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裁員的工作

吳安迪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從寫《失業日記》(刊於《海外校園》65期),到現在快五年了。這五年中,我真是感慨萬千。

從心動到行動

       2003年底,微軟研究院自然語言部重組,裁員一半。我蒙神的憐憫,在公司的另一個部門找到了職位,飯碗總算保住了。

       我很快發現,新工作不是我喜歡的。但全家五口的生活,都離不開這份豐厚的收入,不喜歡也只好忍著。我第一次体會到了,什麼叫“為五斗米折腰”。過去那麼多年,我都是天天盼著上班,現在則是天天盼著下班。工作只是為了養家糊口,生活失去了目標。

       這時,一份意外的電子郵件,打破了我的百無聊賴——一位半年前在會議上只見過一面的朋友,在信中告訴我,他們在做聖經的翻譯工作,其中有一些計算機語言學問題,要向我請教。

        我覺得很好奇:中文聖經不是早就有了嗎,為什麼還要再譯?他解釋:現在我們所用的《和合本》是一個很好的譯本,但畢竟是近一個世紀前翻譯的。這一個世紀來, 現代漢語經歷了許多變化,很多當時的詞句,已不符合現在的語言習慣了。為了讓現在的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更容易理解神的話語,喜愛神的話語,我們迫切需 要一個新的譯本。

         當我告訴他,我是個基督徒,並且對聖經翻譯很感興趣後,我們的信件來往越來越頻繁。不久以後,這位弟兄和兩位同工到西雅 圖出差,我們見面了。我這才知道,他們多年來,以創辦公司的收入,在亞洲地區傳福音,成立了亞洲聖經協會。他們看到福音在中國大陸的復興,看到中國13億 人對神的話語的需要,就決心翻譯出一本更適合現代人的中文聖經。

        他們不但到各處邀請既懂原文、又懂中文的基督徒參與翻譯,更自己設計、製作了一套為聖經翻譯服務的電腦軟件。他們當場為我演示了這套軟件,我看了以後的感覺,只能用“心花怒放”來形容。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的聖經翻譯輔助軟 件!譯者可以用這套軟件,瞬間找到需要的所有資料。我也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嚴謹的翻譯程序,任何不符合原文,或與其它部分不一致的翻譯,會立刻發現。

         我覺得我的專長非常適合做聖經翻譯。我的心動了!

        他們看出我的激動,立即向我發出了邀請。我恨不得馬上接受,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然而另一個念頭,又很快地讓我冷靜了下來:翻譯聖經能養活一家五口嗎?我 們每個月的房貸,能付得起嗎?女兒上大學的錢從哪裡來?兩個兒子將來怎麼辦?留在微軟雖然不理想,但畢竟吃穿不愁,並且有一流的醫療保險。

         最後我決定,微軟這邊的工作不可輕舉妄動,不如“安全”起見,我為他們做義工好了。

         這義工一做,就一發不可收拾。我每天白天在公司上班時,就等著回家來上這第二個班。

        我的家人對我這“工作狂”非常包容、忍耐,妻子也任勞任怨。不過長此以往,畢竟不是個辦法,我的体力已接近極限,家人的愛心和耐心也不可過度支取。必須做一個決定了!

         我清楚地看到,我在微軟的工作,不是非我莫屬的,換個人也許比我做得更好,而翻譯這份工作,卻好像是神為我量身定做的。我以前學過的一切,從語言學到電腦,從寫作到聖經知識,幾乎樣樣用得上。在這件事上,神的旨意清清楚楚,就看我願不願意順服了。

          我開始行動,但還是想腳踏兩隻船。我想一半時間在微軟上班,一半時間服事神。這樣可保住微軟提供的醫療保險及其它福利。然而微軟的人事部門不同意,原因是我的另一份工作仍與電腦有關,與微軟有利益衝突。於是最後一條退路也堵死了。

         正在這時,亞洲聖經協會的王弟兄來到我家裡,與我分享了翻譯聖經中文標準版的異象,而且邀請我到亞洲幾個國家,與宣教士見面。

          宣教士們的獻身精神深深地打動了我,特別是老傳道人,向我發出了挑戰:“為13億中國人做點事吧!”是啊,這些宣教士能離開家鄉,在異國扎根,為了福音,學會了中文、緬甸文、蒙文、柬埔寨文等多國語言文字,我作為一個蒙愛的基督徒,還有什麼可推托的呢?

          感謝主,他不但讓我願意順服,也讓我們全家甘心順服。我的父母、我的妻子、我的孩子,都支持我的決定;與教會王保華長老的一次談話,更堅定了我的信心。我終於邁出了這一步。

         當我最後一次從微軟的辦公樓中走出來時,心中充滿了喜樂——一個新的旅程開始了!

從詞法到句法

         回頭看過去這四年半的工作,真不敢相信,神會讓我做這些以前想都沒想過的事情。我是如此的不配,而神的恩典是如此的豐富。

        翻譯聖經,首先要懂希伯來文和希臘文,而我對這兩門語言一竅不通。雖然我有專家可以請教,也可以用我們的工具迅速查詢原文資料,但仍覺隔靴搔癢。於是我下決 心學一點。我抱了一大堆學習希伯來文和希臘文的書回來。幾個月下來,雖然單詞沒記住幾個,但對這兩門語言的詞法和句法,有了較清楚的瞭解,與專家交談時, 也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了。

        在學習希伯來語的過程中,我對一千年前馬索拉學者在文本中加注的韻律符號(Masoretic accents 或cantillation marks),發生了興趣。仔細研究後發現,這是一個十分規律的標點符號系統,而且可以用計算機語言表達出來。舊約希伯來文是沒有標點符號的,猶太學者為 了避免無標點可能造成的歧義和誤讀,就加入了這些韻律符號。然而這些符號非常難讀,除了個別有造詣的希伯來文學者,其他人都望而生畏,以致於其信息不能充 分利用。

         我知道這些符號所代表的層次結構,是可以畫成樹形圖的。一旦有了樹形圖,其結構就會一目了然。但是直到現在,還沒有人把整本舊約聖經每一節的結構畫出來,因為工作量太大了。於是我決心用電腦,把這件手工無法完成的事做成。

         動手做的時候,真是心存畏懼:我算老幾?神為什麼要把這件前人從未做過的事交給我,這個才學了半年希伯來文的人呢?但想起耶穌召那些打魚的人做他的門徒,我的膽子就大多了。

         經過幾個月的奮戰,我終於編出了一套程序,全自動地把舊約聖經每一節的韻律結構畫了出來,為翻譯者在斷句、排除歧義,以及詩歌体的分行等方面,提供了一個工具。感謝神願意使用我這樣一個不配的器皿。

        做完韻律樹後,我的“野心”更大了。我注意到,現有的原文分析,都停留在詞義和詞法這個層次上,句法層次的系統分析幾乎沒有。計算語言學界為了研究自然語 言,創建了大量表述句子語法結構的“樹庫”(treebanks)。這“樹庫”,對《華爾街日報》和《新華社》報導這類時間性極強的文字,都進行了詳盡的 分析,卻沒有對永遠不變的神的話,仔細地分析過,這實在令人難以接受。我們不是要把最好的獻給神嗎?為什麼最好的技術沒有用在聖經上呢?

         就在這時,我有幸認識了西敏神學院(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希伯來學院的Kirk Lowery院長。原來他早就有和我同樣的想法,但是一直找不到人來做。我們碰到一起,真是相見恨晚。

        於是建造舊約希伯來文句法樹庫的工程就開始了。我在Kirk的指導下,寫出了一部供電腦自動分析用的希伯來文語法。經過兩年多的時間,用自動與手工相結合的方法,完成了這項分析工程。

       同時,我又與希臘文專家合作,寫了一個樹庫,以自動分析加手工糾錯的方法,完成了新約希臘文的句法分析(這兩個樹庫,正在我們的翻譯工作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也能對將來的聖經研究和聖經學習的軟件的開發,提供有用的數據)。

       在 做這些項目時,包括中文譯文句子分析器、多層次翻譯存儲(multi-level translation memory)、希伯來文同義詞搜索工具等等,我一直懷著恐懼顫驚的心:一是怕自己沒有足夠的“身量”來做這些事,二是怕做不完或做不好。其實,我們整個 聖經翻譯團隊都有這種感覺,因為深知這是神的工作,馬虎不得。

        然而,我們也知道,神真正看中的,不是我們的能力,而是我們在基督裡的順 服、願意擺上的心。當我們願意擺上的時候,神就賜我們在基督裡的智慧和能力,使我們這些卑微的器皿合他所用。我因此常鼓勵自己,如果可以做成這些工作,那 麼就可以為聖經研究和聖經翻譯工作填補幾個空白;如果做不成,神也會看到我們的心。不管獻在祭壇上的是一頭肥牛,還是一隻小鳥,只要燔祭的香氣,能靠著基 督的血達到神那裡就好。

從西雅圖到奧林匹亞

         順服神,也給我們的家庭生活帶來了很多祝 福。剛離開微軟時,很多弟兄姐妹為我們的生活擔心。但是四年半下來,我們豐豐富富,毫無缺乏,神的供應總是夠我們用的。當然,我們要改變原有的生活方式。 房子本來請人打掃,現在全家大人、孩子一起,自己打掃;草坪原來請人修剪,現在自己動手;孩子可以穿舊衣服,生日和過節的禮物可以少買或不買,度假可以不 出遠門。感謝主,妻子和孩子對這一切毫無怨言。簡單的生活還教育了孩子,使他們離神更近。

        我們的女兒在高中期間,一度受同學影響,隨波逐 流,漸漸遠離神,讓我們非常擔心。在上大學前的那個暑假,我們讓她去亞洲,和宣教士一起生活了40天。弟兄姐妹的愛,簡單而有節制的生活,讓她的靈命得到 了復興。當40天後,她從機場出口向我們走來時,我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女兒。

        問起她這些天的感受,她只有兩句話:“他們真有愛心!”“生活原來可以如此簡單,卻如此開心!”上大學後,她積極參與學生團契的事奉,開始在信仰上有認真的追求。我們的擔心,轉為了放心。

        離 開微軟後,生活上考慮最多的是房貸問題。西雅圖的房價非常貴,房屋的貸款和地產稅都高,讓我們覺得很累。有一次,我們全家來到離西雅圖約一小時車程的奧林 匹亞(華盛頓州的首府),和當地華人教會的傳道人蔡選青弟兄談起這事。他說:“你現在在家裡上班,住哪兒都一樣,為什麼非要住在微軟旁邊那麼貴的地方呢? 到奧林匹亞來吧!”我聽後覺得很有道理,因為我們非常喜歡奧林匹亞的教會,而且這裡的房價,又比西雅圖便宜得多。

        然而,回西雅圖後,因怕麻煩又不想搬家了,畢竟裝修房子、出售、搬家,是頭疼的事。於是我和妻子向神禱告:“如果你要我們去奧林匹亞,就讓我們很容易地把房子賣掉,不要花太多的錢和精力。”

          神聽了我們的禱告,為我們安排了一位愛主的經紀人,使我們能花最少的錢和最少的精力,把房子準備好,並算出合理的價格。結果房子上市後的第二天,就有五個人出價。當我把這個消息告訴蔡選青弟兄的時候,他說:“這些天,我們教會一直為你們禱告!”

         我現在回頭看時,才知道我們的房子,是在房價最高的時候賣出去的!我們還清了貸款,並用剩下的錢,在奧林匹亞重新買了房子。在眼前這一場由次貸危機引起的經濟蕭條中,我們不用再與房屋貸款打交道,真是神的一大祝福。

從今直到永遠

        有很多人問我:“將來聖經翻譯完了,你做什麼呢?”說實話,我到現在都沒有考慮這個問題,因為聖經翻譯還沒有做完。新約聖經的中文標準譯本,今年出版了,但是舊約聖經的翻譯仍在進行中,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舊 約譯完以後到底要做什麼,我確實還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們在翻譯過程中所開發的各種工具,和積累的大量分析數據,可以用來做最好的聖經學習軟件、最好的經 文搜索軟件、最好的聖經翻譯軟件。這些工作,只怕我這一輩子也做不完。微軟和其它公司都可能裁員,唯有神國裡的工作是“終生制”,只要我們順服,神總是有 工作給我們做;只要我們順服,神的祝福就會一直伴隨我們。

作者來自南京,現住華盛頓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