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信仰指導下的基督徒工作觀(新民)2019.11.25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欄目2019.11.25

一年一度的感恩節,源自“五月花”號的倖存者對幫助他們的土著印第安人的感恩。2020年是“五月花”號登陸美國四百周年。當年那些先後來到新大陸的英國清教徒,開始“山上之城”的新社區生活。在基督信仰的支配下,清教徒有令人敬佩的工作態度:他們以聖經為指導原則,認為工作是上帝的呼召,人本著最後向上帝交賬的敬畏態度,將自己的工作盡力做到最好,以此來榮耀上帝。

許多年前,筆者在一個搬家去外州的弟兄家吃飯,席間另有他當地一個朋友作陪。記得當夜那位與我初次謀面的先生,語氣堅定地分享他的工作做法時說,如果工作可以在一個月內幹完,他就向老板說需要兩個月。我聽了相當不以為然,覺得那絕對不是基督徒的工作態度。那麼,聖經信仰指導下的基督徒工作觀到底如何?這是本文要探討的重點。

當我們打開舊約聖經《創世記》第3章,發現人類始祖墮落後,上帝對亞當說,“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創》3:17b-19)。對於這段經文,我們難免會解讀成,辛苦工作養家糊口和最後的肉身死亡都是來自上帝命定的咒詛。但這樣的解讀沒有看到上帝創造和救贖人類的基本心意。筆者根據自己的觀察思考和工作閱歷,從聖經教導出發,理出了若干工作原則。

一、工作是上帝榮耀的呼召,也是榮耀上帝的呼召。

上帝創造人類的心意,寫在《創世記》開篇第1章裡。三位一體的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創》1:26)由此可見,用權能的命令創造天地萬有和人類的上帝,把管理天地的工作責任賜給了人類。工作不僅是上帝的事,耶穌說,“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約》5:17),也是上帝形象和樣式的承載者人類無法推卸的天職和份內事,按照一本基督教名著的標題來說,乃是“一生的聖召”。

人類墮落之後,替上帝管理萬有的工作責任被人異化為養家糊口的苦差事。甚至出現了遊手好閑,好逸惡勞,怠工曠工,擅離職守等工作惡習。這些都不是蒙上帝所喜悅的工作態度。耶穌的救贖結果,讓基督徒重新調整自己的工作觀。新約聖經告訴我們:“你們作僕人的,要凡事聽從你們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總要存心誠實敬畏主。無論作什麼,都要從心裡做,像是給主作的,不是給人作的,因為你們知道從主那裡必得著基業為賞賜;你們所事奉的乃是主基督。”(《西》3:22-24)

如今地上的工作恐怕遠不止古時候的三百六十行,實在是應有盡有。有修橋築路蓋房聯網的基建,有衛星上天鉆頭入地的探索,有信息科技人工智能的突破,有新藥研發醫療保健的創新,有傳道授業解惑釋謎的育人,有衣食住行唱跳玩樂的服務,等等。不是所有的工作都是同樣榮耀上帝,裨益社稷的。甚至有許多還是不道德甚至是非法的。基督徒需要按照上帝賜予的恩賜,發現、發揮自己的興趣和特長,在工作的聖召中榮神益人。

當我們認識到工作的這一神聖特點,我們對待工作,就要像祭司在聖殿服事上帝一樣鄭重其事,敬畏有加,循規蹈矩,一絲不茍。每一天喜樂地去上下班,總是懷著做好工作的飽滿熱情。上下班路上,除了獨處禱告並唱詩歌敬拜讚美上帝,也可以思考工作上的一些事。筆者曾經因為在上下班路上默想,使一些問題得解,我不由自主地開聲感謝上帝賜下聰明智慧,喜樂莫名。上班期間,不能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那樣,指望工作時間快快流逝,要愛惜光陰,提高工作效率,爭取最大成績。因為我們在地上的工作,最終要接受上帝的檢驗。人生完結時的工作考績,究竟是屬於金銀寶石,還是草木禾稭的評分;是得到“又良善又忠心”的誇獎,還是“又懶又惡”的斥責,實在大有天壤之別。

二、工作錘煉我們的品格,磨成基督的樣式。

工作的場合,會遇見許多不同的同事。他們背景各異,稟賦不同,性格有別。相處不總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職場跟政壇類似,會有許多的拉幫結派和明爭暗鬥。基督徒是“光明之子”,不應該參與這種勾心鬥角。相反,基督徒以其光明磊落的言行舉止,“把生命的道表明出來”。

當出現同事為著某個項目付出的貢獻去邀功領賞,甚至工於心計踩著別人往上爬時,基督徒可以學習那種不愛虛榮,不爭功勞,心平如鏡的淡定,因為堅信上帝明察秋毫,知道人心深處所存的一切。

許多年前,有一次晉級討論,上級說好要提拔我。結果時候到了,名額有限,另有人被優先提拔。上級安慰我等下次機會,我說沒關係,不料嘴巴輕飄說完,發現內心卻也寧靜坦然,真心為那位同事高興,繼續與他精誠合作。有時在工作中,難免會發現同事們智商、情商有高有低。不斷發掘、拓展自己的才幹、硬本事和與人合作的軟能力,活到老,學到老,這些都值得基督徒鍥而不舍的長期努力。

筆者有完美主義者的軟肋,對自己和別人往往都要求嚴格。有時會因為苛求不得,而有微詞甚至發脾氣。這種不榮耀上帝、血氣裡的表現,雖然會隨著年歲增長而減少,但在人生旅程中打上的心靈烙印,回想起來依然會讓人扼腕嘆息,悔不當初。上帝雖然要求祂的兒女完全,“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因為上帝是完全的,但上帝深知我們肉身與心智的軟弱,體恤我們在罪與死中的掙扎,於是差遣耶穌基督來到世間,不僅成為我們的贖罪祭和救主,也成為我們生命之主,是我們人生的導師,效法的榜樣與標桿。耶穌基督體貼天父上帝的心意,“心裡柔和謙卑”,對人充滿同情和愛憐之心,待人有恩,且恩重如山。祂也邀請我們來負祂的扼,學祂的樣式。

基督徒在職場需要謹言慎行。我們的一舉一動,既可以成為榮神益人的美好見證,也可以絆倒人,羞辱神,攔阻人來到上帝面前。畢竟,我們跟初代使徒類似,“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4:9b)。這臺人生之戲,人人都是演員,也是觀眾,但最後算數的觀眾只有一位,就是上帝。按照基督教新經典名著《一生的聖召:追尋生命的意義與目標》作者葛尼斯的說法,上帝是獨一的觀眾(Audience of One)。

三、工作是基督徒宣教的必要手段。

基督教宣教的歷史源遠流長,因為上帝是宣教的上帝,祂的兒子耶穌基督正是祂差遣的、跨越時空來到人間的最偉大宣教士。職場也是宣教的工場之一,工作是宣教的必要手段。宣教不是口若懸河,誇誇其談,更多的時候是腳踏實地地愛人如己,切實幫助有各種實際生活需要的人。

基督教宣教的歷史,正是效法基督道成肉身的歷史。一代又一代的宣教士前仆後繼,遠涉重洋,來到蠻荒之地,建教堂、傳福音、設醫院、辦學校、開孤兒院養老院、從事和宣教緊密掛鉤的各種慈善事業。如今在現代企業的基督徒,具有帶職(或稱雙職)宣教士的身分。除了我們積極工作,與人為善,助人為樂的美好見證,我們也可以在不影響正常工作的場合,向人分享自己的信仰,邀請同事參加教會活動,認識主耶穌。

筆者工作近30年間,曾經有大半時間參與公司一禮拜一次午餐時間的中文查經班(有一段時間照顧不懂中文的一兩位朋友,改用英文)。在這個查經班,同事聚集一堂,藉助午餐休息時間,輪流帶領查經,分享上帝的聖言和自己的真情實感,形成一個良好的互動氣氛。特別是在公司一波接一波的裁員中,大家一起以禱告互擔重擔,共同走過。

有一天,當我們完成職場工作,要徹底退休,進入人生暮年,最後直面永恒,希望可以問心無愧地對上帝說,“主啊,你對我的榮耀呼召,就是你託付給我的一系列地上工作,我都盡力而為,至死忠心。如今我帶上你託付給我的工作,一起步入永恒,求主悅納。”

在新天新地裡,我們將與基督一同承受上帝賜予的基業,一同管理宇宙萬有,有永恒的工作等著我們去做。無論你是文學家、藝術家、音樂家、工程師、科學家、管理大師等等,你都可以繼續找到自己的用武之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