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式标本”之亚伯拉罕的信心(兰君)2020.05.0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牧者恩言专栏2020.05.08

兰君

经文:“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把他儿子以撒献在坛上,岂不是因行为称义吗?可见信心是与他的行为并行,而且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这就应验经上所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他又得称为神的朋友。这样看来,人称义是因着行为,不是单因着信。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们从别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样因行为称义吗?身体没有灵魂是死的,信心没有行为也是死的。”(《雅》2:21-26)

很多年前,我和教会的音乐布道小组去另外一个教会参加布道会。当我们走进教会时,看到大厅里放了几棵树。小组里的一位姊妹十分羡慕地对我说:“你看这几棵树种得多好!怎么我家的树越种越差,长得半死不活的!”我对她说:“你走近一点,仔细地看一看,再用手摸一摸,就知道这树为什么长这么好了。”她走近一看,又摸了一下,发现那几棵树都是假的,然而被制作得很逼真,甚至连一些细节,例如树干上的皮孔和树枝上的叶芽等都可以看得见。如果只凭眼见,它们确实能以假乱真。

雅各告诉我们,没有行为的信心虽然看上去、听起来像是那么回事,但它就像那几棵树一样,经不起人们进一步的检验。这样的信心不过是虚假的、夸大的、空洞的、死的、不能救我们的信心。

从今天的经文中,我们看到两个例子。第一个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亚伯拉罕。雅各先引用了旧约圣经的话:“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作他的义”。(《创》15:6)他又说:“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把他儿子以撒献在坛上,岂不是因行为称义吗?”乍看起来,这里是不是有些自相矛盾?

我们仔细揣摩,就不难领会,雅各并不是在否认因信称义,而是在强调信心与行为的关系。雅各似乎意识到读者们(不仅是当年的犹太基督徒,而且是世世代代的基督徒),可能会心生困惑,或者不服气,他们会问:“那亚伯拉罕呢?他不是因信称义吗?”

确实,论到因信称义,我们都会想到亚伯拉罕。他是所有信神之人的祖先,他是“信心之父”。就算别人的信心有问题,但他的信心绝对没有问题,因为他的信心被神所肯定。学植物的人都都知道一个概念,叫“模式标本”,“模式标本”是命名一种新植物的基础,也是此后鉴定同种植物的依据。亚伯拉罕便是因信称义的“模式标本”。

笔者以为,当年神让亚伯拉罕献以撒,可称得上人类历史上最困惑、最痛苦的试验。亚伯拉罕之所以困惑,是因为以撒是因着神的应许而生的。神曾应许他,他的后裔将会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多,他要作多国的父,并且君王要从他而出(参《创》17:2-5)。他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以撒是他老年所得的儿子,并且是唯一的儿子。如今,神却要他把以撒献上。如果将以撒献上,神的应许岂不要落空,他的心肝岂不要失去?

但是,《希伯来书》告诉我们,亚伯拉罕相信神。他相信神的信实使祂不会出尔反尔;他相信神的能力可以使人从死里复活。(参《来》11:19)同时,他相信神的主权。因此他没有与神争辩,而是顺服了神的旨意,把以撒献上。因此,亚伯拉罕的信心与他的行为并行,而且他的信心因着行为才得成全;换言之,亚伯拉罕的信心绝非虚假、夸大、空洞,而是真实的信心。他的信使他战胜困惑、愿意忍受丧子之痛。

妓女喇合的信心也是如此。当时的耶利哥人与以色列人为敌。一旦他们发现喇合窝藏以色列探子,定会将她置于死地。然而,喇合信以色列的神是天地万物的神。因着信,她让以色列探子藏在自己家,并且在城门关闭之后,用绳子把他们从城墙上放下去逃生。(参《书》2:1-16)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喇合的信使她克服惧怕、将生死置之度外。

和亚伯拉罕一样,喇合称义不单因着信,也是靠有信心的行为。当信心没有行为,就像身体没有灵魂一样。“身体没有灵魂是死的,信心没有行为也是死的。”雅各认为,信心的问题是含糊不得的,我们的信心,要么是真的,要么是假的,没有介于中间、半真半假的;要么能救我们,要么不能救我们,没有介于中间、似是而非的。

祷告:神,我们感谢你!感谢你借着雅各提醒我们,信心和行为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使人称义的信心,必然产生相应的行为,也必须有相应的行为印证。但愿我们都能够在你的面前省察自己。求你的灵不断地感动我们、鞭策我们,让我们不但有亚伯拉罕的信心,也像亚伯拉罕一样有与信心并行的行为。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