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軟弱必死的人(杜磊)2020.01.30

杜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0.01.30

經文:神另給我立了一個兒子代替亞伯,因為該隱殺了他。(《創》4:25-26)

亞當夏娃離開伊甸園後,他們沒有神的陪伴,生活也許過得孤獨而艱難,他們可能常常回憶伊甸園的光景,想起神同在時的快樂。當他們的孩子亞伯被其兄長該隱殺掉後,他們更是痛苦悲傷。

這悲傷在夏娃生下塞特時才有點緩解。聖經上記載:亞當又與妻子同房,他就生一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說:“神另給我立了一個兒子代替亞伯,因為該隱殺了他。”

“立了”兒子,該動詞來源於種籽,原指撒種季節、種籽被撒下,用在人身上,指後代、兒子出生。也特指上帝能保證某些植物和樹木,按照神定規的季節,結果豐收、果實纍纍。聖經中指出,如果以色列人按神的律法、典章行,豐收季節收穫接連不斷(參《申》26:5)。此外,這個動詞還有一層意思,上帝造田間種籽,還有一個目的是令植物樹木能自我生存,產生種籽。       

塞特的出生取代了亞伯,他的出生是上帝的指派。這指派包含兩層意思。第一,指派是一種指定,是無法推諉的命定,如同宣教傳道者的差派和按立,他們被賦於責任完成天國使命。第二,指派唯獨賴於上帝的權柄。塞特的命定任務是成為公義苗裔。

塞特敬畏神,他在地上活了912歲,他在90歲時喜得貴子:以挪士。結婚生子在聖經看來,並非是個人的私事,相反地,聖經直接了當地記載人結婚生子(這事很重要,甚至是為接下來的靈性復興預備):“塞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纔求告耶和華的名。”

讀到這經文時,悲哀和喜樂常一同在我心裡湧出。我悲哀的是,在此之前,該隱生養眾多,卻很少有人禱告、敬拜神,他們似乎忘記了神,靈性陷入茫茫的黑夜中;喜樂的是,神興起了塞特,而且神給塞特一顆敬畏神的心,塞特帶領下一代,就是以挪士開始重新恢復對神的敬拜;以挪士恢復作為人的最重要責任:他們開始謙卑地向神呼求,開始敬拜獻祭的生活,走出靈性的迷茫困惑。         

筆者想,因著塞特的敬畏和謙卑,神預備了新一代的信心。以挪士的名字意為“軟弱必死的人”,人們聽到這名字,也許會馬上譏諷嘲笑,其實這個名字恰好反應生命的可憐和短暫。筆者想到魯迅小說寫到一段為新生兒喝彩的故事:

我告訴你一件事——一家人家生了一個男孩,合家高興透頂了。滿月的時候,抱出來給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點好兆頭。一個說:這孩子將來要發財的。他於是得到一番感謝。一個說:這孩子將來要做官的。他於是收回幾句恭維。一個說:這孩子將來是要死的。他於是得到一頓大家合力的痛打。

人都喜歡恭維拍馬,但那位說孩子將死的賓客,其實說的最為真實。確實,“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以挪士作為一個軟弱必死的人,他帶領人們回到生命的真相:我們生來,就應該是求告耶和華的名。

禱告:神啊,你使用塞特的生命來取代亞伯的犧牲,我們又從塞特之子以挪士身上,看到你使以挪士帶領那時的人們有靈性的復甦,這都是你奇妙無比的安排。你的旨意就是讓我們人世世代代都來敬畏你,跟隨你,感謝你的恩典!如此禱告奉耶穌之名求,阿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