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罪人,我怕誰?(劉同蘇)2019.12.23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欄目2019.12.23

有一位後來成為著名作家的同鄉,在與他人的爭論時,曾經說過一句後來出名的話:我是流氓,我怕誰?這種也許是從北京街面上發展出來的爭論策略,十分有效。另一位後來也成了著名導演的同鄉,則把這種策略練成了自己的熟練套路。不止一位圈內的人感嘆過其套路的效力極端性:他上來就把自己放到最低處,以至於人們反倒無處可以攻擊他了。這種策略的有效在於它裡面隱藏著一個魔術,這個魔術偷偷地顛倒了爭論應當基於的約定俗成之前提,從而,反轉了其中的概念,使自己在被顛倒的前提之下立於不敗之地。

在普遍認定的前提之下,流氓是對正常社會行為規則的違背者,所以,一般的爭論者都極力否認自己與流氓等同,以否定而使自己符合約定俗成的正常前提。上述策略的效力在於不在從前提出發的推論上浪費功夫,偷偷地直接顛倒了推論由此而出的前提,由此,在偷換的前提之下,在正常情況裡面應當被否定的東西,反而完全站得住腳,進而是不可動搖的了。這種策略的隱藏公式如下:我是流氓;流氓也完全不用服從任何規則(不用怕任何東西);由此,流氓本身就是至上的判斷尺度;所以,在至上的流氓尺度之下,“我是流氓”的命題倒變的無懈可擊了。

在教會裡面,在行為與心理上也開始流行起同樣的策略,可以說是上述策略的翻版:我是罪人,我怕誰?

與上述的“流氓”公式類同,“罪人”公式也具有同樣的推理:我是罪人(非常理直氣壯);但罪人是不用懼怕任何規則的終極狀態;所以,我以罪的終極地位而無需改變了。

“我是罪人”的認定原本是悔改的前提,經過此公式反成為不用悔改的依據了。這一公式的扭曲來源於對一個更大前提(“恩典”公式)的概念偷換。“恩典”公式是:罪是對神生命樣式的虧缺;神因著愛依然把自己的生命樣式恩典給罪人;凡接納了神之生命樣式的人,自身的生命虧缺就被翻轉,即罪被改變(潔凈)而符合了神之生命樣式。

返回“罪人”公式:我是罪人;但罪人依然有恩典;所以,我是罪人,也不用怕誰。這種設定恰恰偷換了“恩典”公式裡面的基本概念的性質。在“恩典”公式裡面,恩典者是終極的,以自身的自在而能動地改變罪人,而罪人是被改變(即被拯救)的依從者。

“罪人”公式對“恩典”公式的概念偷換在於:把罪人置於終極的地位,成為能動的自在者,而恩典者反倒成為依從的被動者。其結論是:罪人無需改變,可以隨意犯罪,而恩典者必須追著罪人去實施恩典。認罪無需悔改,認罪本身就是榮耀(因為引領了恩典,即讓“恩典顯多”)。罪人在“恩典”公式裡面的否定性質(被改變者),在“罪人”公式裡面被偷換為肯定(無需改變),似乎恩典就是為了肯定罪人之罪的絕對地位。

“恩典”公式的本質是改變,就是恩典對罪人的重生。恩典臨到罪人,是改變罪人的前提;不臨到,怎麼改變呢?然而,恩典的臨到就是罪人生命的改變。恩典不是一個抽象的理論或者固態的實體,而是神的能動生命。恩典的臨在不是向著一個自在的罪人授予空洞的頭銜或者贈予凝固的禮物。恩典就是活生生的重生力量,是改變生命的能力。把恩典抽象化從而凝固化,就使得恩典失去了自在的能動性,而讓罪人處於無需改變的受貢者位置。

“恩典”公式的本質是因信稱義,是承認恩典的居上地位,順服恩典改變自身的自在能動力量,同時,也就是承認罪人需要被改變的依從地位,接受恩典對自身之罪的改變。

在“恩典”公式裡面,罪與恩典的的絕然對立是第一前提:恩典之所以是恩典就是神的生命,而罪就是對神之生命樣式的虧缺。第二前提是恩典者之愛的超越,自在和能動:神從終極的自在位置,以超越的愛臨在於自我的對立面——罪人;結論:恩典是神從終極位置出發,以愛的跨越臨到自己的對立面,使罪人得以返回與神同在的統一。恩典對罪人的臨在,必須以罪與恩典的絕然對立為條件,並且一定要認定在絕然對立裡面恩典者的終極地位(絕對居上地位)。兩者絕然對立;絕然對立中一者絕對居上;絕對居上者因愛而臨在於絕對對立的另一面;結論是什麼呢?不難推出。

神以收斂性的愛而謙卑居下地進入自己的對立面,恰恰為了在對立面裡面,彰顯自己改變罪人生命的至上能力。以謙卑的至微而回轉著彰顯自己的至上,是神之終極自在性的最高證明。神恰恰在自己對立面裡面,不僅僅以自我返回,而且能夠翻轉自己的對立面並攜帶著後者一同返回,這是神之終極的真正彰顯。若神進入自己的對立面,卻被罪人凝固在其罪裡面,那麼,這種所謂的“進入”就不是自身終極性的彰顯,反倒證明了罪的至上。溺愛無非是讓被絕對順從的兒子成為了實際上的爸爸。只接受而不改變的罪人實際上正企圖顛倒屬靈的父子關係。

“我是罪人”的理直氣壯,隱含著“反正我有恩典,你怎麼著吧”的潛臺詞。在這類說辭(類似的還有“神就是按照我的本相愛我”)裡面,恩典被用來拒絕恩典。神的恩典就是改變罪人的生命,有恩典者怎麼會不讓神改變其生命呢?恩典的悖論性是絕對不能容忍罪的至上者,卻因愛而謙卑地進入罪人來清除罪。如果取消了“至上者絕對不容忍罪”的絕對前提,則“至上者對罪人的絕對之愛”的絕對前提就立即變味,變質了“恩典”就可以用來拒絕恩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