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婚姻,漫漫長路(那小溪)2020.01.11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1.11

那小溪

我成了自己曾鄙視的“離婚人士”

我生長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一路走來雖然經歷了些小波折,但總體還算順利:讀書,結婚,最終拿到博士學位。

2003年,我在美國信主了。很多人都告訴我:“信主第一年是和神的蜜月年,你的禱告神都會垂聽的。”帶著這種期盼,我開始了人生的新旅程。可是萬萬沒想到,剛決志信主3個月,還沒有受洗,卻收到在國內的丈夫提出的離婚起訴。要知道,幾個月前,他來美探親,我們還是他人眼中相親相愛的一對呢!

對於丈夫的離婚起訴,我無法理解和接受,但是由於對方的一再堅持,我雖人在美國,也不得不接受國內法院的判決書。就這樣,我成為我心裡曾鄙視的“離婚人士”。

之後,我很快就受洗了。雖然婚姻破裂,但我依然希望能和前夫破鏡重圓(當然也有希望自己的“污點”清除的私心)。特別是讀到《海外校園》上登載的一篇文章,寫的是一對年輕夫婦在未認識神之時離婚,後來兩人分別信主,在一個查經班偶然相遇,再次重新結合的故事。這篇文章讓我彷佛看到了希望,開始不斷為前夫的得救禱告,期望婚姻復合。

但事與願違,從朋友那裡知道前夫很快就結婚。這個消息徹底打垮了我——我曾經是何等驕傲的人,現在卻成了被他人背叛、離棄的人。我不斷問神,為什麼讓我承受這些,信主後該有的祝福,我怎麼沒領受到?難道你要用這樣的方式破碎我,讓我謙卑下來嗎?這也太不公平了吧……

神對我的回應只有三個字——“我愛你!”

不是一張白紙,而是一張黑紙

就這樣,一個曾經內心無比驕傲的人,變成了內心深藏著一種無望、羞恥感的人。由於我一直一個人在國外,所以周圍人都以為我是單身。在教會裡,離婚多少顯得有些不光彩,每當大家用一種特別的語氣談論離婚的姐妹或弟兄時,我都感受到一種壓力。

我曾自認為我是一個很好的人,我的人生如一張白紙,乾乾凈凈。只有離婚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點,且這污點是因著他人的罪,使我不得不承受。

直到有一天,神讓我看到,祂愛我是照著我的本相,而不是我真的是個好人。我的人生不是一張白紙,反倒如一張黑紙,裡頭呈現的是一個全然敗壞的生命。黑紙上,也許零星有一些白點,那是因著神的恩典。祂對我的愛是無條件的,在我還抵擋祂的時候,祂就為我死,讓我可以藉著祂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救恩,成為天父的女兒。

感謝主,主的寶血全然塗抹我,我在主裡已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一切都是新的。(參《林後》5:17)那重重的、壓制我的羞恥感並不是從神來的,而是撒旦的謊言,因為神已經赦免了我的一切罪,“東離西有多遠,祂叫我們的過犯離我們也有多遠。”(《詩》103:12)

為什麼離婚會發生在我身上

信主很多年後,我曾和牧師討論,為什麼神會允許離婚這件事發生在我身上,特別是當時我剛信主。牧師沒有告訴我為什麼,但他卻說,現在婚姻破裂越來越普遍,教會裡也出現越來越多的離婚姊妹,也許有一天,你可以幫助那些和你有同樣經歷的人。當時的我,聽了心裡很不以為然,心想這種壞事怎麼可以幫助他人,我提都不想提。

但在這過去的十多年間,我開始明白“萬事互相效力,讓愛神的人得益處”這節經文的意思。神讓我有機會陪伴一些經歷婚姻失敗的姐妹,因著有相似的經歷,我更能感受她們的痛苦與掙扎,也更能從內心發出對她們的憐憫、愛和扶持。

重新期盼,安坐等候

大多數人都有對婚姻的渴慕。我雖然經歷了婚姻的破碎,但依然有著對新生活的期盼。以前,我決定的婚姻,是完全靠著自己的頭腦和感覺。相同的家世、同學多年、彼此了解、共同的愛好,對方對自己的傾心,我曾以為這樣的婚姻,是十足完美的婚姻。結局卻是分崩離析。

信主後,對神所設立的婚姻有了更多的認識,我期盼著可以與一位敬虔、愛主的弟兄組成一個合神心意的家庭,一同服事神,榮耀神的名。因此,這次我對神說,我不自己找,求你為我成就屬你的婚姻。神對我的回應是:“你要安坐等候。”

有了神的回應,我開始了安坐等候的單身之旅。很多人都說,“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開門,神是聽禱告的神”,原以為很快就能看到禱告變成現實。但這個等候的旅程卻長得超出我的想象。

說實話,如果看環境,大多時候,我都看不到希望。因為無論是在美國或國內,教會裡很少有單身弟兄,單身姐妹卻是一大群。但是我知道我們的神掌管萬有,祂是大能的神,在祂沒有難成之事。因為有這種信心,我與一位姊妹分享:“我們不用看教會裡有多少單身弟兄,我們需要的只是一位弟兄,一位神為我們預備的弟兄。我相信那人若是遠在非洲,神也會讓我們相識的。”話說得很響亮,但是後來我才知,我的信心實際很小。

40歲的掙扎

當我即將邁入40歲,內心產生了強烈的掙扎、軟弱和動搖:神真的還會帶我進入婚姻嗎?都等了這麼多年了,連影子都沒有啊!

“凡勞苦擔重擔的都到我這裡來,我的擔子是輕省的,軛是容易負的”。在軟弱中,神是我隨時的避難所和幫助。我不斷地祈求神的憐憫和幫助。曾經,我自以為有的信心很多還是建立在對自己的自信上。而現在,神讓我看到我生命的本相。我所倚靠的是什麼呢?自己的容貌、年齡、我擁有的任何東西?顯然都不是。神是我的磐石,我的山寨,我生命的根基應該完全紮根在祂的身上,而不是有任何保留。當我被神“敲”後,我更新我的心願,再次完全將自己的婚姻交在神的手中,求神帶領。

期間,我也問神,如果你希望我單身,我也願意全然接受。於是我祈求神將我對婚姻的渴望挪走。這之後,我為婚姻的禱告便不如以前那麼積極了。

時間就這麼一年一年地過去了,有的親朋好友為我著急,建議我主動去找尋,不能這樣干等。但神仍舊提醒我,“你要安坐等候,等候我的必不至羞愧”。

但這十幾年裡,神並沒有讓我白白地“等”。既然等待,自然不能在無望中苦等,而要在盼望中欣喜地等待。在這個過程中,藉著我的日常讀經、禱告、教會敬拜、聽講……神讓我更加認識祂,醫治我內心受到的傷害,我的生命不斷被神更新。

記得一個牧師說,一個不能過好單身生活的人,也很難過好婚姻生活。單身,特別是大齡單身,生活不應該是單調的,苦悶的;單身雖有時會有孤單,但我們是屬主的,是天父的女兒,有神的愛環繞,單身生活依然可以活出主的榮光,活出天父所賜予的美好、喜樂、充滿盼望的生命。我時常走出去領略天父所創造的美麗世界,與親朋好友分享神的恩典,享受生活中各樣的美好,每一天懷著感恩、盼望、喜樂的心生活。

經歷病痛,生命更新

在這期間,我也有過對婚姻的徹底放棄。因為有一段時間,我生病了。教會弟兄姊妹、家人為我擔心,他們不再為我的婚姻禱告,而是為我神醫治我禱告;我也基本放棄了進入婚姻的希望。我心想,以前年輕、身體健康、容貌尚好還被人離棄,現在已到中年、身體又有病痛,怎麼可能有人愛我呢?

當我自棄時,聖靈提醒我,我怎麼可以這樣看待自己?覺得自己有資本值得被愛,就驕傲;現在覺得自己失去驕傲的資本,就自卑,難道這是來自神的眼光嗎?在神的光中,我全然接納自己。此時,對未來丈夫所持有的想法,我也全然放下了。我對神說,只要是你給的,我都願意接受。主啊,幫助我成為可以祝福我未來先生的人。就這樣,藉著等候,神不斷地塑造我,讓我的舊生命不斷死去,屬神的生命日益成長。

謙卑尋求

沒想到有一天,神用我怎麼也想不到的方式,帶領我遇見了祂為我預備的未來丈夫—-一個敬虔愛主,生命成熟的弟兄。

我還記得在遇見他的前一年,45歲生日那天,我置身在美麗的大堡礁,心裡有些惆悵,我對神說,若這是主的心意,讓我獨自一人過余生,我願意接受。

每一年的年底,我都會禱告,求神讓我知道,新的一年我生命需要長進的地方。這一年,我得到的答案是,祂要我學習“謙卑”。新年第二天,一個姐妹為我介紹了一個遠方的弟兄。若是在以前,我會很快回復:“謝謝,但我不認為這是神的心意(我認為在團契或教會一起服事中相互認識才是正路)。”但這次既然神讓我操練謙卑,好吧,我便放下自己,接受姊妹的好意介紹。

由於對方不是中國人(我一直覺得我未來的丈夫應該是中國人),每一次的郵件都要用英文,我心裡有些不情不願。但感謝主,我有一位屬靈同伴,我們每週禱告,之後我和對方的交往便成了我們的必禱事項。郵件往來間,雖然禱告中我心裡很平安,但我頭腦中仍有很多理由覺得和他不會有結果。因此很多次想放棄,特別是期間我還經歷住院手術。但神都提醒我要謙卑,凡事尋求祂的帶領,不能憑己意行事。

每一次的郵件往來,我都在禱告中完成。當我完全謙卑下來,神的工就顯現了。神特別預備機會,讓這位弟兄飛到我的牧師所在的城市。我請牧師與他面談,弟兄得到了牧師的認可。

“等候耶和華的必不至羞愧”,神是信實的。在我自己斷了指望的時候,祂帶我跨過紅海,進入祂為我預備的佳美之地。在我即將進入46歲的那一天,在神定的那一日,我邁步進入婚姻的殿堂。

給同樣在等待的你

回望過去這十幾年的等待,有掙扎,有疑惑,有淚水,但更多的卻是神恩典滿滿。感謝主讓我經歷生命的這一段,使我更認識祂,更明白、體會祂的慈愛、信實、大能和奇妙。

教會有許多大齡單身姐妹。每一次聽到姐妹們與我分享她們的掙扎、失望、痛苦、悲觀、渺茫時,我都彷佛看到曾經的我。寫下我這些年生命的點滴,希望能幫助那些在經歷婚姻破碎、或在等待婚姻的姊妹們。也許你們已經等待很久,也許有人比我等待的更長,但我希望,不管未來我們是否能進入婚姻,都要相信神的恩典夠用,祂對我們的愛超乎我們所思所想。

此外,婚姻只是人生的另一個旅程,一個生命依然需要不斷被神更新、更加認識神、與神同行的旅程。結婚也不意味著,“從此公主和王子就進入幸福。”盼望我們每一個姐妹,將目光從自己的難處和掙扎中,轉向那在十字架上創始成終的主:祂已得勝!我們靠著主就可以過一個得勝的人生,一個充滿喜樂、盼望和力量的人生,一個彰顯主榮耀的人生。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