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华人教会的传承——克利夫兰华人教会索伦团契同工建造的见证(曾向武)2020.06.18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6.18

曾向武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诗》127:1)

最初,北美华人教会大多是由几十年前来自台港或东南亚的学生团契发展而来,靠神的带领祝福、与老一辈同工的忠心摆上,为教会打下坚实的基础;自90年代开始,众多的大陆学生与学者源源不绝地来到美国并成为基督徒,因此到了今天,大陆背景的基督徒已占多数。许多教会面临的一个相同挑战就是同工传承:上一代的同工年事已高,而新一代的同工却还没准备好接棒。从长执成员、主要同工、到祷告会出席者,绝大部分都还是年长会友。

圣经为我们提供了属灵传承的榜样:从摩西到约书亚,从保罗到提摩太,怎样预备下一代的领袖是关乎教会未来的大事。这里分享克利夫兰华人教会借着索伦团契来建造同工的见证:

索伦位于克利夫兰郊区,是过去二十多年中华人——特别是大陆移民——增长比较快的城市。索伦团契成立于2001年,此后积极活动,直到2017年并入搬到附近新堂的教会后结束。在这16年中,团契在附近的社区传福音与服事,弟兄姐妹在主的家中一起成长,每一步都有神恩典的记号。从四五个家庭开始,其后陆续有几十位弟兄姐妹加入,带领几十位慕道友信主。后期共有4个成人查经班与3个儿童青少年班,其中约成人60位、孩童40位,特别聚会时总人数还会增加一倍多。聚会内容包括敬拜、见证与查经,团契定期举办祷告会和同工会,并有关爱事工及福音事工。今天教会的国语部执事和其他主要同工多半都在索伦团契服事过。

2002到2007年间是增长高峰期,从5家同工、20到30人的聚会发展到近20家同工和上百人的聚会,成为教会最大的团契。牧者和执事会看见广大的禾场,便采取以下措施来建造团契和同工:

一、教会指定牧者和执事会同工作为监督,一方面带领团契使其发展方向符合教会异象并随时支持,但又同时给予团契同工一定的决策权,使他们得到训练与建造。在多数的教会里,想要成为带领同工需要数年时间;但在索伦团契,如果新来的同工已经委身于教会,有一两年在团契服事的见证,就可以成为带领同工的候选人。

二、团契的带领同工家庭每年一换,既不会负担太重,也让更多同工得到历练。一般退下来的带领同工都会在团契和教会中继续服事,而后起之秀们看见了前辈同工们的服事和成长,就更愿意出来承担责任。

三、在选择带领同工时,坚持必须是已在教会服事过一段时间、有委身,信仰扎实、属灵境况良好,同时夫妻能同心服事的家庭。如果一个家庭还没有准备好,教会的牧长会和他们一起祷告交通,予以鼓励,并安排合适的岗位来培养夫妻一起服事。

四、设立一个同工团队来支援带领的同工,分担责任,同时也提供彼此扶持磨合的机会,共同造就团队服事精神。在团队中有上一届的召集同工和下一届的候选人,既保证传承和连续性又预备未来的同工。

五、以定期祷告会来为团契事工、肢体需要、及慕道友的得救代祷,同时学习在一切事上信靠神。今天教会国语部的祷告会大多数参加者就是当年索伦团契的同工。

六、因为形成了良好的制度,团契带领同工每年的传承都很顺利,成为一个美好的见证。

七、团契的运作提供了认识同工属灵恩赐的机会,为他们将来在教会的服事预作准备。在团契发展过程中,好几位同工的特别恩赐得到培养造就,后来进一步成了教会的祝福。

感谢神一直在带领和使用索伦团契。在这十多年中,团契带领同工轮换过很多届,使同工队伍不断壮大;同时教会的成员越来越多,在教会服事的同工也越来越多。其中有过风雨挑战,但神一直在保守引领, 让我们一次次经历祂,并学习在各样的事情上仰望祂。 团契的带领同工们在过程中得到很好的装备和锻练,后来大多与配偶一起成为教会的主要同工,为教会的传承起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2017年教会迁入索伦附近的新堂,团契顺利地并入教会中,原团契同工们也成为教会服事的生力军,继续为主做工。求神继续保守带领这些弟兄姐妹,追求在主里的圣洁合一,一起来建造服事神的教会,荣耀神的名。

王俭弟兄的见证

我是1991年在克利夫兰福音教会得救受浸。后搬到索伦,2006年开始参加索伦团契的聚会,之后再加入教会。2009年因为原定的带领同工一家搬离俄亥俄州,执事弟兄问我愿不愿意带领索伦团契。我和姊妹商量,祷告之后,也看到过去带领同工们的榜样,欣然接受。在带领团契的一年中,学习成长了很多。这里举几个例子:

一、团契分组:2008年底索伦团契已经有五六十个成人和二三十个孩子。虽然聚会场地可以容纳,但因人数过多,无论是关怀事工或新朋友想要融入都很困难,所以决定分组。2009年前2个月基本都花在分组上,因为有不同的分组方式,又要兼顾家庭之间的关系和同工的互补配搭;但即便已殚精竭虑,分组后还是接到了很多转组请求。这个经历让我学到不少功课。记得当时每周都要留出2个晚上,每晚各花约2个小时给组长、同工和新朋友们打电话。神借此改变了我原来的内向性格,而这段经历也对日后搬入新堂时的分组助益良多。

二、同工恩赐的配搭:在2009年,团契中的一个姊妹不幸得了癌症。她有2个上小学的孩子,而手术、化疗、放疗、与孩子的接送照顾,很快就成为自己一家所不能承受的重担。她所在小组的人手不够,于是团契的其他小组一起帮助。我很快发现我的恩赐和精力不够,同时也发现有人有组织的恩赐、有人有祷告的恩赐、有人有做饭的恩赐、有人有照顾孩子的恩赐。我把自己做不了的和做不好的都放心交给他们,结果有条不紊,配搭得非常好。这个经历让我更多地了解到同工们的恩赐,看到同工们能发挥他们的恩赐来服事弟兄姊妹是多么的美好。

三、处理棘手的问题:身为带领同工,不可避免地要处理棘手的人和事,而其中有些不是在团契层面能处理的。在这些挑战中,牧师和执事们的参与、支持和信任就很重要。在2009年,有一位之前因为信仰出问题已经离开教会一段时间的弟兄开始来团契聚会。执事和牧师知道后与我开会讨论,在他们的带领和支持下,我打电话给这位弟兄,很快处理了这件事。由于应对及时,对团契没有影响。另外,团契中总难免有些问题家庭,这也需要同工们和牧师共同合作来一起服事。

上述经历使我看清自己的不足,学会相信倚靠神;从而预备我后来成为教会的执事,被神所用。

武贵云弟兄的见证

2003年我们家因为工作的原因搬到了克利夫兰。虽然那时已经信主七八年了,但之前因为工作忙碌,最多也只是定期参加主日崇拜加上或有或无的团契生活,大部分是在享受神家里的温暖和关爱,而没有太多付出。

来到克利夫兰我们的生活基本安定。虽然教养孩子占去很多时间,但心里的感动敦促自己尽能力去事奉神。感谢神,通过弟兄姊妹,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克利夫兰华人教会。更感谢主,祂为我们预备了一个服事成长的地方——索伦团契。到现在为止,在克利夫兰已有16年。在索伦团契十多年的时间里,通过和弟兄姊妹一起服事,使我们真正认识了神。就像《约伯记》42章5节中写的一样:“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我们虽然没有经过像约伯那样的苦难,但在那十多年服事主的每一个细节上,一点一滴地看见神真实的存在。

团契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一位属灵前辈来带领我们,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摸石头过河,只凭著对神的火热来彼此服事帮助。神也通过种种管道把有各样恩赐的弟兄姊妹带到我们中间,使这个团契一步步走向正轨。在这中间有一个非常深的感触:服事同工中有些在信仰上有不同背景,但他们在某一方面的恩赐却正是团契所需要的。因着神亲自的保守带领,团契一步步走在信仰的正道上,真是看到神如何使用我们这些不完美的人,来建造合祂心意的教会。

在团契十多年的运作中,我曾两次担任团契的带领同工。我们在神的带领下经历很多奇妙的祝福,使信心愈来愈强。随着团契人数增加,挑战也愈来愈多,同工间的配搭协调,以及团契和教会间的同步沟通时有困难;但正因如此,使我从中学到很多功课:

首先,身为北方人,我大男子主义且缺乏耐心,做事多靠血气冲动。然而神通过一些奇特的经历,使我学会如何忍耐,更在不断的挫折阻挠中逐步学会了顺服。

第二个功课是让我学会如何去信靠神。从前虽然口头上谦卑,但内心的潜意识其实是:“神啊!谢谢你拣选我。我在事业上很成功,凭我的聪明智慧一定能完成你让我做的事工”——似乎觉得自己在帮助神。在团契兴旺的时候,总想着建立教会没什么问题。但当实际作工时,才体会到教会服事的艰难与自身能力的有限。很多时候发现我们的服事并不合神心意,不仅作了白工,甚至还扯神后腿。这使我看见自己的不足和有限,知道离开神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因而不得不放下自己的想法,来到神面前仔细寻求祂的心意。

另一功课是在服事的过程中,看见充分装备自己的重要。常有各种异端学说把一些弟兄姊妹带向歧途,因此神敦促我们在祂的话语上扎根,在生命上顺从圣灵的带领,这样的预备使我们在现在的服事中知道该如何与神同心。

在索伦团契并入教会前,神感动团契内的弟兄姊妹建立年轻家庭小组,当时正好是我做团契带领同工;之后教会在神带领下搬到现址,而领受的异象也正是“得着新一代”。一开始建立年轻家庭小组的过程并不顺利,很长时间只有两三家主要同工在聚会,看似前途非常渺茫,只能祷告求神。但当我们愿意谦卑来到神的面前的时候,神就会做那奇妙的大工。现在的年轻家庭小组是教会发展最快、最大的小组,里面很多都是刚信主的弟兄姊妹,如何帮助他们在真理上扎根对我是很大的挑战,但之前索伦团契的装备给了我信心。我现在真是感到如果没有过去十多年索伦团契的服事经历,现在在教会的服事几乎是不可能的。当然我还需要继续顺服圣灵的带领,去学习更多的功课。感谢主给我们这个机会服事祂!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