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瘟疫来袭,我们的心在哪里?(石楠)2020.02.29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2.29

石楠

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当急难突然来袭,我们能有力量面对吗?我们能有平安吗?

    瘟疫突然来袭

望着窗台上盛开的一盆仙客来,我脑子有点蒙,不知从何说起。

外面的世界,瘟疫仍在蔓延。短短几周,太多的失丧和离散。我们躲在房子里,日子虽然如常,但内心多少会有些压力。因为不能出门,运动受限,生活节奏变慢,身体代谢迟缓。我们响应号召,深居家中,为的是尽力保护好自己和家人,也为了不给日前紧张的医疗环境添乱。

好像除了亲近神,为那些未得救的灵魂祷告,其他的,真的什么也做不了。

我们的敬拜听道,已全部转移到线上,隔着屏幕,感受着天父的恩典和肢体的温暖。所幸,我们还有彼此。所幸,我们都是大蒙眷爱之人。因为主有应许说:“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4:8-9)

神造人,真是个奇迹。柔软肌肤下包裹着一副骨骼,实在是不堪一击。神我们究竟靠着什么才能存留一口气息?平时,人们都不会去思想这个问题。但突如其来的一场瘟疫,人间顿时四面楚歌。

   我心不堪一击

1月23日,武汉封城。我们才开始对瘟疫有所重视。此前都在积极筹备年货,迎接新春佳节。大年三十儿,跟往年一样,我们依旧邀请了几位不回家过年的肢体,一起吃年夜饭。虽然各界已有所行动,但因为我们人少,大家都无外出,也没去过人员密集的地方,所以我们还是决定按原计划团聚。饭后,大家围坐在一起,分享一年来的生命成长,每个人都很敞开,相谈甚欢,生命特别得建造。原本想跨年祷告,但我体力不支,10点多,迎新年的炮竹声还未响起,我们就早早散了。

春节前,我就感冒了,这次感冒时间很长。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压力导致的。除了感冒症状,还恶心、头疼、偶有腹泻,跟感染新冠病毒的一些症状很类似。虽然我记得圣经上说:“虽有千人仆倒在你旁边,万人仆倒在你右边,这灾却不得临近你。”(《诗》91:7)我也知道自己只是感冒,但心里依然有隐隐担忧,就是这一点点担忧,虽然不会摧毁人的精神意志,但身体还是会做出一些无法控制的反应,好像每个细胞都处在临战状态。身边的小区已经被封禁了,且有亡故者。不知道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未知数。我发现自己的信心,在未知的灾祸面前,极其微小,实在不堪一击。

     幸而有祂眷顾

每个早晨,我第一个意念就习惯去思想主恩,因为这是平安一日最好的开始。感恩天父又把崭新的一天赏赐给了卑微不配、却又被祂挚爱着的我们。这段日子,更是特别恳切,因为醒来的瞬间总有忧伤,每天都有灵魂失丧,家毁人亡。

梳洗完毕,打开电脑,查看网易新闻发布的最新疫情数据报告。感染的人数从日增几十到了日增数千甚至上万。网上到处疯传着各种求病床、求口罩、求医护用品的信息,和各种怀疑、批评、谩骂的文章,以及人们离散时的无奈和痛彻肺腑的哀伤。

我看到一条视频,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隔着大玻璃窗,向疲惫的医生求抱抱,医生的心一下子就垮了,低下头,摸眼泪,转背不敢看这懵懂的娃娃。视频外的我,泪目不止。从这一刻开始,我不再敢看任何一条感人的、骂人的有关疫情的视频或者文章。我那一丁点的情绪,实在于事无补,也更觉得靠人自己真是无能为力。

为了不被深刻的无力感淹没,我只能转向天父。深深感恩,在人间疾苦处我有祂厚赐的平安,也切切地为蒙昧之人代求,期待在神的生命册上,有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若不悔改,人间真就是地狱。

我家的家庭祭司

在与这个世界暂时分离的日子里,家庭中健康的属灵氛围很重要,特别能保护到每个家庭成员。此时,弟兄在家庭中祭司的职分和责任显著地体现出来。

我们家祖孙三代一起生活,我先生是头儿。他向来性情温和,总是满有爱心和喜乐,常有忍耐和宽容。尤其在这段特殊时期,他里面因着信靠神、常常浸泡在神的话语中而拥有的强大安全感,让我和孩子、老人特别能感受到平安。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每天都真实地沐浴在阳光里,就如同窗台上那盆盛开的仙客来,花茎挺立,花苞绽放。不缺少水分,也不缺少阳光。但凡遇到风雨,我们就能躲在他撑起的一把大伞下面,虽然软弱,但我知道,我们有天父全备的保守和看顾。不要怕,只要信。

每天早上,我们带着孩子一起读经,我读一句,孩子跟读一句,孩子会随时提出问题,我们就一起讨论、解答。上午,我陪孩子完成他当日的学习任务;下午,爸爸陪孩子弹琴、玩乐高、看电影;晚餐后,我们会围坐一起认真祷告。

这段日子里,我先生依旧每天承包厨房,我依旧洗衣、做日常清扫,拾掇阳台上的花草。我们一向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日子过得平安有秩序。

不同的是,从年三十儿至今,除了先生偶尔去买个菜,我和孩子、老人都没出门。窗外总是空无一人,偶或走过一位,也带着口罩。集体“猫”家的经历,这应该是头一回。我发现时间忽然多了很多。不知道这次疫情会不会策动更多的机构、单位实现在线办公,甚至在线上学,降低能耗,真正走进低碳生活。

   我们的心预备好了么?

我先生每天都为我们祷告,总有一句:“求主让我的家人远离试探,救我们脱离一切的凶恶。”我特别受用这样的祷告。

我知道神体恤我的软弱,即便我不勇敢,没智慧,没能力,甚至一无所有,祂也绝不嫌弃我,更不会因我的过犯待我,祂爱我毫无条件,且从不改变。祂总会在我诚实投靠祂,求告祂的时候,在我的软弱上让我得刚强,赐平安给我。这是祂对祂儿女的应许。在祂里面,我有真实的自由。在这个不确定的人间,我有依靠,有盼望,有主听我的祷告。我不用怕。

此时,特别心疼那些奋战在前线的医护人员,他们拼的耐力和信心,又是从何而来?他们也有长情牵绊,也是血肉之躯。但他们还不是任凭口罩带子在脸上勒出血痕,依旧日夜奔袭在病患中间,救死扶伤。怕是疫情过后,一大批人要面临心理上的问题。人间的安慰嘉奖,利禄功名,终会成为过眼云烟。之后,又当如何?特别为这些亲历瘟疫的白衣战士代求,求天父纪念他们的奋勇和善行,亲自在他们心中做工,但凡有人思考人生意义,就把正确的答案放在他们里面。

不知道这场瘟疫还会持续多久,似乎躲在家里的日子也慢慢习惯了,因为毕竟不在核心区,我们很难身临其境,去思考忧患。但明天如何,无人知晓。尽管人间的瘟疫总会过去,太阳总会照常升起,作为基督徒,我们的心也总要有所预备、警醒。心有安息,灵有归处才是重点,绝不可像那缺灯油的童女,在添灯油的空当,恩典已错失,追悔莫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