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小組事工的思考:基督呼召你活在信徒之中(得鱻)2020.06.23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6.23

得鱻

 

小組是今日基督信仰生活中重要的聖徒相通的方式。首先,小組團契帶來了屬靈復興。近20年來中華大地校園團契的興起,激動了許多大學生委身基督、活出使命。今天我們看到許多教會的牧者,都是這一批校園團契中被神呼召出來的。當前,在教會中,有各種類型的小組形式,如法律小組、教育小組、媽媽團契、未婚團契等,這些小組使許多弟兄姐妹得著益處。此外,小組“孕育”了教會,許多教會就是由小組開始的。比如,一位姐妹回到家鄉工作,建立了一個親子的小組,這小組後來便成了他們教會的雛形。

小組團契的方式往往是面對面的相交、分享與交通。但疫情之下的隔離,成了面對面相交的重大阻礙。有些教會将小組轉到了線上,有些可能乾脆停止了。對於聚會的停止或者減少,信徒們感受不一。有肢體說,教會生活的減少,使他感覺更平靜,更享受這段安靜的時間。

確實,平日日常工作繁重、教會生活眾多,疫情使得這種忙碌突然暫停。我們需要感恩,因為神讓我們得以安靜下來,默想、親近祂。但是,倘若我們一直沉浸在這樣的安靜中,遠離肢體,遠離教會生活,我們就容易落入魔鬼的網羅中。因為雖然整個世界都“停止”了,但是魔鬼依然在人間忙碌不止,積極地做著敗壞的工作。

當主耶穌在地上呼召人的時候,祂是呼召人進入到群體之中。主傳道時,許多人忍饑挨餓,不顧沒有住宿之地,也要來跟隨耶穌(參《太》14:15);初期教會時,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他們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擘餅,用飯(參《徒》2:44-46)。

許多人會質疑“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的今世應用。當我們看到《使徒行傳》中描寫:“神的道興旺起來;在耶路撒冷門徒數目加增的甚多,也有許多祭司信從了這道”(《徒》6:7)。要知道,當時以色列的祭司、神職人員信主之後,他們面臨的是失去工作。而沒有產業的利未人,教會弟兄姐們變賣家業幫助他們,可見他們對福音的熱忱、對肢體的愛以及對神國的委身。

因此,筆者以為,當人信主後,以為單獨一人可以快樂地與主同行時,就是否認了詩人在《詩篇》42篇所表達的對群體生活思念的情感,“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我從前與眾人同往,用歡呼稱讚的聲音領他們到神的殿裡,大家守節。我追想這些事,我的心極其悲傷。”也是忽視了主呼召人跳出自我,進入到屬靈的共同體中的旨意。正如主再來迎娶新娘之時,不是迎娶一個個單獨的信徒,而是作為屬靈共同體的教會。

疫情之下,我們在禱告默想中,要為我們屬靈的家——教會能夠盡早有面對面聚會存有盼望,再不然,你至少可以掛念其他肢體的生命、生活狀況,以表明我們是“一個身子上的肢體”,正如聖經所說,“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林前》12:26)。神常給我們苦難,好讓我們在主裡學會真順服;祂也常讓我們分開,好讓我們真的渴慕再相聚。在苦難、分離之中,祂給我們開辟道路。

關於疫情之下的小組事工,以下筆者有10點建議,僅供參考:

1、網絡是這個時期上帝賜給教會的工具。工作多、時間少、距離遠是影響信徒小組生活的三座大山。網絡在線工具解決了距離的問題,尤其是在大城市,我們當為此而感恩,並且善用網絡工具。

2、探訪事工是小組事工中非常重要的一環。相對於教會,小組是比較小的關係圈,許多探訪與實際的幫助常在這個小關係圈中開展。疫情下不能線下探訪,但線上“探訪”是非常方便的。一個網絡電話、視頻電話就可以聯繫到肢體,探訪一定不是閑聊,而是了解肢體生活的近況,屬靈的近況,鼓勵他(她)參與教會生活,服事其他的肢體。不可少的是一起禱告,正如保羅說“我願男人無忿怒,無爭論,舉起聖潔的手,隨處禱告”。

3、與探訪相關的是關懷。我們生命的兩個主要任務,是愛上帝,愛鄰舍。小組中的肢體就是你的鄰舍。在這個動蕩不安、人心惶惶的時代,你可以很深入了解你的肢體正在遭遇的苦難,給予力所能及的幫助,為他(她)代禱。路德說:“我若死了,我也不會單獨在死亡當中;我若受苦,他們(教會)也和我一同受苦”。在受苦中的肢體,最大的痛苦可能不是苦難本身,而是苦難中的孤獨與無能為力,你的關懷與愛會成為他們的安慰。該隱曾在神面前說:“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而今,你可以對主說:“主啊,求你使我有愛弟兄,服事弟兄,看顧弟兄的心。正如你是如此看顧了我。”

4、善用網絡資源。如今,網絡上好的屬靈資源非常豐富。但我們要學會善用。何不與你小組的弟兄姊妹一同學習、使用一些網絡資源,以裝備、造就我們?大家彼此督促、學習、分享與討論,也可以共讀一本好書。

5、利用恩賜,彼此搭配。平時,如果你想請其他地域的弟兄姊妹來你們教會或小組分享見證、專題會比較困難,且要好好做一番規劃。但是在疫情時期,反而變得容易。教會可以按照需要,在恩賜上彼此搭配。筆者以為全球化、地球村,E時代的最大的目的是神使福音無阻礙。

6、關於小組長的牧養。在網絡上服事肢體時,小組長難免感覺到“隔空喊話”所帶來的缺乏真實感(恐怕被服事的對象也有同感)。若小組網上生活僅僅是查經,弟兄姐妹會感覺彼此更加遙遠。好的領導力就是好的影響力,而好的影響力不在乎言說,更在乎生命的見證。用生命去影響生命。在這一個特殊的時期,如果組長感到服事乏力時,首先當思考自身有沒有活出主的見證,有沒有帶來生命的影響力。

7、適當的實體相聚。現在中國大部分公司都復工復學。在一定的安全防範下,可以根據情況,適當開展實體的探訪與見面。尤其是去探訪、幫助有需要的弟兄姐妹。記得疫情之初,我思考教會哪些人需要幫助時,想到有個姐妹行動不是很便利,我便電話聯繫她,想給她送些蔬菜食物,她告知我,已經有住的近的肢體為她準備了很多——這種線下的幫助是真實愛弟兄的舉動。此外,也可以考慮在公園或戶外進行一些小組活動,有實體的見面、交流。

8、小組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的活潑與生命力,其來源于小組的方向和使命。這也是許多專業小組、興趣小組建立的動力。在疫情時期,小組也可以建立一些目標、任務。比如,近期,我們小組在一個老師的帶領下,我們一起學習一個關於基督教教育的課程。在學習過程中,我們發現經典古典教育的分級書單裡,許多書都沒有翻譯成中文。我們便為此禱告,求神來呼召一群人,一起專心翻譯。

9、朋霍費爾說:“基督徒的團契不是靈性的療養院。誰要逃避自己而進入團契生活的,就是誤用團契,將之變成嘮叨和消遣的場所。”小組若變成俱樂部,表明世俗化已經在侵蝕這個小組。當信徒參與到小組生活時,應當有服事人、服事基督國度的心志。小組當在教會的遮蓋之下,彼此服事。最終你會發現,並非教會、小組、弟兄姊妹需要你,而是你需要教會、小組、弟兄姊妹。以至於使你生命更加完全。“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弗》4:12)。

10、最後,疫情期間我們有許多獨處的時間。如果處理獨處與小組團契的關係?我想用朋霍費爾《團契生活》中的話作為提醒:“凡要團契而不想獨處的,言語和感情都變得空虛;凡想獨處而不要團契的,就毀於虛榮、自戀狂和絕望的深淵中”“凡不能獨處的,就當小心團契生活。凡不能在團契中生活的,就當小心獨處”。

在這樣一段特殊的時期裡,讓我們在小組生活中,與眾聖徒相聯絡,在教會的遮蓋下,一同愛弟兄、愛神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