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病毒的喧囂中,尋找內心的安寧(晨牧)2020.02.18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2.18

晨牧

1

我所在的城市距離疫區武漢很遠,誰想到,一點點地,病毒和病毒帶來的恐慌也迅速地飄來了。

城市被嚴冬和霧霾包裹著,病毒在灰暗蒼白的空氣張牙舞爪,讓人不敢輕舉妄動。居家的日子裡,大多數人都垂著頭刷手機,看有關病毒的消息。不看覺得少了什麼,但看了又能如何,平添更多的憂愁和憤怒。原來人們刷的不是疫情動態,而是焦慮。

疫情可以得到控制,可是心裡的焦慮呢?

到了夜裡,頭腦發沉,出現在腦海裡的不過是受感染者激增的數據,和許許多多令人眼花的、確實的,或不實的言論。

有人說,忙碌的中國按了一下暫停鍵,獲得了這少有的安寧。是這樣嗎?因為封閉的城市、關閉的街市、緊閉的大門,心裡就有了安寧嗎?

在疫情變得嚴重的那幾天,我的心也被弄得跌宕起伏,若是打個噴嚏,便會懷疑自己是不是有可能被感染了。就算隔離在家,無孔不入的病毒和它的消息早已經肆無忌憚地擾亂我們的安寧。讓人變得焦躁不安的不是病毒嗎?還是隔離在家的憋悶讓人無所適從?或許是太久了,人們已經忘記什麼是真正的獨處與靜默。

2

獨處和靜默,在這樣的時候,總讓人覺得不舒服,難道我們要從這樣的事件中全身而退嗎?那怎麼能行呢?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這樣的大事,怎能不參與呢?

這段時間以來,我看到一種“足不出戶”的忙碌和焦慮,人人忙著瀏覽,忙著轉發,忙著擠進這場恐懼中,卻不敢與周圍一樣恐懼的人正視一眼。再加上窩在家裡十來天,很多人已經變得焦躁起來。因為沒有一顆安靜的心,在恐懼和焦慮之下說出來的話,思考的東西,做出來的事,難免變得無理、冷漠又愚昧。在這樣的日子裡,對這個世界,做得最多的似乎只有說話了,說話是一件多麼容易的事啊,然而聖經上提醒我們,“舌頭在百體裡也是最小的,卻能說大話。看哪,最小的火能點著最大的樹林。”(《雅》3:5)一時間,疫情燃起了一場讓人猝不及防的憤怒、恐懼、謾罵,憂郁的大火。

作為基督徒,在這樣的時候,我們應當如何才能說出造就人,使人得益處的話來呢?如果沒有真正的獨處和靜默,我們也會急不可耐,像其他人那樣,說出很多自以為義,而且傷害別人的話來。

就在這些天,在一個微信群裡,有信主的,也有非信徒,因為一件事起了爭論。事情是這樣的,一個主內的弟兄在年前邀請他的朋友一家來他家吃飯,他的朋友還不信,只有朋友的妻子信主。那時候,關於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性還沒有公布,而這個弟兄,他也才從武漢出差回來,沒有意識到聚餐的危險性。果不其然,他自己和妻子很快就有了癥狀,來他家吃飯的朋友也出現了癥狀,不過他朋友的妻子和孩子倒沒被感染。

這個弟兄和妻子被隔離後不過幾天,就治愈轉陰了。而他朋友的情況卻變得很糟糕,被隔離後,逐漸轉為危重。就在那時,這個弟兄跟他朋友說:“你要認罪悔改,相信耶穌,你看我們信主的人不都好好的。”

聽到這話,被隔離的朋友非常傷心委屈,他還沒有抱怨自己被傳染病毒,是受害者,卻遭到這番數落,而且現在身體非常虛弱,飽受痛苦,愛人和孩子也無法相見。他不能理解,也不願理解這個弟兄講的這番話。

看起來,那個弟兄說的好像沒有錯,認罪悔改,相信耶穌,這不是應該的嗎?可是後半句,“信主的人不都好好的”卻不屬實。

疫情之中,有染上病毒的基督徒,或許也有死亡的。我們認罪悔改,相信耶穌,其目的並非為要躲避災難和疾病。在這個墮落犯罪的世界,我們以軟弱的肉身存活,人人皆受罪惡牽連,我們無法躲避疾病和災難,也免不了恐懼和悲傷,可信主的我們,卻能在這一切的動蕩之中找到內在不尋常的平靜安穩。在不完美的世界,作為基督徒,我們要傳遞出的不是完美和成功人生的秘訣,而是活出信靠上帝,盼望永恒的生命來。

如果我們不急匆匆地講話,而是謹慎自己的言語,帶著愛心說誠實話,那麼面對病患的朋友和家人,我們說出的話,才將帶著平安和希望,才能將和平的福音,真理的福音和全備的福音傳遞出來。

3

我在自己的個人公眾號上寫文章,可新型病毒發展起來的好幾天,都無法寫任何東西。每每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世界,心裡像壓著塊石頭,呼吸也變得不那麼順暢。

作為一個普通的人,一個基督徒,一個處在暫時安全地帶的我,能給喧囂紛擾的世界帶出一點什麼聲音呢?無關痛癢的撫慰,冷冰冰的指責,或者是憤怒地痛罵?突然間,我聽見上帝說:“你可以安靜,像我安靜一樣。”

接下來的幾天,我讀書,禱告,也有關註疫情動向,也讀一些朋友圈的言論,不同的是,我不讓疫情和這些言論主導我的心,讓我變得不安,而是在安靜中尋求神的聲音。安靜,往往給人一種無助和無能的感覺。這也是很多人對上帝的感覺,在災難、疾病,和死亡面前,人們發覺上帝很安靜。好像祂不在場,或者祂漠不關心,甚至以為自己被上帝拋棄了。

耶穌出來傳道時,擁擠在祂身邊的人很多,有太多的需要等著祂,可是祂常常在忙碌的一天之後,從人群中退去,從各種需要,各種喧鬧和紛爭退去,祂不是爭分奪秒地救助需要的人,講說神國的道,而是從喧囂中離開。祂尋找獨處的空間和時間,卻不是孤單一人,在那裡,祂與天父更深地交往,祂不是停止行動,而是把自己的行動完全交給天父。“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沒有人知道子。”(《太》11:27)

在耶穌看來,自己所行的若是離了父,那便什麼都不能做了。當疾病瘟疫來襲,作為基督徒的我們當然不能袖手旁觀,可是,如果我們馬不停蹄地參與服事中,以所做事工為先,而不是常常退居到上帝裡面,靜默等候,那些事工不但弄會得我們疲憊不堪,而且裡面也難免摻雜許多的自義和驕傲,論斷和紛爭。

越是急迫,越是有很多的需要,我們越是應該小心謹慎,安靜己心在上帝裡面,等候祂的引領。因為這樣的時候,最能體現我們作為信徒對上帝的信靠有多深。

《雅各書》中說:“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雅》1:27)當我們忙著服事患難中的人們,不把服事本身當做偶像,就需要學習忙碌中的獨處和靜默,調整焦點,等候上帝並且順服祂。

作為信徒,在瘟疫和災難,疾病和死亡面前,不要心急如焚,似乎只有這個時候才有勇氣來談論罪和罪的後果;似乎不抓住這個機會,就會錯失福音的廣傳機會。許多人在這樣的時候等著看神跡,期待看見神跡,可是耶穌說:“一個淫亂和邪惡的世代求看神跡,除了先知約拿的神跡以外,在沒有神跡給他們看”。(《太》12:39)

我們應該指出罪,也應該宣揚生命裡的神跡,那最大的神跡,則是每一日,自己活在世間的肉體,是如何藉著上帝的愛與憐憫,恩典與能力與罪做鬥爭,又是如何藉著耶穌復活的大能活出得勝有余的生命。那有耳可聽的,自然會聽見。

4

在這場宏大的事件中,作為基督徒的我們,該發出什麼聲音,又該如何發聲?在這之前,我們或許應當先學會靜默,傅士德在《生命的洗練》一書中說:“只有學會了真正的靜默,才能在需要說話時,說出必須說的話。”

在人類歷史發展中,上帝從不缺席,雖然大多數時候,看上去上帝似乎不在場,這往往令人們大聲疾呼:“在我受苦時,你在哪裡?你為何沉默不語?為何不伸手相助?”

祂究竟在哪裡?

當門徒劃船在暴風雨的海上,風雨交加,船顛簸地幾近要翻了,“主啊!你不管我們了嗎?”門徒也這樣對耶穌大聲叫喊。那時,耶穌在哪裡呢?祂不是就在船上與門徒同經風雨嗎?但以理的三個朋友被尼布甲尼撒王投入火窯裡,可是他們毫發未損,在火窯裡原來還有一個人,這第四個人相貌好像神子。當信靠祂的人受試煉時,祂在哪裡呢?難道不是在與他們同行於火中嗎?

如今,被病毒困擾的人已經成千上萬,在每一聲嘆息中,每一個悲痛裡,我相信,耶穌在那裡,祂沒有沉默不語,沒有轉身離去,祂與我們一同受苦,正是有這位同受苦難的上帝同在,祂和我們在一起,我們的眼淚和受苦便有了意義,我們也才會有奮不顧身,愛人如己的勇氣和行動。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