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痛苦何時才能結束?——讀《詩篇》第六首(范學德)2020.3.16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欄目2020.3.16

這些天來,《詩篇》第六首中的哀號一直回蕩在我腦中:“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詩》6:3和合本)

這句話在不同的譯本中翻譯略有不同。《新譯本》:“我的心也大大戰栗,耶和華啊!要等到幾時呢?”《思高本》:“我的靈魂萬分痛苦,上主,何時才能結束?”《現代譯本》:“我的身心陷於痛苦中;上主啊,這痛苦要繼續多久呢?”《當代譯本》:“我既沮喪又困苦,主啊,你要我受苦到什麽時候呢?”

主啊,“何時才能結束?”我身體與心靈的痛苦何時才能結束?主,如果你不幫助我,這一切不會結束。但此刻還沒有結束,我“要等到幾時呢?”

《詩篇》第六首被歸類為“懺悔詩”,它是七首 “懺悔詩”中的第一首,其它六首是:第三十二首,第三十八首,第五十一首,第一○二首,第一三○首和第一四三首。

它被稱為“病中禱告之詩”。大衛在詩中說到:“骨頭發戰”,“我心也大大地驚惶”,“唉哼”(悲嘆),“睏乏”,“每夜流淚”,眼睛因此“乾癟”、“昏花”,“哀哭”,甚至想到“死地”、“陰間”,等等,一句話,“我軟弱”。

大衛相信這一切都是來自上帝的“責備”和“懲罰”,他不敢求上帝拿去這懲罰,只求不要罰得太狠。古代教父塞浦路斯的狄奧多勒解釋說:大衛懇求道:“請像一位父親而不要像審判官那樣懲罰我;請像一位醫生、而不要像拷問人的那樣懲罰我;請不要論罪量刑,而要以慈愛來調和公義。”(註1)

主啊,懇求你醫治我。懇求你“因你的慈愛拯救我”,這是大衛的懇求,也是歷世歷代陷入軟弱中上帝兒女的共同祈求。

再看此文時,正值新冠病毒全球蔓延之際。相信全球一定有無數上帝的兒女呼求:“主啊,懇求你因你的慈愛拯救我,拯救我們!”

但是,上帝並沒有立即醫治大衛,所以,奧古斯丁如此分析: “這裡是一個靈魂在跟自己的疾病鬥爭,卻很久沒有得到醫生的照料,這是要叫靈魂確信,因著犯罪,它已經使自己滑入了多大的災難。”(註2)

這樣,懇求就集中到了一點:求上帝“轉回”(4節)。“轉回”一詞,《呂振中譯本》譯作:“回心轉意”,《新譯本》譯作:“回轉”,《思高本》等譯為:“回來”。上帝已經背過身了,不理我們了,於是我們懇求上帝“轉回”,並且,這也包含我們自己回轉的意思。

古代教父看到了這兩方面的回轉。教父失明者荻地模說:“有時候‘轉回’的意思是,由於你已經向我轉過臉去,所以,我現在求你把那份憐憫再次施予我,叫我看見你的臉。還有的時候,‘轉回’的意思則是:我的心轉入了邪惡,所以我求你,轉回我的靈魂,把它召回到你面前,不再犯罪。”(註3)

奧古斯丁解釋,轉回是靈魂一場激烈的艱難的掙紮。上帝啊,我們“求你幫助我們,在我們裡面成就完全的轉變,我們的轉變會使我們發現,你已經準備好了,正等著要把你自己賜給那些愛你的人享用。”(註4)

當上帝幫助我們在內心轉離罪惡,我們就會看到上帝已經回轉注視著我們,他用笑臉看著我們,幫助我們。

大衛讓我們明白,當我們因自己的軟弱而“每夜流淚”時,我們必須堅信,沒有一個罪是上帝不能赦免的。古代教父阿爾勒的凱撒留說:“人若以為上帝不願或不能施憐憫於他,他就把上帝憐憫的大門向自己的靈魂關死了。他不信上帝是良善的,或者不信上帝是無所不能的。誰都不應對上帝的憐憫感到絕望,哪怕他犯的罪成百累千;相反,他應該毫不延遲地趕去重新蒙上帝的恩惠,以此表明他的信心。”(註5)

這就是在軟弱中的轉折,上帝“聽了我哀哭的聲音”,祂“聽了我的懇求”, “耶和華必接納我的禱告。”(6:9《新譯本》)這就是希望,這就是力量,它驅散了一切敵人。

這“一切仇敵”(6:10)首先是潛伏在我內心的仇敵。教父屈梭多模說:“我們的生命是一場爭戰,我們在無數仇敵的包圍之中;一旦我們陷入罪裡,仇敵就證明它們比我們強大。所以我們應當竭盡一切所能逃避他們的魔掌,絕不與他們妥協。”

他又說:“要迅速制伏我們裡面的邪惡,免得它進一步發展下去加重疾病。罪的傷口如果忽略不管,就會繼續惡化;疾病和不良狀況造成的影響也不會突然在傷口那裡停住,反而會造成永遠的死亡。反過來,如果我們在邪惡初露苗頭的時候就給予處理,就不會造成更大的影響了。……所以,就算是最微小的罪,我們也不可以覺得無關緊要,反要嚴厲地將其制伏。”(註6)

戰勝心中的仇敵,這就是上帝接納了我的禱告。

當然,我們也有外在的仇敵。新冠病毒,就是一個。

讓我們和William Cowper一起祈禱:

“主耶穌啊,你曾被人蔑視、唾棄,

你了解我的感受——因錯誤或失敗,

我被拋進孤苦的深淵。

請藉禱告這纖細卻如鋼纜堅韌的繩索,

拉我脫離這無望的光景,

我便可站在這‘走馬燈的世上’讚美你。”

(William Cowper,The Jackdaw)(註7)

註:

  1. 《古代基督信仰聖經註釋叢書·舊約篇·VII·詩篇》臺灣,校園書房出版社,2015年,第69—70頁。
  2. 同上,第70頁。
  3. 同上,第71頁。
  4. 同上,第71頁。
  5. 同上,第74頁。
  6. 同上,第77頁。

7、畢德生《詩情禱語》 一月五日,臺灣,校園書房出版社,2000年。

附錄:詩篇第六首《和合本》

(大衛的詩,交與伶長。用絲弦的樂器,調用第八。)

耶和華啊,求你不要在怒中責備我,也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耶和華啊,求你可憐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你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戰!我心也大大地驚惶。耶和華啊,你要到幾時才救我呢?

耶和華啊,求你轉回搭救我;因你的慈愛拯救我。因為在死地無人記念你,在陰間有誰稱謝你?

我因唉哼而睏乏,我每夜流淚,把床榻漂起,把褥子濕透。我因憂愁眼睛幹癟,又因我一切的敵人眼睛昏花。

你們一切作孽的人,離開我吧!因為耶和華聽了我哀哭的聲音。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必收納我的禱告!我的一切仇敵都必羞愧,大大驚惶;他們必要退後,忽然羞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