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而前行

小螞蟻

本文原刊於《舉目》37期

pic4744        我成長在基督徒家庭。但是我對神的瞭解卻不深入,很多時候,神好像是別人的神,不是我的神。

       我在浙江嘉興讀大學。大二的時候,我們有了學生團契,是在一個偏遠、有點破舊的小房子裡聚會。我從此走上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

(一)

        剛剛開始團契生活時,我一直是一個旁觀者,總是漠然地看著別人努力和付出。我一直很嫌棄那個很小、很破又偏遠的房子,卻不知那是兄弟姐妹們頂著烈日找到的,還常為房租而擔憂。

       在團契建立之初,有很多事情要做,都是阿麗姊妹一個人默默承擔。我看到的是她堅強而溫暖的笑臉,卻從來不知她心中的憂慮、膽怯、愁苦、委屈……她在神面前獻上了很多的禱告,流了很多的眼淚。

        團契充滿了生氣。敬拜的時候,氣氛是那麼活潑而虔誠,每個人都大聲地讚美。以前總是在唇邊輕輕哼唱的我,被深深感染了,漸漸也放聲讚美。而中午準備飯菜時, 有人洗菜,有人做飯,就像家一樣溫暖。吃飯時,大家圍著桌子吃得特別香甜,特別開心。在這裡我找到了家的感覺,慢慢融入進去。

        禱告會是在週五晚上。聚會點雖然很遠,卻總有幾位弟兄姊妹騎自行車過去。到了冬天,握著車把的雙手是最受苦的,即使戴著手套,也無濟於事。但一想到那個溫暖的地方,他們就毫無怨言。吸引著他們前去禱告的,是主內的愛!

        看到大家的辛勤勞苦,我感到震撼,為什麼他們願意為著看不見的上帝付出那麼多?

        他們那最真實的行動,讓我感動,使我漸漸開始學習他們。心中的冷漠漸漸融化,也融入到團契的服事中。

(二)

         剛開始事奉時,我不大懂得與人相處。

         我無法忍受沒有時間觀念的人,所以弟兄姊妹們常看到我拉長的臉,常聽到我不留情面的指責。開會時,我一看到不足之處,就毫不客氣地指出來。但弟兄姊妹都很容讓我這個不懂事、會鬧小脾氣的妹妹,從來就沒有責怪過我。

         人數增多後,團契分了小組。當了小組長的我,也漸漸遇到挑戰。

         每個小組長都要輪流帶領禱告會,而我最怕的就是這件事。在我眼中,禱告會是教會中的屬靈長輩才能夠帶領的,而我根本不行。於是我一直推脫逃避(不過,最終還是逃不過)。

         阿麗姊妹把她的經驗傳授給我:她總是先認真地向神禱告,求神給她主題,然後根據主題選好詩歌,寫一個簡要的大綱,以及每個部分要講什麼提示的話,唱什麼詩歌等。

        我按著她的方法去準備,然後忐忑不安地帶領第一次禱告會。感謝神,那次禱告會沒有冷場,甚至有弟兄姊妹說,心靈很是釋放。我知道那是神的工作,是神聽我禱告,幫助了我。

       經過一次次操練,禱告會帶領得越來越得心應手,我就認為自己很有禱告恩賜,不禁有點沾沾自喜。這時上帝放手了,我的禱告立刻如同被厚牆擋住了,內心沒有了感動,帶領禱告時也沒了感動。

       這樣兩次下來,感覺很沉悶,心裡更是很難受。我不斷地想,為什麼會這樣呢?

       上帝回答我: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勞力;若不是耶和華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是神讓我能帶領禱告,而我居然竊奪了他的榮耀,心中有了驕傲!

        我馬上向神認罪。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認識到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如果依靠自己的才幹,只會帶來失敗。

(三)

         接著我又遇到另外一個挑戰,在我的組員中,有一位姊妹總是不願來聚會。每次給她發短信,都是沒回應。打電話給她,接通率非常低,不知道她是沒接到,還是在躲我。我去探訪她,效果也不大。我很是氣餒。

         所有辦法都用盡了,我幾乎要就此放棄了。此時我聽到神說:要為你的組員禱告。於是我開始每天早晚兩次為我的組員禱告。不可思議的是,我看到那個總不肯來的姊妹,連續來了三個禮拜。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學會任何事情都禱告,將困難交在神手中,求神幫助我。雖然後來在事奉過程中,我遇到很多困難和挑戰,但上帝的幫助源源不斷,讓我充滿了感恩和喜樂。

(四)

         帶領團契的阿麗姊妹對我們的要求非常高,我們每個小組長都要寫靈修日記。她不要求我們天天寫,但一週一定要有三、四篇。我覺得我不可能養成寫靈修日記的習慣,因為這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

         有一次,阿麗大老遠地從她的校區來看望我們,還帶了她的靈修日記給我們看。從她的日記中,我看到很多的讀經亮光,而其中有一篇,就是她在團契中講道的素材。

         於是我早晨起來除了禱告外,也試著讀聖經和寫靈修日記。上帝的話語實在是太奇妙了,糾正了我的觀念,改變了我的生命。從前我總是想著,任何事情總有捷徑,可 以一步登天,無需自己努力,《箴言》10:4卻告訴我,“手懶的,要受貧窮;手勤的,卻要富足。”從此我給自己取了筆名──“勤勞的小螞蟻”。上帝的話 語,就這樣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五)

        更大的挑戰還在後面。聖誕節後的一個晚上,阿麗姊妹將團契的重擔,交給了我和另外一個弟兄,就坐火車回家鄉了。當時我沒有任何思想準備。肩上這副沉重的擔子,使我手足無措,我只能徬徨無助地在神面前哭泣。

        然而,我清晰地聽到神的話:前面的道路,我已經為你預備好了,你只要跨出去就可以了。你願意嗎?

        主都預備好了,那我還怕什麼?我只要跨出去就可以了。所以我對主說:我願意!

         因為這三個字,我体會到神更多的愛,更多的塑造。

         當我沒有信心時,那位弟兄鼓勵我:“神既揀選你做帶領的人,那麼他也會給你帶領人的信心和魄力。不要懼怕,你一定可以做好。”聽了他的勸勉,我堅信神一定會幫助我。

         作為一個帶領人,驕傲是要不得的。雖然藉著上次帶領禱告的事,上帝已經讓我認識到自己的驕傲,但是我還是經常不知不覺地驕傲。

        上 帝為了對付我的驕傲,讓我經歷了非常痛苦的事情——有段時間我根本無法專心禱告,而有位弟兄又批評我追求外表的服事。我反思了很久,心裡很難受,壓力也很 大。我一直思考,神是否認同我的服事?如果我只是追求外表,只是為了看起來很“火熱”,那就跟法利賽人沒有什麼區別了。

        那幾天我痛苦到了極點,甚至想放棄服事,放棄聚會。如果不是上帝親自告訴我“你遭遇的一切是出於我,為的是陶造你”,或許我就一蹶不振了。這次經歷成了我的轉折點,從那以後,弟兄姊妹們漸漸發現,我開始有了柔和謙卑的心。

(六)

         為 了能讓其它學校的基督徒也來參加我們的團契,我們在另外一個學校張貼了一張廣告,寫了“他的羊認得他的聲音”,還留了我和另外一個弟兄的聯繫方式。結果沒 引來基督徒,卻引來那個學校領導的注意。他們馬上聯繫我們學院,我和那個弟兄都被叫去談話。當時我們的心情可以用“喪膽”兩個字來形容,我們很怕學校發現 團契,很怕被強行解散。

         於是弟兄姊妹們聚在一起禁食禱告,求主賜給我們智慧回答老師的盤問,求主隱藏我們的團契,不被發現。禱告後我們都有很明確的感動:神會讓我們平安無事的,而這次意外是神為了讓沉睡的我們蘇醒過來。

         果然,後來一切都很平安。從那時開始,我們小組長的禱告會就注入了活力,不再軟弱無力,不再靈性低迷,變得充滿力量。

          為讓更多的組員、慕道友參加禱告會,我們考慮了很多方法,如壓縮禱告的時間,帶領禱告的人用簡單的話語禱告,不能太深奧難懂。我們還發出邀請,請更多的組員來學習禱告。

          因眾人同心合一的禱告、堅持不懈的熱情邀請,更是因著神的幫助,禱告會有了很大的突破,很多組員都願意參加,學習開口禱告。而加強了的禱告會,又成了團契的動力……

         服事非常辛苦,因為有太多的事情要去考慮。如何讓團契的結構更合理,如何牧養組員的生命,如何培養小組長帶領人,如何處理突發的緊急事情……安排好了,又要付諸實施,然而我卻樂此不疲。

         我在禱告中說,神啊,你是我的好老師,你教導我那麼多事情!神啊,為什麼你這樣恩待我,我覺得自己一點也不配!但是你卻揀選我,讓我服事你,讓我的生命發生了質的改變……

          服事神,是神給我的恩典。大學團契的服事經歷,是我一生寶貴的屬靈財富!

編按:本文轉載自《麥種》雜誌2008年七月號,對國內高校的團契生活有很生動的描寫,特別推介給海外的讀者認識。《麥種》是溫州家庭教會創辦的刊物,創刊於2006年7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