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背後的百合花

溪水鹿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我才歸主的時候,主的愛吸引我,每次聚會,我都去得很早。經常看到一個老姊妹,來得比我還早,中間的座位有很多,但她每次都是坐在房子的最拐角。我感到很奇怪,但因為不熟,不好多問。後來教會被迫關閉了。這疑問也就一直存在我的心裡。

       我一直想找機會參與教會的事奉,想通過事奉顯露自己,得到教會領袖的認可。但後來,我聽了一篇講道,提到幾段經文:馬利亞坐在主耶穌的腳前,安靜地聽主的講 道(《路》10:38-42);《以賽亞書》30:15說到“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哥林多前書》說到教會崇拜中的事奉,也說 “因為神不是叫人混亂,乃是叫人安靜。”(14:33)聽了這些,我開始思考:人為什麼要安靜?為什麼應該甘願一生默默無聞事奉主?

        我想起弟兄姊妹在一起查經時,我只要有一點心得,就會迫不及待地發言。我倚靠自己的智慧和知識,高談闊論,不放過任何一次機會展現自己的才華。當博得那些漂亮的姊妹們的讚歎時,我心裡真是滿足──她們看到了我是一個“屬靈”的弟兄,一個被神格外恩待的弟兄。

         我這是在利用主耶穌,達到我在教會中的“與眾不同”!我在偷竊主的榮耀啊!

         後來,主讓我看到了一節經文,《以賽亞書》42:1-2:“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悅的,我已將我的靈賜給他,他必將公理傳給外邦。他不喧嚷,不揚聲,也不使街上聽見他的聲音。”

        這就是我們的主耶穌,他不喧嚷,不揚聲。

        我看過一篇文章,這樣說我們的主耶穌:他講完道,黃昏已至。他走過人群,這些人對他議論紛紛:有的人接受他的話語,對他表示好感;有的人對他漠不關心;有的人藐視他、譏諷他;還有的人對他充滿了嫉恨和惱怒。

        人慢慢地散去,逐漸消失在街道中,進了自家的門,和家人吃晚餐,有說有笑。他們已經忘了那位剛才教導他們的人。他在街道上孤獨的前行,一路上,沒有一扇門是 為他敞開的,沒有一句話是歡迎他進去的。各家昏黃的燈光照在街道上,也照在他那雙疲憊的腳前。他慢慢地走出城門,上了那栽滿橄欖的山坡,在眾星之下尋找安 歇的地方。

        他是至高神的獨生兒子,完全可以憑著他的大能,轟轟烈烈地作王得天下。然而,他到地上來,默默無聞地工作,傳天國的福音,要人悔改,“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聖經說:世界是藉著他造的,世界卻不認識他。他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

        “狐狸有洞,天上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這就是我們的主耶穌──醫治人後,告訴對方,不要將他說出去;到什麼地方,常常暗暗地去,不興師動眾,不大張旗鼓。

        有人說,他也曾大張旗鼓地進入聖城。然而,他是為了榮耀他自己嗎?不是。他上耶路撒冷是去赴死,是為了成就神的救恩計劃,彰顯天父的榮耀,是為了福音廣傳,正如他說的:“我不受從人來的榮耀。”(《約》5:41)

       我們的主耶穌,是“匠人所棄的石頭,已作了房角的頭塊石頭。”人住在房子裡,一般不會去注意那塊房角石,它被深深地埋在牆根。但房角石是一座建築重要的基 石,蓋房子必須使用的準繩以及房子的方向,都要以基石而定。而我們的主,“他不喧嚷,不揚聲,也不使街上聽見他的聲音”,“他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又像 羊在剪毛的人手下無聲。”啊!這就是我們的主耶穌,甘心作一隻替罪的羔羊、一塊默默無聞的房角石。

        忽然,我明白了在教會裡那位老姊妹為什麼總是坐在房角,她坐在房角不爭競、不喧嚷,不顯露自己,默默無聞地用心事奉主。主耶穌是房角石,她其實比其他人離主耶穌更近啊!

        我們的心,真正靠近我們主耶穌這塊房角石了嗎?還是仍然停留在“彰顯自己”的位置呢?稻花兒開了的時候,頭都是向上舉著的,灌了漿成熟之後,都深深地垂下來 了。真正有根基、有分量的,頭總是低下來的,是謙卑的,是隱藏自己的,因為知道他過去是沒有的,如今他有了,知道他的“有”是神給的,他只有謙卑低下頭來 領受。然而那自以為有的,高高昂著頭,其實他還是沒有。

        今天,在大陸的深山和鄉村裡,有多少傳道人一直默默地作著主的工作,他們不為名、不為利,從不彰顯自己,從不奪取主的榮耀,只是聽從主的話,默默無聞地作主差派的工,將福音帶給心靈乾渴的人……

        他們像一朵開放在山背後的美麗百合花,這世上沒有人知道她長在那裡,她孤獨地、默默地開放。她是為誰而開放的呢?她不為這世界上的生靈而開放,她只為造她的 天父而開放。她孤獨嗎?她不孤獨,因為她每時每刻都和全能的父在一起,每時每刻她都讚美天父。她的花瓣是向上開放的,她美麗的面容是仰望著天父的,她的美 麗是為了天父而展現的,她的心裡只有天父,她和全能的父的心是直接相通的。

        天父給她陽光,給她雨露,給她土壤,給她習習和風。當她孤獨的時候,天父會俯下身來,在她的耳邊安慰她,和她輕聲低語。她沐浴在天父的愛裡。每時每刻,她會向天父訴說著她對天父的愛、思念和感恩。

         我忽然懂得了,為什麼人應該默默地事奉,因為默默無聞的事奉最能和我們的主單獨在一起,最靠近主,也最能在他裡面。

        我願意作一朵百合花,在深谷中靜靜地為主開放。

作者現住中國安徽省,工程師。

作者博客地址: http://ahtlwhb.blog.sohu.com/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