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能做什么?——基督徒在公共事务中的角色三(David Smith )2020.01.27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1.27

作者:David Smith (伊州家庭研究会总干事)

翻译并整理:约瑟

有人问,除了投票,基督徒还有义务要做什么?

韦恩·格鲁德姆博士(译者注:Dr. Wayne Grudem,芝加哥三一神学院系统神学教授,保守派作家)提出了下面这个问题:

您认为从国家获得巨大利益却几乎不付出任何回报,在道义上是正确的吗?

《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们都明白,他们在签署这份文件的时候就犯下了叛国罪——反叛了英格兰国王,并且他们知道,如果被捕,他们签署的就是自己的死刑令。那会是一个巨大的牺牲。但有56人签署了这份文件。他们用下面的文字结束了《独立宣言》:

“……我们坚决信赖神的庇佑,以我们的生命、我们的财产和我们神圣的名誉,彼此宣誓。”

最后他们当中,53人死于破产,他们为自己的立场、自由付出了代价。

1863年的葛底斯堡战役是在南北战争中最大的一场战役,6600名士兵阵亡,29000多人受伤。战争结束后,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总统来到硝烟散去的战场,发表了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Gettysburg Address)。演说是这样结尾的:

“……我们活着的人,应该献身于那些曾在此作战的人们所英勇推动而尚未完成的工作。我们应该在此献身于我们面前所留存的伟大工作。由于他们的光荣牺牲,我们要更坚定地致力于他们曾作最后全部贡献的那个事业,我们在此立志宣誓,不能让他们白白死去,要使这个国家在神的庇佑之下,得到新生的自由——要使那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不致从地球上消失。

为了保护和维护这个国家,许多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我们这些生活在这个国家中获得如此巨大利益的人,除了投票之外,没有义务做更多的事情吗?——绝对有!

神赋予了我们参与文化的责任,我们需要做的,不仅仅是每年或每两年投一次票。

那么,我们应当如何参与呢?

1. 祷告

我胸前别著一个徽章——“祷告停止堕胎”,这是40天祷告链的一部分。一批敬虔的基督徒大概10年前开始了这项事工。我们来到堕胎机构Planned Parenthood门外默祷。每天每个时段都有人在那里安静祷告,每40天循环一次,我们看见神迹一个接一个地发生。

有人说我只需要呆在家里祷告就行了,不需要去那里。今年年初电影《Unplanned》公映,影片讲的是堕胎机构Planned Parenthood原主任艾比·约翰逊(Abby Johnson)的真实故事。她在那个机构工作了很多年,当她真实地看到堕胎的血腥残忍时,彻底改变了立场。她现在是支持生命运动的勇士,在全国到处巡回演讲。她见证说:当她在德州的堕胎机构门外有人祷告时,高达75%的预约堕胎孕妇会不出现。想想看,很多孕妇实际上是不愿意堕胎的,是有人迫使她们去堕胎。有的孕妇在开车去诊所的路上还在祷告:“神啊!给我一个显明你旨意的记号吧!”当接近诊所时,看见了转角上祷告的人,她就知道神给了她一个记号。

《提摩太前书》2章1-2节说:“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的度日。”

我们需要为各级政府官员–从首都华盛顿的官员,到郡委会委员、到镇委会理事们–恒切祷告。

2. 我们必须投票

我们要用投票来支持圣经的价值观,用选票告知候选人合乎圣经的价值取向。投票要以《出埃及记》18章21节为指导:

“……并要从百姓中拣选有才能的人,就是敬畏神,诚实无妄,恨不义之财的人,派他们作千夫长,百夫长,五十夫长,十夫长,管理百姓。”

诺亚·韦伯斯特(译者注:Noah Webster,1758–1843,韦氏大词典编撰人)说:“如果合众国政府未能确保公共繁荣与幸福,那一定是因为公民们忽视了神圣的命令,而选举了坏人来制定和执行法律。”

丹尼尔·韦伯斯特(译者注:Daniel Webster,1782 -1952,美国最伟大的五名参议员之一)说:“要以实际行动教育孩子们这样一个真理:行使选举权是一项人类自然本能应当履行的庄严社会责任;我们不可忽视自己的选票;每个选民既是他人的受托人,也是他自己的受托人。他所支持的每一项措施政策,对他人的利益以及他本人的利益都具有重要影响。” 这也体现了“爱人如己”的原则。

3. 参加政党

居民委员会委员(Precinct Committeeman)是一个大概可以代表6个街区选民的最基层的职位,你只要到选举办公室领一张表格,找到10个公民签名就可以上选票,这应该是最容易当选的公职了。在这个职位上,你可以向你住宅区的选民写信推荐你所在地区的敬虔的候选人;也可以搭一个平台,让各位参选人向选民表达自己的主张;你还可以见证邻居对参选人的支持。

我们还可以竞选以下公职或定期参加会议:图书馆或学校董事会,村政府、市政府或乡镇的理事(Trustee),郡委会委员(County Board Member),州众议员或参议员,州宪法办公室,国会议员,美国总统。

约翰·亚当斯(美国开国元勋,第二任总统)在给儿子约翰·昆西·亚当斯(第六任美国总统)的一封信里这样说:“我儿,公共事务终究必须由某人来做……如果智者拒绝,愚者就会去做;如果诚实者拒绝,说谎者就会去做。”

想想看,我们现在有太多没有智慧、不诚实的人被选出来担任官员。这是因为好人放弃了,他们忙于干别的事。要知道约翰·亚当斯是超级大忙人,他本业是律师,常常要旅行,那时候从费城到另一个城市就要花上一整天,但他依然在公共事务和政治中投入了大量时间。

4. 担任志愿者,帮助宣传敬虔的候选人和议题

我们可以安插草地竞选广告牌,拨打电话,分发宣传材料,与候选人一起挨家挨户拜访选民,在家中举办候选人与选民见面会,帮助筹集资金和/或捐款,参加集会和游行,使用社交媒体进行圣经和支持家庭的信息传递,在汽车上贴上保险杠宣传贴纸,帮助支持生命(Pro-Life)/支持家庭(Pro-Family)的团体。

常常有人说:“你不该在公开场合谈论宗教和政治。”

乔治·华盛顿说:“超越自己应该是每个美国人的最高境界。牢记自己的举止不仅会影响他自己、国家和后代,而且他们决策的影响力可以延申波及世界,并影响到未来世界政治格局的安危。”

哪怕是在公民对政府影响力微弱的君主制国家或独裁国家,基督徒仍然有责任成为盐和光。然而美国不仅是一个建立在基督教原则基础上,而且还是建立在被统治者授权基础上的国家,我们实在是非常蒙福!“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有作为公民和基督徒的责任来参与文化和政府。

让我分享美国历史上的一个真实故事:

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约翰·穆伦伯格(John Muhlenberg)牧师带领其教会的许多成员参战。他的弟弟弗雷德里克·穆伦贝格(Frederick Muhlenberg)也是牧师,他批评约翰,说他不应该参与其中。约翰给弗雷德里克回信:“……您责备我不该参与其中。我不应该,因为我是神职人员。我是神职人员,这是真的。但我也是社会成员,最贫穷的局外人。对我来说,自由对于我的重要性,就像自由对任何人的重要性一样。当大地上最美好的鲜血四处飞溅时,我应该静静地坐在家里自得其乐吗?这有违天命!。您认为,如果美国被征服,我会安全吗?根本不是。……我的国家要求我进行抵抗,其原因是公正而崇高的。 ……我坚信这样做是我的责任,这是我对我的神和我的国家应负的责任。”

1777年,英国入侵纽约市,他们亵渎并占领了弟弟弗雷德里克的教堂。可以猜到,弗雷德里克很快改变了主意。他也参与其中,他参与的如此之多,以至于他成为了美国大陆会议的成员,然后他担任了宾夕法尼亚众议院议员,并且成了美国众议院的第一任议长。

兄弟姐妹们,我们不必等到废墟堆在眼前。

我们有许多关于神的子民对政府施加重大影响的例子,并且“我们人民”可以影响文化,作耶稣基督的光,我们不应该坐视无神论者和人本主义者执行邪恶的政策,这些政策会伤害、破坏和摧毁生命、关系、家庭和社区,否认神赋予我们权力的原则。

我们必须认识到,由于我们的沉默和缺席,美国政府和各州政府已经变得不敬虔和腐败,以至于它不再惩罚邪恶和奖励善良,而开始奖励邪恶和惩罚善良了!

求神赦免我们!

我想对读者们挑战:如果耶稣基督是您的救主,如果耶稣基督是您的王,那么您必须认识到,您的生活中没有任何一个方面不受祂的管辖!无论是私人性的还是公共性的。

 “神啊,愿你崇高,过于诸天。愿你的荣耀,高过全地!” (《诗》57:5)

神神神

弟兄姐妹们,这一切都是关于神的荣耀。

现在该是基督徒认真对待参与这种文化的时候了。不是为了政治权力,不是为了经济利益,当然更不是为了世俗的赞美,而是为了耶和华的荣耀!让我们为教会的兴起祷告吧!

(本文为《基督徒在公共事务中的角色》第三部分,全文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