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痛苦何时才能结束?——读《诗篇》第六首(范学德)2020.3.16

范学德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言与思”栏目2020.3.16

这些天来,《诗篇》第六首中的哀号一直回荡在我脑中:“耶和华啊,你要到几时才救我呢?”(《诗》6:3和合本)

这句话在不同的译本中翻译略有不同。《新译本》:“我的心也大大战栗,耶和华啊!要等到几时呢?”《思高本》:“我的灵魂万分痛苦,上主,何时才能结束?”《现代译本》:“我的身心陷于痛苦中;上主啊,这痛苦要继续多久呢?”《当代译本》:“我既沮丧又困苦,主啊,你要我受苦到什么时候呢?”

主啊,“何时才能结束?”我身体与心灵的痛苦何时才能结束?主,如果你不帮助我,这一切不会结束。但此刻还没有结束,我“要等到几时呢?”

《诗篇》第六首被归类为“忏悔诗”,它是七首 “忏悔诗”中的第一首,其它六首是:第三十二首,第三十八首,第五十一首,第一○二首,第一三○首和第一四三首。

它被称为“病中祷告之诗”。大卫在诗中说到:“骨头发战”,“我心也大大地惊惶”,“唉哼”(悲叹),“困乏”,“每夜流泪”,眼睛因此“干瘪”、“昏花”,“哀哭”,甚至想到“死地”、“阴间”,等等,一句话,“我软弱”。

大卫相信这一切都是来自上帝的“责备”和“惩罚”,他不敢求上帝拿去这惩罚,只求不要罚得太狠。古代教父塞浦路斯的狄奥多勒解释说:大卫恳求道:“请像一位父亲而不要像审判官那样惩罚我;请像一位医生、而不要像拷问人的那样惩罚我;请不要论罪量刑,而要以慈爱来调和公义。”(注1)

主啊,恳求你医治我。恳求你“因你的慈爱拯救我”,这是大卫的恳求,也是历世历代陷入软弱中上帝儿女的共同祈求。

再看此文时,正值新冠病毒全球蔓延之际。相信全球一定有无数上帝的儿女呼求:“主啊,恳求你因你的慈爱拯救我,拯救我们!”

但是,上帝并没有立即医治大卫,所以,奥古斯丁如此分析: “这里是一个灵魂在跟自己的疾病斗争,却很久没有得到医生的照料,这是要叫灵魂确信,因着犯罪,它已经使自己滑入了多大的灾难。”(注2)

这样,恳求就集中到了一点:求上帝“转回”(4节)。“转回”一词,《吕振中译本》译作:“回心转意”,《新译本》译作:“回转”,《思高本》等译为:“回来”。上帝已经背过身了,不理我们了,于是我们恳求上帝“转回”,并且,这也包含我们自己回转的意思。

古代教父看到了这两方面的回转。教父失明者荻地模说:“有时候‘转回’的意思是,由于你已经向我转过脸去,所以,我现在求你把那份怜悯再次施予我,叫我看见你的脸。还有的时候,‘转回’的意思则是:我的心转入了邪恶,所以我求你,转回我的灵魂,把它召回到你面前,不再犯罪。”(注3)

奥古斯丁解释,转回是灵魂一场激烈的艰难的挣扎。上帝啊,我们“求你帮助我们,在我们里面成就完全的转变,我们的转变会使我们发现,你已经准备好了,正等着要把你自己赐给那些爱你的人享用。”(注4)

当上帝帮助我们在内心转离罪恶,我们就会看到上帝已经回转注视着我们,他用笑脸看着我们,帮助我们。

大卫让我们明白,当我们因自己的软弱而“每夜流泪”时,我们必须坚信,没有一个罪是上帝不能赦免的。古代教父阿尔勒的凯撒留说:“人若以为上帝不愿或不能施怜悯于他,他就把上帝怜悯的大门向自己的灵魂关死了。他不信上帝是良善的,或者不信上帝是无所不能的。谁都不应对上帝的怜悯感到绝望,哪怕他犯的罪成百累千;相反,他应该毫不延迟地赶去重新蒙上帝的恩惠,以此表明他的信心。”(注5)

这就是在软弱中的转折,上帝“听了我哀哭的声音”,祂“听了我的恳求”, “耶和华必接纳我的祷告。”(6:9《新译本》)这就是希望,这就是力量,它驱散了一切敌人。

这“一切仇敌”(6:10)首先是潜伏在我内心的仇敌。教父屈梭多模说:“我们的生命是一场争战,我们在无数仇敌的包围之中;一旦我们陷入罪里,仇敌就证明它们比我们强大。所以我们应当竭尽一切所能逃避他们的魔掌,绝不与他们妥协。”

他又说:“要迅速制伏我们里面的邪恶,免得它进一步发展下去加重疾病。罪的伤口如果忽略不管,就会继续恶化;疾病和不良状况造成的影响也不会突然在伤口那里停住,反而会造成永远的死亡。反过来,如果我们在邪恶初露苗头的时候就给予处理,就不会造成更大的影响了。……所以,就算是最微小的罪,我们也不可以觉得无关紧要,反要严厉地将其制伏。”(注6)

战胜心中的仇敌,这就是上帝接纳了我的祷告。

当然,我们也有外在的仇敌。新冠病毒,就是一个。

让我们和William Cowper一起祈祷:

“主耶稣啊,你曾被人蔑视、唾弃,

你了解我的感受——因错误或失败,

我被抛进孤苦的深渊。

请藉祷告这纤细却如钢缆坚韧的绳索,

拉我脱离这无望的光景,

我便可站在这‘走马灯的世上’赞美你。”

(William Cowper,The Jackdaw)(注7)

注:

  1. 《古代基督信仰圣经注释丛书·旧约篇·VII·诗篇》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社,2015年,第69—70页。
  2. 同上,第70页。
  3. 同上,第71页。
  4. 同上,第71页。
  5. 同上,第74页。
  6. 同上,第77页。

7、毕德生《诗情祷语》 一月五日,台湾,校园书房出版社,2000年。

附录:诗篇第六首《和合本》

(大卫的诗,交与伶长。用丝弦的乐器,调用第八。)

耶和华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责备我,也不要在烈怒中惩罚我。耶和华啊,求你可怜我,因为我软弱!耶和华啊,求你医治我,因为我的骨头发战!我心也大大地惊惶。耶和华啊,你要到几时才救我呢?

耶和华啊,求你转回搭救我;因你的慈爱拯救我。因为在死地无人记念你,在阴间有谁称谢你?

我因唉哼而困乏,我每夜流泪,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湿透。我因忧愁眼睛干瘪,又因我一切的敌人眼睛昏花。

你们一切作孽的人,离开我吧!因为耶和华听了我哀哭的声音。耶和华听了我的恳求,耶和华必收纳我的祷告!我的一切仇敌都必羞愧,大大惊惶;他们必要退后,忽然羞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