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下暫停鍵的時候–疫情、苦難、禱告、十字架(胡志遠)2020.06.17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6.17

胡志遠

2020年的春節,一場突然爆發的病毒疫情,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在“不恰當”的時間,席捲了我們。突如其來的危機,打破了既有的生活平衡,也把人平時不易覺察的軟弱,暴露了出來。許多人都淹沒在恐懼、無助的情緒中。封城的命令、每天疫情的變化、病毒的各種真假難辨的信息,以及周圍環境的不安和焦躁,把很多平時“陽光”、“堅強”、“有信心”的人,都打倒了。

“居家令”下達後,我也很不適應。後來,藉著禱告、默想和反省,我的內心產生了不小的改變。我發現,這個全城停擺、被迫安靜的時期,給了我一個難得的機會,面對內心,思考基督徒必須面對的關鍵問題——苦難、禱告,和十字架。

苦難

我的一位朋友,是牧師。他具備優秀基督徒的所有品格,有著讓人羡慕的生命。他謙卑愛主,正直誠實,擁有知名神學院的博士學位,帶領充滿活力的千人教會。他的生命充滿見證。他深受會眾的愛戴。他還有美麗、敬虔的妻子,兩個可愛的女兒。人們都說,他可能成為下一個葛培理。我也曾受邀去他的教會分享,倍感榮幸。

然而不久前,他診斷出胃癌晚期。許多人為他禱告,日夜向神求醫治的恩典。可是,他還是走了。這個消息震動了許多人,也逼著我面對一個問題,一個讓無數基督徒掙扎不已的問題:為什麼苦難會臨到敬虔愛主、向神奉獻一切的人?

在讀經、思考中,我漸漸意識到:經歷磨難的時候,我們心中會呐喊:主啊,為什麼是我?然而主耶穌早就告訴過我們了:“你們在世上有苦難……”(《約》16:33)換句話說,在苦難面前,人人平等。我們基督徒受苦,看似與神愛的屬性相悖,但苦難卻能成就我們在平安順利時無法獲得的品格。安舒的日子裡,我們看不到自己的深層需要。只有在患難裡,我們看人、看事的角度,才有可能發生根本的轉變,也才能真正懂得,什麼是“在主裡面有平安”。

我不是“站著說話不腰痛”。2018年,我經歷過一次屬靈和情感的大崩潰。整個家庭都處在動盪不安中。我尋找一切屬靈支援,我運用學到的禱告、宣告、禁食、醫治釋放來自救。我找了許多牧者為我守望……只求快快走出來陰影。

然而,神似乎遙不可及,對我的困境袖手旁觀。我的狀況不僅沒有一點改善,反而更糟了。我真實地體會到了走投無路的絕望感,也真切地感受到了以利亞和約拿向神求死是怎樣的一種心情。

神是满有憐憫的!祂有豐盛的慈愛。在我忍受不住的時候,祂開了一條出路 (參《林前》10:13)。經過5個月的掙扎,也記不起從哪一天開始,我慢慢恢復了內心的平靜,也開始重新修正價值觀。

這次經歷,徹底顛覆了我的固有的觀念——依靠自己、追求成功。我有這樣的觀點已經多年,甚至在讀神學院時,我也是如此。我雖然以最優成績畢業,獲得雙碩士學習,獲得了一個又一個獎狀,也不費力氣地申請到了讀博士的機會,但因為我一直依靠的是自己,所以內心並沒有真正的滿足和平安。

於是,神用祂獨特的方式——苦難,敲醒了我,其實是拯救了我,給了我重新開始的機會,使我內心有真正的安穩。因此,現今遇到冠狀病毒疫情,我以天生膽小的個性,卻沒有選擇全家去國外暫避,而是繼續留守本地,正是因為心有平安!

值此之際再思苦難,我相信,人很難對苦難給出人人滿意的理性解釋。人不懂得苦難的奧秘。然而無論如何,有一點可以確信:苦難是神對我們說話的方式之一。如果回應得當,我們自己會徹底改變、更新,得到一生的祝福。這是真的!

禱告

面對危機時,即使平時不太熱心的基督徒,也知道禱告的重要。

有一天,我問兒子:“如果你一直禱告的事情,神沒有按照你所希望的成就,你會怎麼想?”他沉默了一會兒,說:“那也沒關係,因為祂是神!我們禱告不是要改變神,而是改變自己。”

他的回答,讓我倍感欣慰。

作為基督徒,曾經最令我困惑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有時,神不及時回應信徒懇切的禱告?

聖經教導我們:身處困境的時候,應當向神呼求,因為祂聽義人的禱告。的確,身處險境時,信徒的自然反應,也是求神出手拯救。然而,禱告後,神沒有及時回應,我們就會陷入極大的失望、痛苦,甚至憤怒中。有的人甚至懷疑神的應許。

對愛主的和樂意操練禱告的弟兄姊妹而言,這問題是很令人糾結的。許多基督徒乾脆不討論這問題,以免讓人認為不敬和缺乏信心。

其實,歷世歷代,幾乎每一個聖徒,都發出過這樣的歎息:“為什麼神沒有聽我的禱告?”神是不是袖手旁觀,不管我們的疾苦?我們因此會埋怨神沒有聽禱告,進而質疑神的愛,懷疑神已經遠離了我們。

如果禱告長久得不到回應,我們甚至可能對己、對神產生憤怒。這是一種強烈的情緒。如果處理不當,會產生巨大的破壞力。

憤怒需要疏導,不能任其爆發或,也不能將其壓抑。外爆式傷人,內壓式傷己——如果對自己產生憤怒或不滿意,就容易導致對自己的不接納。而這種內化的憤怒,是抑鬱症的主要成因。

如何處理禱告得不到回應而產生的負面情緒?聖經提供的最佳的方法,其實還是禱告。這是非常有意思的。神喜悅我們在祂面前完全敞開和不偽裝的真實——因為我們是祂的孩子,祂接納我們對祂表達的最真切的一面——你向神訴說你最深的渴慕、恐懼、憂慮,甚至對神在你身上做事方式的不理解和不認同。《詩篇》10:1 說:“耶和華啊,你為什麼站在遠處,在患難的時候,為什麼隱藏?”詩人痛苦地向神抱怨,用犀利的言辭質問神,但向神抱怨,本身就是相信神仍然在那裡。

2018年,當我試過了一切“屬靈”的方法,仍然不能解決我的困境時,我對神有怨氣。一方面,我不斷告訴自己,要對神心存敬畏。我是誰呢?我如何能抱怨神呢?然而另一方面,日復一日,我內心的負面情緒越積越多,憤怒也越來越多。最後,我關起門來向神訴說一切真實的感受,包括我認為祂“漠不關心”,我因此感到憤怒和失望。

幾次之後,我的內心竟然得到了一種深深的平靜。《詩篇》中有許多與神摔跤的禱告,但向神的抱怨,最終都變成了降服。痛苦的叫喊停止了,靈魂深處又歸回了平靜。我們的神有寬闊的胸懷,祂的愛深到無法測度。

《當祂沉默時》一書中,富勒神學院的教授Jerry Sittser談信徒應有的禱告態度:“禱告的目的是求神改變我們自己,然後通過我們改變了的生命來影響周圍的世界。未蒙應許的禱告,不僅不應該使我們與神隔絕,反而可以通過我們向神痛苦的申訴和抱怨,把我們與祂更緊密地連接起來。”我深深認同他的觀點。

十字架 

剛信主時,我深受所居城市的靈恩運動(有時混合著成功神學)的影響,隔三差五就跑特會,求領來自世界各地的講員的祝福。我周圍的許多弟兄姊妹,出於偏頗的理解,也向神求:我要“做大事”,“行神跡”,“得恩膏”,“承接財富”,“宣告就會得著”,等等。

每當有人講述自己如何靠主得到各種各樣的祝福時,我心裡就癢癢的——為什麼他禱告,神就祝福他這麼多?我也很真切的求啊,為什麼我就沒有得到呢?於是,心裡羡慕嫉妒恨,各樣複雜的情緒就湧起來了。

可是我忘了,神是不能被人操控的。祂也不是我們達到私人目的的工具。祂行事完全按照祂的意願,為成就祂的目的,而不是我們的。神的愛的屬性也決定,祂會為著我們的益處,讓我們經歷某些事情,並藉著這個過程,把我們塑造成為更合格的器皿。

十字架是受苦的終極象徵,而受苦的卻是神自己。祂瞭解我們經歷的艱難和掙扎。祂的工作,從創世之初,就沒有改變過——祂創造我們,揀選我們,祝福我們,煉淨我們,使我們成聖。然而,“受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祂不熄滅”(《太》 12:20)。我們在受壓時,仍然可以靠祂,有不止息的盼望。

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24)基督信仰的核心是十字架,而不是止疼藥和麻醉劑,助人解脫一時。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受苦的時候,神的心也會痛。祂也應許我們:受苦不是長久的。信祂的人,最終哀哭會變成跳舞(參《詩》30:11)。

“吃一塹,長一智”,對疫情威脅下的基督徒來說,是“經一疫,信更深”。難眠、焦慮、不安的日子,不要白白浪費了。按下暫停鍵的時候,也是舉辦“個人生命進深營”的好機會。

經過陶造的心,才能享受屬天的平靜,這也是跟隨神的人在地上生活的最高心靈境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