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道通天

海颜

本文原刊于《举目》37期

蜀道难,

封住一个遗世的川北,哀鸿一片,宛若梦魇。

母亲啊,再唤不回自己的孩子,纵然呼唤到白头、到阴间;

孩子啊,就算走到天涯,也不能寻见母亲的慈面。

热血的人儿,就这么变得僵冷,

矫健的身躯,刹那间成为永久的伤残……

这一切,谁能挽回,谁能复原?

谁为孩子找回母亲,谁为母亲送回心肝?

大雨不能流尽痛苦的泪,

终了一生也拉不断思念的线!

主啊,不认识你的在问:“有没有神?”

认识你的在问:“你是否残忍?”

我的神,我不再问,

多少个年头,答案已在心里植根──神爱中国,神爱世人!

在所有的世代,你做出同一个宣告,

每一个信你的,都是你的証人。

我的神,我永不怀疑,

你从来不用暂时的平顺贿赂人心。

你用死败坏死的权势,

你藉苦赐下生命的甘甜。

世上的苦难不是真灾难,

主胜了世界,生命里有平安!

这是主在末世的宣告:生命胜过死亡,

平安超越灾难。

这古老的道途,今天交出路权,

人们以往的奔波,都为肚腹、金钱;

多少年苟营为著致富,

本分人苦攒,不法者暴敛。

今天这条路,多么闪光、耀眼!

人们急急地赶来,带着怜悯,带来奉献,

被钱财捆绑的百姓解开钱囊,

从一、二百元到百万、千万;

时装、娱乐让位给灾民、灾情,

中国人都在为一群人焦急,为一件事挂牵。

死在地上发动,生在中国发动!

撒但在与神的较量中,哪一次不是失算、遗憾!

世界也暂时走出雾霭,五洲洋海,心伸出手;

地北天南,手和手相连。

蜀道纵然是难,

为了生命,要开出一条生命的线!

在旷野有人声在喊:“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大小山冈都要削平,一切山洼都要填满!

弯曲的地方要改为正直,

高低的道路要改为平坦!”

宣教备道的福音之路啊,

每一步都是眼泪,每一程都是血汗。

多少年,

多少代,

总有一日要通天!

不怕古道坚顽,

借着这血肉的缺口,

要引进道路、真理和生命,

被你封锁的人民,解放的日期已满!

拆毁,直到根基!破碎,不要顾惜!

神的国必须降临在世界的废墟!

亲爱的父老乡亲啊,

痛苦必成过去,因为生命的王要来了,

一切失去的,他都要以他自己补满,

惟有他才能带给你生命和平安!

中国,出发吧!走一条又新又活的路,

你饱受磨砺、常经忧患,

在末世的争战里,

你要做坚强的军团。

人们啊,心已经焦渴枯干,

别再拒绝生命河的浇灌,

别再望梅饮鸩,自行欺骗,

别再荒宴饮酒,乃要被圣灵充满!

中国人,起来!就从这凄苦的坟场,到永不见朽坏的乐园;

就从这艰难的蜀道,走上天国的圣殿!

一切靠主在十字架上成就的无尽的功劳,

一切归于神永远长存的荣耀!

信徒啊,永不要失去勇敢,

因为前方会有更多的灾难、更大的挑战。

我们要做的,

是永远相信,刚强壮胆!

宣教的士兵啊,备好福音的鞋,

代祷的勇士啊,磨亮宝贵的剑。

旷野要开出道路,

荒漠要掀起波澜。

日子将到,汶川就是末日的世界──一块砖也不留在一块砖;

虚荣繁华要归于无有,

众星坠落,天势震颤,

再见吧,埃及的肥甘;永别了,他施的大船!

圣徒啊,我们上路吧,

庄稼的主已经打发我们奔赴麦田。

心意要坚定,行装要简单,

别忘了信心的籐牌和真理的宝剑。

同行者啊,别再耽延,

主为灵魂燃烧的心,要在我们中间挑旺、蔓延。

预备好就上路吧,

目标──汶川,从局部到全线,

不要停下来,直到福音传遍

地极──终点。

作者来自北京,现住加拿大。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