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而前行

小蚂蚁

本文原刊于《举目》37期

        我成长在基督徒家庭。但是我对神的了解却不深入,很多时候,神好像是别人的神,不是我的神。

       我在浙江嘉兴读大学。大二的时候,我们有了学生团契,是在一个偏远、有点破旧的小房子里聚会。我从此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一)

        刚刚开始团契生活时,我一直是一个旁观者,总是漠然地看着别人努力和付出。我一直很嫌弃那个很小、很破又偏远的房子,却不知那是兄弟姐妹们顶着烈日找到的,还常为房租而担忧。

       在团契建立之初,有很多事情要做,都是阿丽姊妹一个人默默承担。我看到的是她坚强而温暖的笑脸,却从来不知她心中的忧虑、胆怯、愁苦、委屈……她在神面前献上了很多的祷告,流了很多的眼泪。

        团契充满了生气。敬拜的时候,气氛是那么活泼而虔诚,每个人都大声地赞美。以前总是在唇边轻轻哼唱的我,被深深感染了,渐渐也放声赞美。而中午准备饭菜时, 有人洗菜,有人做饭,就像家一样温暖。吃饭时,大家围着桌子吃得特别香甜,特别开心。在这里我找到了家的感觉,慢慢融入进去。

        祷告会是在周五晚上。聚会点虽然很远,却总有几位弟兄姊妹骑自行车过去。到了冬天,握著车把的双手是最受苦的,即使戴着手套,也无济于事。但一想到那个温暖的地方,他们就毫无怨言。吸引着他们前去祷告的,是主内的爱!

        看到大家的辛勤劳苦,我感到震撼,为什么他们愿意为著看不见的上帝付出那么多?

        他们那最真实的行动,让我感动,使我渐渐开始学习他们。心中的冷漠渐渐融化,也融入到团契的服事中。

(二)

         刚开始事奉时,我不大懂得与人相处。

         我无法忍受没有时间观念的人,所以弟兄姊妹们常看到我拉长的脸,常听到我不留情面的指责。开会时,我一看到不足之处,就毫不客气地指出来。但弟兄姊妹都很容让我这个不懂事、会闹小脾气的妹妹,从来就没有责怪过我。

         人数增多后,团契分了小组。当了小组长的我,也渐渐遇到挑战。

         每个小组长都要轮流带领祷告会,而我最怕的就是这件事。在我眼中,祷告会是教会中的属灵长辈才能够带领的,而我根本不行。于是我一直推脱逃避(不过,最终还是逃不过)。

         阿丽姊妹把她的经验传授给我:她总是先认真地向神祷告,求神给她主题,然后根据主题选好诗歌,写一个简要的大纲,以及每个部分要讲什么提示的话,唱什么诗歌等。

        我按着她的方法去准备,然后忐忑不安地带领第一次祷告会。感谢神,那次祷告会没有冷场,甚至有弟兄姊妹说,心灵很是释放。我知道那是神的工作,是神听我祷告,帮助了我。

       经过一次次操练,祷告会带领得越来越得心应手,我就认为自己很有祷告恩赐,不禁有点沾沾自喜。这时上帝放手了,我的祷告立刻如同被厚墙挡住了,内心没有了感动,带领祷告时也没了感动。

       这样两次下来,感觉很沉闷,心里更是很难受。我不断地想,为什么会这样呢?

       上帝回答我: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是神让我能带领祷告,而我居然窃夺了他的荣耀,心中有了骄傲!

        我马上向神认罪。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认识到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如果依靠自己的才干,只会带来失败。

(三)

         接着我又遇到另外一个挑战,在我的组员中,有一位姊妹总是不愿来聚会。每次给她发短信,都是没回应。打电话给她,接通率非常低,不知道她是没接到,还是在躲我。我去探访她,效果也不大。我很是气馁。

         所有办法都用尽了,我几乎要就此放弃了。此时我听到神说:要为你的组员祷告。于是我开始每天早晚两次为我的组员祷告。不可思议的是,我看到那个总不肯来的姊妹,连续来了三个礼拜。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学会任何事情都祷告,将困难交在神手中,求神帮助我。虽然后来在事奉过程中,我遇到很多困难和挑战,但上帝的帮助源源不断,让我充满了感恩和喜乐。

(四)

         带领团契的阿丽姊妹对我们的要求非常高,我们每个小组长都要写灵修日记。她不要求我们天天写,但一周一定要有三、四篇。我觉得我不可能养成写灵修日记的习惯,因为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

         有一次,阿丽大老远地从她的校区来看望我们,还带了她的灵修日记给我们看。从她的日记中,我看到很多的读经亮光,而其中有一篇,就是她在团契中讲道的素材。

         于是我早晨起来除了祷告外,也试着读圣经和写灵修日记。上帝的话语实在是太奇妙了,纠正了我的观念,改变了我的生命。从前我总是想着,任何事情总有捷径,可 以一步登天,无需自己努力,《箴言》10:4却告诉我,“手懒的,要受贫穷;手勤的,却要富足。”从此我给自己取了笔名──“勤劳的小蚂蚁”。上帝的话 语,就这样改变了我的人生观。

(五)

        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圣诞节后的一个晚上,阿丽姊妹将团契的重担,交给了我和另外一个弟兄,就坐火车回家乡了。当时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肩上这副沉重的担子,使我手足无措,我只能徬徨无助地在神面前哭泣。

        然而,我清晰地听到神的话:前面的道路,我已经为你预备好了,你只要跨出去就可以了。你愿意吗?

        主都预备好了,那我还怕什么?我只要跨出去就可以了。所以我对主说:我愿意!

         因为这三个字,我体会到神更多的爱,更多的塑造。

         当我没有信心时,那位弟兄鼓励我:“神既拣选你做带领的人,那么他也会给你带领人的信心和魄力。不要惧怕,你一定可以做好。”听了他的劝勉,我坚信神一定会帮助我。

         作为一个带领人,骄傲是要不得的。虽然借着上次带领祷告的事,上帝已经让我认识到自己的骄傲,但是我还是经常不知不觉地骄傲。

        上 帝为了对付我的骄傲,让我经历了非常痛苦的事情——有段时间我根本无法专心祷告,而有位弟兄又批评我追求外表的服事。我反思了很久,心里很难受,压力也很 大。我一直思考,神是否认同我的服事?如果我只是追求外表,只是为了看起来很“火热”,那就跟法利赛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那几天我痛苦到了极点,甚至想放弃服事,放弃聚会。如果不是上帝亲自告诉我“你遭遇的一切是出于我,为的是陶造你”,或许我就一蹶不振了。这次经历成了我的转折点,从那以后,弟兄姊妹们渐渐发现,我开始有了柔和谦卑的心。

(六)

         为 了能让其它学校的基督徒也来参加我们的团契,我们在另外一个学校张贴了一张广告,写了“他的羊认得他的声音”,还留了我和另外一个弟兄的联系方式。结果没 引来基督徒,却引来那个学校领导的注意。他们马上联系我们学院,我和那个弟兄都被叫去谈话。当时我们的心情可以用“丧胆”两个字来形容,我们很怕学校发现 团契,很怕被强行解散。

         于是弟兄姊妹们聚在一起禁食祷告,求主赐给我们智慧回答老师的盘问,求主隐藏我们的团契,不被发现。祷告后我们都有很明确的感动:神会让我们平安无事的,而这次意外是神为了让沉睡的我们苏醒过来。

         果然,后来一切都很平安。从那时开始,我们小组长的祷告会就注入了活力,不再软弱无力,不再灵性低迷,变得充满力量。

          为让更多的组员、慕道友参加祷告会,我们考虑了很多方法,如压缩祷告的时间,带领祷告的人用简单的话语祷告,不能太深奥难懂。我们还发出邀请,请更多的组员来学习祷告。

          因众人同心合一的祷告、坚持不懈的热情邀请,更是因着神的帮助,祷告会有了很大的突破,很多组员都愿意参加,学习开口祷告。而加强了的祷告会,又成了团契的动力……

         服事非常辛苦,因为有太多的事情要去考虑。如何让团契的结构更合理,如何牧养组员的生命,如何培养小组长带领人,如何处理突发的紧急事情……安排好了,又要付诸实施,然而我却乐此不疲。

         我在祷告中说,神啊,你是我的好老师,你教导我那么多事情!神啊,为什么你这样恩待我,我觉得自己一点也不配!但是你却拣选我,让我服事你,让我的生命发生了质的改变……

          服事神,是神给我的恩典。大学团契的服事经历,是我一生宝贵的属灵财富!

编按:本文转载自《麦种》杂志2008年七月号,对国内高校的团契生活有很生动的描写,特别推介给海外的读者认识。《麦种》是温州家庭教会创办的刊物,创刊于2006年7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