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求你医治这地(黄奕明)2020.02.1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2.10

黄奕明

经文:“身上有长大痲疯灾病的,他的衣服要撕裂,也要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灾病在他身上的日子,他便是不洁净;他既是不洁净,就要独居营外。”(《利》13:45-46)

自从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以来,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已经造成了全球的恐慌,除了隔离病患以外,越来越多国家甚至想要隔离中国。从撤侨的专机到禁航,戴着口罩的中国人,仿佛无声地喊著“不洁净了!不洁净了!”作为基督徒,该如何为武汉与这波全球的疫情祷告呢?如果我们身在武汉,与世隔绝,甚或作为被隔离的病患与医护人员,又当如何自处呢?

聆听主声

戴着口罩的意象,仿佛是教导我们沉默与聆听。我的教会在2020年开始,推动读经计划——每日与主同行,正好读到《利未记》,一方面惊讶于当时律法中洁净条例的先进,比如对于传染病大痲疯的控制,对数千年后的今日世界,还是很有启发性。另一方面,则感受到我们也需要戴上属灵的“口罩”,不去听信与传播谣言。

新型冠状病毒固然可怕,但是恶魔却散发另一种病毒,就是恐慌。疫情的发展,同时是对人性的试验,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武汉的自我封城与其他国家的禁航是两种心态,基督徒切莫染上恐慌与幸灾乐祸的病毒!让我们安静下来聆听主声,这是属灵的操练。自我隔离的时间,正是让神透过圣经向我们说话的机会,不要一直盯着手机上看新闻,或是被社群媒体兜著转,闭上眼睛,把心思意念转向神!

谦卑代祷

“有一个长大痲疯的来求耶稣,向祂跪下,说:“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耶稣动了慈心,就伸手摸他,说:“我肯,你洁净了吧!”大痲疯即时离开他,他就洁净了。(《可》1:40-42)

祷告是基督徒的特权,不是只为自己不要染病祷告,卡缪的《瘟疫》一书中写道,有一位潘尼洛神父指出瘟疫的降临,是为处罚不相信上帝的恶人而来,李尔医生显出反感,后来更以清白无罪的儿童也遭病魔摧残的事实驳斥。对李尔医生而言,他并不去思考瘟疫发生的原因,当下只能以医生身分尽心尽力地救人,即使他要面对的可能是一场永无止境的失败,“我们没有理由停止奋斗”,“我永远没能做到可以安心地看别人死”,他仅能如此回应着一切的未知。潘尼洛神父对李尔的质疑无力证明什么,只能以自身实践,全心相信神的旨意,在得到瘟疫之后拒绝医疗救治而死。作为基督徒,我们不能说每次瘟疫都是为惩罚不信神的恶人,但我们在每次瘟疫降临时,除了为疫情,也都应该为不信神的人悔改祷告。

代祷是求神医治这地,也求神让我们明白自己在瘟疫中的角色。耶稣动了慈心,就伸手摸长大痲疯的,说:“我肯,你洁净了吧!”疫情终会得到控制,灾病也会得到医治与洁净,但是人心中的病毒,更需要耶稣的洁净。我们应该求耶稣,向他跪下,说:“你若肯,必能叫我洁净了。”

下面是一首祷告的诗歌(注2):

1.若我子民真谦卑自己,谦卑自己祷告,

来寻求我面,谦卑自己,又悔改离弃恶行。

我要赦免他们,也垂听祷告;

医治他们的地,垂听祷告。

2. 主我们跪下来寻求你面,谦卑自己祷告;

来寻求你面,谦卑自己,悔改离弃恶行。

求你赦免我们,求赐恩怜悯;

医治我们的地,赐恩怜悯。

(副歌)

恳求父神,来医治这地;

恳求主,使我国家向你回转。

医治我们,垂听呼求医治我们,

赦免我们,求主医治这地。

祷告:主啊,求你光照我,看见自己的渺小与无助。在世人陷入恐慌的时候,似乎我们也没有办法免疫。但是求你使我安静下来,转向造我的恩主,求你洁净我,不仅仅是肉体上的灾病需要你的洁净与医治,也洁净我的内心,不至于感染或散播任何的恐慌与苦毒。主啊,我也要为武汉这个城市与全球疫情能得到控制代祷,求祢你赐下恩典给政府与医疗人员,赐力量给基督徒,在各地成为光与盐,成为安定的因素。恳求主,使我的国家向你回转,赦免我们,求主医治这地。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祈求,阿们!

注:

1、Rosa,认识卡谬及卡谬的《瘟疫》,痞客邦,Apr 13 Fri 2012.

2、Tom and Robin Brooks, HEAL OUR LAND,198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19LZWfMkm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