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裡的省思(新民)2020.3.23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欄目2020.3.23

新冠病毒的疫情正迅速蔓延開來,籠罩著整個地球村。瘟疫波及之地,新冠病毒的感染以及伴隨肺炎的攻擊愈演愈烈,帶給地球人與日俱增的不安與恍若末日的恐慌。基督徒身處其中,難免心生一個接一個的天問。筆者願藉這篇短文,與讀者一起探討與省思瘟疫的終極來源、目的和我們當有的應對。

一、瘟疫來自上帝嗎?

聖經裡多處記載,上帝屢次降瘟疫在地上,刑罰不義的列國,管教上帝的選民。先知哈巴谷在禱告中,明確指出,“瘟疫在他(指耶和華上帝)面前行走,災病在他腳下發出”(《哈》3:5)。可見,有的瘟疫是上帝的安排,或者可以說,至少有祂主權下的默許。按照這樣的說法,便引發出一系列新的連鎖問題。

既然創世之初,上帝“看祂所造的一切都很好”(參《創》1:31),始祖墮落後,罪惡和死亡進入世界,為何突然間就有了層出不窮的天災人禍,包括瘟疫?

我們現在無法還原當初人類始祖被安置在伊甸園的美好,但也許可以根據現代的科學認識,管窺上帝創造的原始設計。例如,比成年人體一百多萬億細胞多十倍數目的益生細菌,加上數萬億的寄生病毒,與我們的身體形成一個有機的生命共同體,共生共榮。在常規狀況下,這些細菌和病毒並不構成對人體健康的明顯威脅,反而促進健全的身體機能與適宜的免疫耐受,同時抵禦其它病原菌和病毒的侵襲。在免疫失衡狀況下,這些細菌和病毒,加上外來的病原菌和其他病毒,可能給個人與家庭帶來災病,或帶來社區廣泛流行的瘟疫,最終導致多人死亡。

這些形形色色的微生物,搖身一變,成為生物體死亡後的終結清道夫,把構築身體的生命大小分子,統統降解到支離破碎,直到生命的廣大基建原子(碳氫氧氮磷硫等),以極小分子的形式(主要是二氧化碳和水),被釋放出來,重回大自然,繼而被回收利用,構築新的生命分子。這種生物分子的分解與合成代謝,一如拆積木與搭積木的遊戲,在地球生物圈的各級食物鏈,時時刻刻不斷上演著。

動物世界天然的生存競爭,以及人類發明的飲食文化,不過是這種遊戲中樂此不疲的慣常環節。微生物,則是隱身的共生寄生者與最後的清道夫。綠色植物,藉著光合作用,成為回收與重組碳氫氧的關鍵,把二氧化碳和水轉化成碳水化合物,成為生物圈的儲備糧倉。上帝創造的生物圈,原本就是一個休戚與共、生生不息的有機整體。

如果我們站在上帝創造世界的視角,全盤考量上帝獨具匠心的精細設計,我們不難理解,微生物的存在,對一個生死相依的動植物生物圈,是絕對必需的。更何況全知全能的上帝,一眼看穿永恒,在創世之前,就確知人類始祖的墮落,必然一以貫之地周全安排,預備好有可能導致死亡以及善後回收的多種機制,包括各種微生物的存在。并且,上帝也容許生物有限的變異,包括新冠病毒在從蝙蝠到人的跨種寄宿中以及人傳人的疫情中,有部分累積的變異。

盡管存在這些暗藏的致病微生物,我們現有的世界,整體與細節上都被上帝設計得夠好甚至很好,以致我們有生之年,可以喜樂活在藍天白雲下,呼吸著自由的空氣,享受著陽光的溫暖,沐浴著雨露的滋潤,健行在青草地上,安歇躺臥在綠水旁。

但這個世界明顯不是最好的,因為有罪惡和死亡的侵染,罪惡覆蓋率和死亡率都高達百分之百。最好的、最完美的世界,是將來的天家,就是我們與上帝永恒同在的天堂,那裡“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痛苦,因為先前的事都過去了”(參《啟》21:4)。

二、上帝許可瘟疫有什麼目的?

在純自然主義的視野裡,瘟疫只是生物圈裡一波接一波的世界大戰。小小微生物,為了它們的生存,對動植物和人類各類宿主,以及噬菌體對細菌,展開輪番的蠶食和掠奪。這幅不無慘烈的圖畫,描繪出冷酷無情的生存競爭。如今炙手可熱的新型基因編輯技術,正是仿生並建基於細菌對噬菌體的防疫系統。如前所述,在上帝創造萬有的超然視野裡,我們必須求問,上帝許可瘟疫的目的何在?

聖經裡記載的瘟疫,常常與上帝對罪人的問責和刑罰掛鉤,瘟疫是為成就上帝至終公義和美善的旨意,催逼人棄惡揚善,悔改歸正。比如,上帝降十災給埃及人,包括瘟疫之災(參《出》9:1-7),直到法老王最後允準上帝的選民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為奴之地。上帝用瘟疫刑罰曠野漂流中犯罪的以色列人,先後有一萬四千七百人(參《民》16:41-50)和二萬四千人死於瘟疫(參《民》25:1-9)。最後幾乎所有出埃及的以色列成年人,四十年內先後因各種原因倒斃曠野。後來以色列聯合王國時期的大衛王,因數點百姓炫耀國威而得罪上帝後,上帝降瘟疫,死了七萬人(參《撒下》24:10-17)。當人認罪悔改,歸向上帝,瘟疫就止住了。

上帝向所羅門王顯現時告示他,“我若使天閉塞不下雨,或使蝗蟲吞吃這地的出產,或差遣瘟疫流行在我民中,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我必睜眼看、側耳聽在此處所獻的禱告”(《代下》7:13-15)。

人類歷史上的數次黑死病和大流感,死人無數,都是極為可怕的瘟疫。瘟疫和各種災病,既促成墮落人類悉數進入上帝命定的死亡,又震憾、喚醒罪人沉睡的靈魂。我們所有人都無法幸免於上帝的最終問責,也無法逃避命定的肉身死亡。“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

因此,筆者以為,包括瘟疫在內的苦難無一不是上帝的揚聲器。魯益師說得好,“當快樂時,上帝對我們輕言細語;當痛苦時,上帝向我們高聲吶喊。”親愛的弟兄姐妹和朋友們,當現時的瘟疫流行全地,我們豈敢繼續置若罔聞,故意不聽見神急切的召喚?

三、瘟疫中我們當如何行?

瘟疫中,除了保持良好的個人衛生,自覺隔離來減低社區的傳染,時常刻苦己心,守望禱告,積極參與必要的救治與救援,作為基督徒,我們還要做什麼?

首先,要免去自以為義的心態,認罪悔改,回歸上帝。尤其當瘟疫流行全球,沒有人可以聲稱自己比別人更有義。我們都被上帝聖善的律法一網打盡,圈在罪裡,為要因信基督而得蒙救贖(參《加》3:22)。

耶穌傳道期間,有人要祂評論那時的一起流血事件,就是羅馬巡撫彼拉多殺害來耶路撒冷獻祭中可能發動騷亂的一些加利利人。但耶穌話鋒犀利,提醒暫時活著的眾人,“你們以為這些加利利人比眾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這害嗎?不是的!我告訴你們,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嗎?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路》13:2-5)悔改,即逆思,就是心意回轉,歸向上帝。

其次,不要白占地土,要按照上帝的心意而活,結出生命成熟的果子與傳福音得人的果子。主耶穌點評時事後,緊接著用“不結實的無花果樹”之比喻(參《路》13:6-9),來警戒聽眾。上帝法外開恩,把我們像無花果樹栽種在祂的葡萄園裡,希望我們不負所望,按時結果子,免得被砍。傳道人的悉心栽培與來自上帝話語的教導,正如比喻中求情的園丁所做掘土施肥的工作。基督徒既要認真聽道,也要恒心行道,用榮神益人的美善行為,與所蒙的浩大救恩相稱。瘟疫當前,正是基督徒為主大發熱心,彰顯愛靈魂的心,向親朋好友傳揚福音的天賜良機。結果子,即逆行,就是敬畏上帝,愛人如己。

最後,要存堅韌的信心,視死如歸,盼望完全得贖的日子。上帝允許瘟疫來破碎我們,打傷我們,祂必定也按照自己的美意,醫治我們許多人的身體,保全祂兒女的靈魂,讓我們最終在基督裡滿有盼望,等候至大的永福,就是身體復活得榮。耶穌講論末世征兆時(包括地上的戰爭、饑荒、瘟疫、地震、逼迫等大災難,天上可怕的異象,海中驚濤駭浪,參《路》21:7-27),提醒我們,“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太》24:13),“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路》21:28)。

約伯在苦難中對上帝堅定不移的信心,值得我們效仿。約伯備受天災人禍與病痛的多重打擊,但他堅稱賞賜和收取的都是耶和華上帝;他指望皮肉滅絕之後,必在肉體之外得見活著的救贖主;他深信上帝試煉他之後,他必如精金;最後他直陳上帝,“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參《伯》1:21;19:25-26;23:10;42:5)。堅信上帝,是人在包括瘟疫在內的各種苦難與試煉中,對上帝正確的回應。

始祖墮落後,上帝在伊甸園發出第一聲呼喊:你在哪裡?今天,上帝繼續透過瘟疫呼喊:回頭吧,何必死亡呢?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