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神先爱我们”— 跨文化宣教心声(方怡)2019.10.26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19.10.26

方怡

神啊,你的心意是什么?

当我站在金边住所八楼的阳台,放眼望去,高高低低的楼宇,鳞次栉比;大街小巷各类车辆,穿梭往来;车声、人声,还有如雨后春笋的建筑工地所发出的机器声浪,迎面冲来……我心里有种莫名的困惑:我怎么就来到一个前半生从没想过的城市里呢?而眼前的景象,和初来乍到时相比,又产生了多么大的变化呢!

丈夫和我生于二战后的婴儿潮,在相对太平的日子中,我们一步步走过人生的每一个阶段:恋爱,成家,立业,生儿养女,照顾父母。我以为我们就这样过完这一生,但神却对我们家庭另有一个计画。这位生命的雕琢大师,一个棱角一个棱角地敲打、削磨我们。在这过程中,神让我们看见,除了要为自己和家庭作人生规划,尽忠尽责,更要为神的国和神的义献上自己,圣灵引导我们逐步去认识、感受并体验神宣教的心意。

多年前,笔者参与“宣教心视野展望课程”时开始明白,我们的神是宣教的神,从创世之初,宣教已经是祂的心意和计划。然而,当我来到柬埔寨,才真的体会到这些。《约翰福音》3章16节,或许大部分基督徒都会背,但我是来到柬埔寨后,才深刻体会“神爱世人”这句经文真实的涵义。过去心中的“世人”是:我是其中一份子,所以神爱的对象是“我”;现在我意识到,“世人”除了有“我”,更有柬埔寨人和万国万民。

当我随短宣队初次踏足柬埔寨时,我曾很诚实地对主说:主啊,我知道祢爱这里的人,也要我爱他们,向他们传福音。但我不懂他们的语言,也不了解他们的文化、习惯和想法。我如何去爱?我怎样跟如此陌生的国家和人民连接呢?这是当年我向主发出的问题,直到几年后,我们成为长期宣教士,神才逐渐告诉我们问题的答案。

在前往柬埔寨之前,我一直参与向自己同胞传福音的服事。保罗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3)这句话是我参与中国福音事工的激励和动力。向自己的同胞传福音,是多么的天经地义,并且传讲信息没有语言、文化的障碍,效果显而易见。然而,令人费解的是,为什么到了快退休时,大元帅发出号令,要我们转换阵地,而服事对象竟是完全陌生、难以沟通的族群呢?

“主啊!我不再年轻,体力、精神、记忆力都渐渐衰退;这时候要去学习一种全新的语言,那有多难呀?福音的前线需要冲锋陷阵,我们不适合!”这是人很自然的反应,我们不喜欢舍易取难,舍近求远。去攻打最顽强的敌人,不是该派遣年轻又精锐的部队吗?怎么是我们呢?

但是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祂的呼召越来越清晰,2014年,我们只有顺服,踏上了飞往金边的飞机。我们觉得自己就像那酉初才入园的工人,内心感到亏欠和不配,深知需要补课之处太多,唯有求主怜悯,让我们能以勤补拙。

一直做事的神

这几年来,信实的神没有食言,“以马内利”是祂的名字,大使命最后一句的应许“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参《太》28:20),也完全实现。老实说,若没有主的应许,我早就想打退堂鼓,做逃兵,打包回老家了。“神同在”是每个宣教士的能力来源,其实也是每个基督徒的能力来源。为什么耶稣基督临升天之前作出这样确切的承诺?可见“耶稣基督的同在”是多么的重要和必要!一向我们都喜欢用“以马内利”作为一封信末尾的祝祷词,有时写惯了可能会忘了这是多么宝贵的应许和福分。

当我们在工场上服事时,神的临在尤为真切。身处与原居地生活条件有明显落差的环境中,缺乏许多过去习以为常的资源,还要面对方方面面的挑战。语言、文化就不用说了;气候的不同,饮食习惯,生活起居等都有巨大的落差。

比如,当地人的“时间观念”,让我们这些大半辈子生活在现代工业社会里的人,感到沮丧和无奈。约好的时间,可以拖延两三小时是司空见惯的;答应在一个月内完成的工作,有时等到半年后还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楼”。一项简单的作业,却要分开好几个步骤,好几个部门,结果旷日费时,让我们徒呼奈何。这时候,只有来到常与我们同在的耶稣面前,求主开解我们心中的郁闷,也开我们的心眼。

在工场上常被主提醒的是:要从主的眼光看人事物,而不是用自己的习惯与偏好, 要“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2:5)。难道我们的主把我们从一个讲求效率的工业国家,差往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国家,目的是去改变他们的生活节奏吗?还是去告诉他们,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救恩,宇宙独一的真神可以赐给他们永恒的生命?

耶稣基督以虚己卑微为榜样,宁愿成为奴仆,服事众人。保罗说,神拣选的是愚拙的,软弱的,卑贱的,无有的,叫人不能自夸,只能完全倚靠神。这就是我们在工场上切身体会到的,在一个令你感到无奈又无力的环境中,过去的经验和习惯都无从施展,我们只好放下自以为是的认知和人为的拼搏,将一切交托给主。当我们开始放手,我们顿时发现,原来神的手从没有停顿,神一直在做工,就是主耶稣在约翰福音中说的,“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5:17)

超过我们的所求所想

除了自我需要被对付,我们确实目睹了神的手所成就的奇妙神蹟。当我们刚抵达柬埔寨时,希望能通过语言教学打开传福音的门。我们着手设立免费中英文班,但学生招收不如预期效果,三三两两又程度不齐,如何开班?原来,金边的语言学校已近饱和。有人告诉我们,应该向外省村落发展,但谈何容易!农村资源有限,民风保守,进入农村难度更大,遑论在那里开办语言班。

可我们的神岂是这么容易被难倒吗?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我们的柬国同工通过脸书,和一位农村少女联系上,邀请我们到她村子里教孩子英文。对我们来说,这简直像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然而,神的作为还不止于此,今天,我们在那里不只有英文班,中文班,还有诗歌敬拜,儿童圣经故事班!神又赐给我们一片土地,准备在那里建造福音中心。

感谢这位超出我们所求所想,独行奇事的神!

还有,每次去到农村,总会见到那少女的母亲。我很想和她谈话,但碍于我的柬语实在太有限,只能尽量微笑,并拥抱她,偶尔买些油盐酱醋送给她。她也报以微笑,有一次,她请女儿翻译告诉我,我是她最好的朋友。当下,我突然想起多年前问主的问题,原来我可以跨越语言障碍,去爱他们,而且这样的感情是互动的。柬埔寨人民不再是维基百科里的一个名词,一个抽象的称呼,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我认得他们的名字,记得他们的面容,他们各有特色,有感情,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有灵魂。

神关切他们灵魂的终局,神先爱他们,因此要我们也去爱他们,把永生的盼望与他们分享。只要我们真实地踏出第一步,到了神差我们去的地方,伸出我们的双手,约翰说的“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一》4:19),就在活化在我们眼前了。

神清楚告诉我们:神爱世人!跨文化宣教原本就是祂的心意,祂爱的是世人,中间没有界限,没有偏好。基督的门徒回应大使命,不论是自己的同胞,或是万国万民,都是我们传福音作见证的对象。关键在于我们的大元帅,差派我们去哪里,我们就该去哪里。

我感谢神,让我有机会向自己的同胞还福音的债,到了人生末局,还可以向不同的族群分享神的爱。参与跨文化宣教就是进入了打破界限与偏见最好的学校。跨文化宣教也是经历从不可能到可能的实习场所,是靠神不靠己的训练基地。在工场上,我们发现,正因为跨文化宣教是不自然的,是艰难的,是辛苦的,一个自认为行的人,神无法用。只有自知不行,却有愿作的心,信靠的心,才是神可用的人。因为他知道不靠主,什么都做不到;唯有实践信靠顺服的人,才能看见神的手所作的工。

回顾教会历史,若没有愿意付出代价(很多时候是生命的代价),向与自己不同文化的族群传福音的宣教士,福音就不可能传到地极;若没有当年来到中国的西方宣教士,你我就没有听福音的机会,仍然活在罪恶之中。而跨文化宣教的意思,就是从圈外,跨越隔阂,把神爱世人,为人牺牲的好消息带入圈内。圈内的人,原不认识神,甚至与神为敌。必须由在外面已获得救恩的人,排除万难,进入圈内,生活在那里,与当地人认同,才能分享救恩。只要我们肯迈出第一步,进入异文化处境中,神就会帮助我们学习如何去爱。

微笑,人人都会,也是人人都懂的表情。真诚更是最强的武器,可以攻破人心中最顽强的防御工事。我们恳求神,让更多不分年龄、文化背景的基督门徒,在主回来前不多的时日里,愿意回应庄稼主的征召和差派,跨越文化,进入各个族群,去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愿主的美意成全!

作者于2014年随夫受加拿大国际关怀协会差派,前往柬埔寨宣教至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