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他們知道自己不過是人——讀《詩篇》第九篇(范學德)2020.05.11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欄目2020.05.11

拿起聖經,反復閱讀《詩篇》第九篇後,突然問自己:我準備好了閱讀這一首詩嗎?也就是說,我知道自己是被上帝所創造並且一直蒙受祂的眷顧嗎?在信主後二十多年的日常生活中,我真實地經歷到了上帝對我的救贖嗎?

只有當我說“是”的時候,我才能同《詩篇》第九篇大衛王的心相通,我才能與他一同歌唱。奧古斯丁說:“誰要是在任何一點上對上帝的照管抱有懷疑,他就不是全心認信上帝。”(註1)他也不可能發自內心地讚美主。

大衛高歌:“我要一心稱謝耶和華,我要傳揚你一切奇妙的作為!我要因你歡喜快樂;至高者啊,我要歌頌你的名!”(《詩》9:1—2)

主,我為你之所是而讚美你,因你是至高者,創造天地萬物的主;主,我也為你的所為讚美你,因你的作為奇妙,充滿了恩典。

因你的所是,你才可能如此所為;而在你的所為中,你展現的正是你之所是。

你這“奇妙的作為”,讓我想到了你創造天地,你說有,就有了有;也讓我想到了你把以色列人從為奴之地——埃及解放出來,帶領他們出埃及,過紅海,進迦南。我還想到了耶穌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復活,想到了早期教會……主啊,你這“一切奇妙的作為”,都彰顯了你的良善和慈愛,有恩典,有憐憫,你是一位愛之神,你的恩典直到萬代。

卑微如我,在以往的歲月中,也一再看到了你“奇妙的作為”,一件又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除了奇妙,我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詞匯來形容。

恩典的主啊,你使我歡欣,你是我的喜悅。像大衛一樣,“我要因你歡喜快樂”(《詩》9:2)。這是從天而來的喜樂,是上帝賜下的歡喜。就像古代教父屈梭多模所說的那樣: “這快樂卻把人舉起,使人超越今世;它釋放靈魂脫離身體的束縛,並賦予靈魂一對翅膀,使靈魂向天高飛;它提拔人至屬世的事以上;它使人脫離邪惡的轄制的自由,……歸根結底,如果人愛慕其他東西,就算他不情願,這愛還是迅速歸於湮沒,因為他們所愛之物都會消亡、衰殘。相反,這愛卻無限而永恒,裡面有更大的快樂、更大的得著。此外,它永不毀壞的事實本身對愛它的人也是一種鼓舞。”(註2)

主啊,你真好。

我要像大衛一樣,述說你的作為,傳揚你的信息,讚美你的美德,歌頌你的聖名。

上帝啊,你是一位公義的上帝,你為審判世界與萬民而設下了你的寶座,“你坐在寶座上”,“按公義審判世界,按正直判斷萬民”(《詩》9:8)你“已經施行審判,已經提出控訴,已經報仇了。”(屈梭多模語)

你在生命冊上,塗抹掉惡人的名,“直到永永遠遠。”他們被毀壞,直到永遠;你拆毀他們的城邑,連他們的名號都歸於無有。“(《詩》9:5-6)

慢一點,上帝要拆毀的“城邑”到底是什麼?

也許奧古斯丁說得對:“‘你拆毀他們的城邑’,顯然,這裡的城邑指魔鬼掌權之處。從某種意義上說,在這裡占領統治地位的詭詐和欺騙的意圖,而維護該統治的,則是作為侍從和奴僕的身上各肢體:眼,用來滿足好奇;耳,用來滿足邪蕩,或滿足一切人願意聽、卻會招來壞名聲的事情;手,用來掠奪、或實行其他種種強暴和暴行;還有其他的肢體,也都以同樣的方式被征召,在這殘暴的政體下效力。這也就是為這些邪惡的目的服務。

那麼可以說,這城裡的普通大眾就是一切自我放蕩的欲望,以及一切混亂人心的內在情緒。它們每天在人裡面煽動叛亂。有了君王、朝廷、臣民和民眾,也就有了國。不過,這些特質若不首先形成在個人裡面,也就不會形成在邪惡之邦。個人就像是城邦的元素和種子。上帝摧毀了這些城邦,因為他趕出了城邦的統治者。”(註3)

兩個城邦、城市,一個是上帝作王,一個是自我作王。交戰的核心就在這裡,上帝的最大仇敵,就是我心中的以我為中心的觀念。以我為中心,就是我要做王,也就是拒絕上帝作王。

主啊,破除我以我為中心的惡念,把它們統統毀滅,直到永遠。

大衛讚美公義的上帝是審判者,同時又是辯護者。耶和華,我的主啊,你“要給受欺壓的人作保障,作患難時的避難所。”(《詩》9:9新譯本,“避難所”一詞在和合本翻譯為“高臺”) “你從未撇棄尋求你的人。”(《詩》9:9新譯本)你“記念受屈的人,不忘記困苦人的哀求。”

我特別喜歡“你從未撇棄尋求你的人”這一句詩。它告訴我們,這位慈愛的上帝是絕對值得信賴的。主啊,我無助中,你是我的幫助;軟弱時,你賜下力量;當我墜入絕望之谷,你是我唯一的希望;當我孤獨之際,你陪伴我;我哭了,你擦乾我眼淚。

主,是你,真的就是你,唯獨是你,當我餓了,你是糧食;渴了,你是活水;流浪時,你是收留我的家;我赤身露體,你是我的衣服;我病了,你是良醫;我被關在監牢裡,你是探監的親人。

上主啊,無論在什麼境遇中,“你從未撇棄尋求你的人。”尋求你的這一個人,是你的孩子,他也曾流浪過,但如今渴望回家,渴望一直住在家裡。

讓我們相信大衛的話吧:“耶和華啊,認識你名的人要倚靠你。“大衛的意思是說:人若認識你,認識你的扶持和幫助,他們就仰賴你,你是足夠堅固的錨,你的幫助足夠用,你是不可攻取的高塔。你不但應許解救我們脫離困境,當困境臨到的時候,你也不許我們因困境而驚惶。”(註4)

教父失明者狄地模說:“那些完全認識你名的人從此別無所賴,他們永不被上帝離棄……人若與上帝同行直至最後一息,那麼,即便他被仇敵害得遍體鱗傷,也不是被上帝所離棄的。”(註5)

上帝“眷顧”我們。所以,我們“應當歌頌居錫安的耶和華,將祂所行的傳揚在眾民中。”(《詩》9:11)

這一位上帝是值得歌頌的。教父塞浦路斯的狄奧多勒從一個獨特的角度歌頌說:“簡而言之,救主的設計呈現出一種神聖的優美之感:藉著必死賜下不死,藉著死亡賜下生命,藉著羞辱賜下尊榮,藉著咒詛賜下祝福,藉著十字架賜下救恩——這就是救主的設計,這就是我們上帝所成就的千秋偉業。”(註6)

在第13節,大衛第一次透露出痛苦之情:“耶和華啊!求你恩待我,看看那些恨我的人加給我的苦難;求你把我從死門拉上來”(《詩》9:13,新譯本)他說到了兩個門,一個是“死門”,一個是“錫安的門,”形容前者的詞是“苦難“,後者是“恩典”。

這是生與死的對峙。

主啊,救我!把我從死亡之門拉上來,這是大衛的呼求,也是無數上帝兒女的呼求。主啊,無論我們陷入什麼樣的絕境中,你都願意救助我們,你都能夠救助我們,你都會親手把我們從死門拉上來。

是這樣吧?一定會是這樣的吧?不可能不是這樣!

 “窮乏人必不永久被忘;困苦人的指望必不永遠落空。”(《詩》9:18)

主啊,我們——一群窮人,“因你的救恩而歡樂”(《詩》9:14)。

 “若不從死門提拔起來,來到錫安的門,就沒有人配訴說上帝的美德。”(俄利根語,註7)

感謝主,我們看到了你已經施行審判。

上帝的審判是什麼呢?這就是“外邦人陷在自己所掘的坑中;他們的腳在自己暗設的網羅裡纏住了”;就是“惡人被自己手所作的纏住了”;就是“都必歸到陰間”。(参《詩》9:15—17)

這是大衛的懇求,也是我的懇求:“耶和華啊,求你使外邦人恐懼,願他們知道自己不過是人!”願他們或因恐懼而滅亡,或因恐懼而悔改,認罪悔改,承認唯有耶穌是主。

註:

1、《古代基督信仰聖經註釋叢書·舊約篇·VII · 詩篇》,臺灣,校園書房出版社,2015年。

2、同上,第106—107頁。

3、同上,第110頁。

4、同上,第113頁。

5、同上,第113頁。

6、同上,第114頁。

7、同上,第116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