

11.同注1。

2 Comments

  1. Dao you have English version of 政客和媒体避谈的同性恋健康问题(鲍约瑟)2019.09.28? I need to show this article to my daughter because my daughter can not read Chinese. May daughter is a Christian but has wrong conception of Gay marriage. She thinks that society discrete the Gay marriag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