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行者的崛起——一個虛構傳奇的完結篇(黃奕明)2019.01.06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9.01.06

黃奕明

終於結束了。

《星球大戰》(Star War,又譯為《星際大戰》,簡稱星戰),這個虛構的電影傳奇系列,前後歷時42年(1977-2019)。所謂的九部曲其實是三組三部曲:正傳三部曲(1977-1983),前傳三部曲(1999-2005),後傳三部曲(2015-2019)。對一個長篇小說迷來說,搞懂九部曲的來龍去脈是個精彩的過程。

我從小就喜歡讀一些小說和演義。比方說 ,讀了《薛仁貴征東》,一定要繼續讀《薛丁山征西》,然後再讀《羅通掃北》…… 直到長大後才知道,這些都是《說唐演義》的一部分。金庸小說更是一個瑰麗的傳奇世界:《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和《倚天屠龍記》是必讀的三部曲,而《天龍八部》是前傳,《笑傲江湖》是後傳。嚴格說來,只要提到武當、少林或丐幫的,都可以視為續集。當然,更別提華格納的音樂劇與北歐神話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了,我想這後來也影響了托爾金的《魔戒三部曲》,當然還有前傳《精靈寶鑽》與《哈比人傳奇》了。

同樣的,星戰迷在這42年間可沒閒著,他們跟著虛構的傳奇建構了一個更龐大的虛擬世界。不過星戰後傳三部曲並沒有全照着前面幾部戲的路線走,因為2014年4月25日,於2012年收購盧卡斯影業的迪士尼,宣布之前出版的所有星戰遊戲、小說及漫畫等衍生作品故事,均是傳說,而後由漫威(但非與漫威英雄世界為同宇宙)出版的作品才算為正史。[1]

為了看完結篇,我又花時間回去看了正傳三部曲,發現其實劇情很簡單,有著一般英雄故事的原型,如英雄救美、邪不勝正等等,內容大致上可以分成三條主線:

   1. 正邪原力的傳承

絕地與西斯之間的恩怨情仇,在天行者家族的三代身上不斷糾纏著。誰是最後一位天行者?是路克還是莉亞的兒子凱羅·?還是?師徒的傳承亦正亦邪,誰背叛了誰?誰又迷途知返?光明原力或是黑暗原力真的無法相容嗎?還是必須是一種平衡?

為了顧及新生代的觀眾,後傳三部曲也必須交待一些來龍去脈;只是,本來在前傳三部曲所鋪排的劇情,卻被不同的導演給弄得撲朔迷離。就好像是不同作家在接龍寫小說,不小心“賜死”了一位主角,但是下一位作者又讓他復活了!

其中,原力的強大簡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本來以為八部曲中路克天行者的分身術已經夠天馬行空了,哪知道跟九部曲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黑暗原力的能量,甚至可以操控一切,所以到了正邪對決的時刻,幾乎不堪一擊……如果故事結束在這裡,電影就可以改名叫《天行者的毀滅》了。

芮作為西斯大帝白卜庭的孫女,顛覆了八部曲中的設定:原力的選擇應是隨機的。凱羅之改邪歸正,重新回歸為索羅,則像是諜戰片才有的懸疑劇情!最終,以所謂千代絕地武士的原力與同在,來逆轉結局使邪不勝正,其實是個廉價的敗筆,並再次顛覆了前幾集的原力平衡法則——原來擁有最高原力者就可以統治宇宙,無論是光明原力或是黑暗原力。

顯然虛構的傳奇,常無法自圓其說。相比星戰,兩千多年前耶穌的降世卻是真實的:他不但是亞伯拉罕的後裔, 而且“按肉體說,是從大衛後裔生的;按聖善的靈說,因從死裡復活,以大能顯明是神的兒子。”(《羅》1:3-4)在祂身上並沒有光明原力或黑暗原力的糾結,而宇宙也並不是由善惡二元對立的元素所共同支配的。

耶穌救贖工作的實踐,是“兒女既同有血肉之體,他也照樣親自成了血肉之體,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2:14-15)十字架就是得勝的記號,因為祂治死了死,不但自己從死裡復活,也讓所有信祂的人得著復活的盼望!

   2. 絕對權力的鬥爭

電影中,銀河共和國、銀河帝國、新共和國、銀河帝國與義軍同盟之間的鬥爭不斷。絕對的權力帶來的僅是絕對的腐敗嗎?義軍同盟要如何反敗為勝呢?對絕對權力的渴望是否是黑暗原力的誘餌?

九部曲的劇情證實了我的猜想,西斯大帝白卜庭甚至要殺死自己,就可以成為西斯女王白卜庭,而這也是她內心的最大恐懼——她自己。透過原力,她甚至可以預見自己落入黑暗原力後,充滿了憤怒的樣子。

終極軍團的出現,似乎是邪惡帝國的復辟,凱羅用黑暗原力領導,軍官們個個敢怒不敢言。但是,西斯大帝的權力慾望更可怕,他要的是完全的宰制。甚至連凱羅的原力聯結,都是他所設下的圈套;他並使出吸星大法,將凱羅兩人的原力據為己用。若不是因為千代絕地武士的原力與同在,絕無逆轉勝的可能。

對芮而言,幸好有路克與莉亞的激勵,她可以拒絕權力之誘惑;而最終莉亞的死,也喚醒了凱羅的良知。

這讓我想到,耶穌在曠野受到魔鬼的最後一個試探,就是權力:“魔鬼又帶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將世上的萬國與萬國的榮華都指給他看,對他說: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這一切都賜給你。耶穌說:撒但,退去吧!因為經上記著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太》4:8-10)

什麼是絕對權力呢?並不是轄制一切,而是使一切得自由。拜鬼所得到的權力,最後必要與他一起滅亡。敬拜真神並不是為要得到權力,而是承認祂的絕對主權。正如耶穌:

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將他升為至高,又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腓》2:6-9)

耶穌的虛己與順服,就是墮落的人類能夠反敗為勝的原因。

   3. 俠義精神的顯彰

索羅為代表的遊俠型人物,與所彰顯的俠義精神,似乎不會泯滅,甚至包括了風暴士兵(帝國衝鋒隊)。後傳三部曲中的眾多配角,也都呼應了俠義精神,連機器人都不例外。

其實整個星戰系列都在歌頌俠義精神。

首先是友情。正傳三部曲的三人行:索羅、路克莉亞,也包括了楚霸客(Chewbacca)、甚至機器人C-3PO與R2-D2。到了後傳三部曲,就成了新的三人行:(Poe)、芬恩(Finn)與,當然少不了機器人BB-8。他們之間互相為對方犧牲的深厚情誼,成了最重要的感情主線。

其次是愛情,有點若隱若現,點到為止。最後,是反抗軍的寧死不屈:明明知道是以卵擊石,但是為了反抗極權,不自由,毋寧死!

但人世中,最能彰顯俠義精神的,還是耶穌基督:“因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為罪人死。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惟有基督在我們還做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5:6-8)

中國的行俠仗義,最多不過是為朋友兩肋插刀,但只有耶穌基督肯作我們的代罪羔羊。耶穌基督的死與復活,帶給人類真正的自由;祂同時彰顯了神的公義與慈愛。

一個虛構傳奇的完結篇

今天的世代,最大的悲劇就是真假難分,過多的假新聞充斥,就讓人無法得知真相。

一個虛構的傳奇,成了吸引千萬粉絲的“絕地教”,而真實的信仰卻乏人問津。誰是最後的絕地武士?崛起的天行者又是誰?九部曲的答案並不能讓人人滿意:難道真的人人都可以是天行者?或是只要繼承了天行者精神就好?

手中的黃色光劍,代表了絕地與西斯時代的完結。塔圖因星球上的兩個落日,一方面向四部曲致敬,因為這是路克天行者的故鄉,一方面也宣告新世代的來臨。

基督信仰的傳承,與虛構傳奇最大的不同就是,完結篇不是無窮的想像,而是已經寫好的劇本。人類的逆轉勝已經在十字架上發生了,新天新地的來臨只是遲早的問題,而我們是獲勝的一方。

新世代的傳道者,必須傳頌的仍是古舊的故事,雖然說故事的技巧可以與時俱進。聖經的宏大敘事,依然是所有虛構傳奇敘事的原型,就像一首聖誕詩歌所傳唱的:

宏愛上主,至大恩典,

普賜信仰的人,
何等莊嚴,何等安靜!

肉耳不能聽聞。
世界正惡貫滿盈,

救主悄然降生,
虔誠謙恭打開心門,

救主必定降臨。

    救世主已經來過了,祂還要再來,這才是真正的完結篇!


[1] 星際大戰年表: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8%9F%E7%90%83%E5%A4%A7%E6%88%98%E5%B9%B4%E8%A1%A8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