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软弱必死的人(杜磊)2020.01.30

杜磊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牧者恩言专栏2020.01.30

经文: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他。(《创》4:25-26)

亚当夏娃离开伊甸园后,他们没有神的陪伴,生活也许过得孤独而艰难,他们可能常常回忆伊甸园的光景,想起神同在时的快乐。当他们的孩子亚伯被其兄长该隐杀掉后,他们更是痛苦悲伤。

这悲伤在夏娃生下塞特时才有点缓解。圣经上记载:亚当又与妻子同房,他就生一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说:“神另给我立了一个儿子代替亚伯,因为该隐杀了他。”

“立了”儿子,该动词来源于种籽,原指撒种季节、种籽被撒下,用在人身上,指后代、儿子出生。也特指上帝能保证某些植物和树木,按照神定规的季节,结果丰收、果实累累。圣经中指出,如果以色列人按神的律法、典章行,丰收季节收获接连不断(参《申》26:5)。此外,这个动词还有一层意思,上帝造田间种籽,还有一个目的是令植物树木能自我生存,产生种籽。       

塞特的出生取代了亚伯,他的出生是上帝的指派。这指派包含两层意思。第一,指派是一种指定,是无法推诿的命定,如同宣教传道者的差派和按立,他们被赋于责任完成天国使命。第二,指派唯独赖于上帝的权柄。塞特的命定任务是成为公义苗裔。

塞特敬畏神,他在地上活了912岁,他在90岁时喜得贵子:以挪士。结婚生子在圣经看来,并非是个人的私事,相反地,圣经直接了当地记载人结婚生子(这事很重要,甚至是为接下来的灵性复兴预备):“塞特也生了一个儿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

读到这经文时,悲哀和喜乐常一同在我心里涌出。我悲哀的是,在此之前,该隐生养众多,却很少有人祷告、敬拜神,他们似乎忘记了神,灵性陷入茫茫的黑夜中;喜乐的是,神兴起了塞特,而且神给塞特一颗敬畏神的心,塞特带领下一代,就是以挪士开始重新恢复对神的敬拜;以挪士恢复作为人的最重要责任:他们开始谦卑地向神呼求,开始敬拜献祭的生活,走出灵性的迷茫困惑。         

笔者想,因着塞特的敬畏和谦卑,神预备了新一代的信心。以挪士的名字意为“软弱必死的人”,人们听到这名字,也许会马上讥讽嘲笑,其实这个名字恰好反应生命的可怜和短暂。笔者想到鲁迅小说写到一段为新生儿喝彩的故事:

我告诉你一件事——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人都喜欢恭维拍马,但那位说孩子将死的宾客,其实说的最为真实。确实,“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以挪士作为一个软弱必死的人,他带领人们回到生命的真相:我们生来,就应该是求告耶和华的名。

祷告:神啊,你使用塞特的生命来取代亚伯的牺牲,我们又从塞特之子以挪士身上,看到你使以挪士带领那时的人们有灵性的复苏,这都是你奇妙无比的安排。你的旨意就是让我们人世世代代都来敬畏你,跟随你,感谢你的恩典!如此祷告奉耶稣之名求,阿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