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時候面對真相了(晨牧)2020.02.22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2.22

晨牧

2019年,過去了。我們經歷了什麼呢?

令人心碎的愛情、絕望而無助的貧窮、突然發生的事故、意外懷孕、家暴的無言以對、生兒育女的艱難,喬遷之喜或者喜結連理……

這些美好或者痛苦的事情往往同時發生,並且像漩渦一樣交織在一起,讓我們不能同時高歌和悲歎。

如果保持冷靜,慎思明辨,觀察和接受生活中的每一面,然後,帶著一顆勇敢和好奇的心邁進未知,這就是面對生命真相的智慧。

像照鏡子一樣,我想看看生命中的幾點真相,以便於得著智慧的心,面對新的一年。

年齡

新的一年,我不再是25歲。

25歲是個遙遠的過去,可不知為什麼,我始終覺得住在身體裡的那個人,一直都是25歲。

就像一個近六旬的老年朋友曾說,“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身體出了點故障的年輕人。”

年齡,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真相。無論你想不想,或者你做了多少功夫,讓你看上去還年輕。可年齡的數字仍然在增長。這讓有些人感到焦慮,讓有些人感到釋然。

我和一位姐妹去去看望一對近九十歲的老夫妻。

他們讓我們過去吃餃子。老弟兄拌的餡,老姊妹和的面,然後一個擀皮,一個包餃子。他們不讓我們插手,給我們削好了蘋果,沏了茶,還給了我們兩塊小點心。

他們耳朵有些背,沒關係,我們說話聲音大一點就可以。然後,我們邊吃邊分享。

當我們說到如今漸漸“寒冷”的情形,大家不能像曾經那樣“歡聚一堂”時,有些沮喪。可老弟兄卻鏗鏘有力地說:“冬天是必須要有的,可春天也一定會來到。在冬天,我們要學會儲存能量和精力,也需要學習像一粒麥子那樣,落在地裡死去。若是死了,耶穌說‘就必結出許多籽粒來’。經過冬天和春天,到了夏秋時節,在那時,誰是真正為主而捨己的人,一看就看出來了。”

我們聽得心潮澎湃,因為那句“春天一定會來到”。然後,老姊妹又補充一句,“那些因為不能與眾人‘歡聚’就軟弱的人,應當思考耶穌說的那句話:‘你們若是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在一起,我就與你們同在了。’(參《太》18:20)不要追求人數,要追求主的同在。”

說實在的,他們清晰的表達和擲地有聲的語氣,還有每句話裡透出來的智慧,既能看見年齡留在他們身上的醇厚和成熟,也看見超越年齡的那份自由。

真正的自由是那些活在永恆裡的人!

回來的路上,我說:“每一年,去探望他們,總覺得他們不見老啊,而且還更年輕了。”

身邊的姐妹說:“到了這個年齡,還能老到哪里去?逆生長的意思,不是越來越年輕,而是朝著永恆的方向生長。”

今年是我第一次發現衰老痕跡的一年。比如我開始有幾根白頭發了,有一次晚上爬在床上看一本字體較小的聖經,竟然看得不清楚,還以為是燈光的問題,後來才知道,花眼了!另外,走路的時候,也不像以前健步如飛,慢下來的節奏,讓我還有些不適應。

曾經,我有點害怕變老,可新的一年要來了,白髮只會越來越多,眼睛、耳朵、腿腳還有腰身,這些都會日漸衰老。

我不要用懼怕進入新的一年,而要像老弟兄說的那樣,“春天必須來到,在那之前,要學會死去”。對,我要用死亡去迎接新生!

死去吧,那懼怕衰老的恐懼之心;死去吧,那追求世界虛名的狂妄之心;

死去吧,那懼怕人而不懼怕上帝的怯懦之心;死去吧,體貼肉體而不體貼上帝旨意的偽善之心;死去吧,那一個老我!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就想到聖經上說:“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90:12)

認識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智慧就像一粒種子,掉落在一個敞開的心裡。

只要開始成長,就會像一棵可以活到幾百年,甚至上千的橡樹。

你會說這是棵老樹,卻不會說這是一棵要死的樹。

認識耶和華的智慧,永遠不會死,就算老了,若是住在耶和華的殿中,仍然枝葉常青,結果不止。

這真是奇妙!

暫停

我們有個小組很喜歡唱讚美詩,甭管唱得是否準確,反正聲音足夠大。

有一次,一個懂樂理的姐妹來指導我們。我們鼓足了勁兒地唱,可每個人都唱自己的調,聽得指導老師很是難受。她說我們最大的問題是太急躁,不懂換氣。自以為聲音大,在真正需要高音的時候,根本高不上去,因為那時,我們的聲帶已經疲憊。

“你們要懂得‘休止符’的美妙,即使一秒的時間,也要懂得停下來休息。休息是一件很重要和美麗的事情,它會讓你思考,接下來該唱什麼調。”雖然她說的是音樂,但生活何嘗不是如此呢?

休息,這也是生命中需要面對的真相。現實是,我們總在爭分奪秒,認為那才不辱使命。

這一年,我的工作有了很大的調整,開始了自由職業生涯。做兼職工作,為的是多一點自主世間,可以安心創作。

沒想到,自由職業比全職工作更加忙碌。全職時,上班不見得很忙,下了班,就徹底放鬆,散步、會朋友、看電影、吃飯、讀書,或者給遠方的親朋打電話。可這一年,大多數時間,我都在忙著,寫作差不多填滿了所有的空餘時間。

做自己喜歡的事而有的忙碌,感覺很不一樣。

因為喜歡寫作,加之自己不再年輕,就越發有種緊迫感,覺得不能讓上帝賜的才能繼續埋在地裡,要努力“賺取”才對得起祂的厚恩。

就這樣一鼓作氣地寫個不停,直到有天身心疲憊,就算腦子有東西想寫,可疲勞從心發出,穿過手指,無力在鍵盤上敲打自己喜歡的字元。

就在那一刻,我聽見上帝說:“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上帝!我必在外邦中被尊崇,在遍地上也被尊崇。”(《詩》46:10)

接下來的幾天,我便讓自己從忙碌中“暫停”,即便那是自己多麼喜歡做的事,即便那件事有多榮耀上帝。

在希伯來語中“安息”的意思就是“停止”,首先它來自上帝創造萬物時,到第七天,“上帝歇了祂一切的創造之工,就安息了”。(《創》2:3)

我們有多懂上帝的“安息”,才有多懂祂“創造”的美妙;

我們進入上帝的“安息”有多深,才能愛祂有多深!

新的一年就要來了,又有新的人生目標和方向要確定。

有一個真相,需要面對。那就是“你的心在哪里,你的財寶也在哪里”。

無論如何,記得要安息,當你安息,就會校準心的方位,看看自己究竟是積蓄財寶在地上,還是積攢財寶在天上?

這個生命真相,我要用心面對,也值得面對。

內在和外在

自從我開始自由職業,在家工作以來,就不太花時間在穿衣打扮,修飾容顏上。然而,這個拼顏值的時代,連一個居家過日子的小婦人也是不會放過的。

有一天,我身著休閒的衣服去一個小店裡買手套。店主人是個二十幾歲,打扮入時的女孩。她甜甜地叫我“美女”,卻指出,“你應該還年輕吧,為什麼打扮得這麼老氣啊,看上去像退休的阿姨,不然,你來試試這身衣服,穿上一準年輕多了”。這還不算,她繼續說,“大姐(不叫我美女了),你的膚色也有點暗,怎麼不化點妝呢?看看這款化妝品吧”。

奇怪的是,我竟然像凍結了似得,就站在那裡任她數落,還點著頭應和著說:“就是,我就是太懶了。”

好在,我還有理智,沒有買她推薦的衣服和化妝品。

不過,那一天,我的腦海裡總有這句“像個退休的阿姨”在回蕩著。

那些年,我為什麼會被暴食症纏上,因為太在意外表了,在意到過分,就會做出過激的事。

那時候,總想著,要是身材完美,長相完美,自己的生活一定就完美了。

事實是,這世界幾乎不存在什麼外在的力量,可以持續地幫助你,讓你獲得那種一切都完美安好的力量。那些可以買到或通過外在來獲取心靈的安寧,都是短暫的。

這一年裡,我投身於自己喜歡的事,沒有費心思在穿衣打扮,保養皮膚什麼的,心靈反而越發寧靜安穩起來。

裡耶穌不是不理會我們的外表,祂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會加給你們。”(《太》6:33)如果祂加給一朵野花,比所羅門王穿戴的還華美,那麼祂將以怎樣的榮美裝飾祂所愛的人呢?

其實,當我們先求上帝的國和義,我們求的是最好的,是一份世界給不了的平安和寧靜。

這內在的平安,網購不了,實體店裡買不到,VIP金卡也無法買到。

新的一年,要是我一身簡裝,素面朝天,你看到的是我外在的真實,如果有時間相處,可能還會瞥見我內在生命的真相,那是比外在更重要的地方,我決定在那裡多時間打理。

關係

去年,我和家人的關係有很大的改善。如果我說是靠著上帝的恩典,這好像有些籠統。

其實就是這麼一回事,家庭關係的改善需要恩典的調和。

無論家人的關係有多麼珍貴和精彩,可家庭生活都是難上加難。

讓我最難釋懷的母愛,竟然貫穿我整個一生,直到信了耶穌,才開始學會原諒,學會愛。可並不是說,良好的關係立等可取,仍需要循序漸進地讓生命順服在上帝的愛裡,日日更新。

這一年裡,我發現我和母親之間的有些怨結,慢慢地散開了。

在世間生活,我們必須學習寬恕。從原諒自己開始,然後再從家人開始,早一點開始比晚一點好。這樣,你還能享受到美妙絕倫的親情之愛。

William Blake說:“我們在這世上,要學會承受愛的光芒。”他想說,你的家人會成為你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如果有一天,你可以為你可愛的人生尖叫奔跑,但是身邊卻沒有一個家人,成功也會黯然失色。

是恩典的光芒在我不知不覺中變得豐富,享受和媽媽之間的關係,毫不誇張地說,是上帝的工作。

只有恩典能改變我們,治癒我們,這也是治癒全世界的良藥。如果想要得到恩典,那就呼求吧,像一個要溺水的人大喊“救命”一樣。

恩典會在你需要的時候出現,上帝絕不會將你遺棄在那裡,祂的恩典總是一路相伴。

還有好多生命的真相有待我們探求,可是這個關於“上帝是愛”的真相,在新的一年,我們一定要抬起頭好好地仰望。

如果你在玻璃瓶底部抹一層蜂蜜,將蜜蜂困在玻璃瓶的底部,就算瓶子沒有蓋子,它也飛不出來,因為它不會抬頭看,所以只會四處碰壁。

真正的自由,離我們並不遠,如果我們願意向上仰望。

抬頭多看看吧,看看這廣袤的天空,思考一下,如塵埃一般渺小的你,為何會有人在你耳邊一遍遍地說:“上帝愛你!”

“萬物皆有裂痕,那將是光照進來的地方。”新的一年,我不求生命完整無缺,因為那是假像。真相是,在那裂痕之處,如果我願意接受光芒的照射,這將會是我重獲新生的地方。

新的一年,前方還會經歷什麼呢?

也許是死亡,那不可預測的死亡可能在新的一年光顧。

不論等待我的是什麼,我不會孤單,上帝和愛我的人都會幫我一同度過。正如Ram Dass所說,“說到底,我們只是互相把對方送回家。”

不是這裡的家,而是那永遠的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