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變不驚(劉傳章)2020.06.26

本文原刊于《舉目》95期和官網2020.06.26

劉傳章

 

就像挪亞時代,人正在吃喝玩樂的時候,洪水忽然來臨,整個世界都慘遭滅頂。今年的新冠肺炎,也像洪水一樣要吞滅全世界。目前已有四百多萬人被確診(編註:截止本文定稿5月14日),天天都有不少的人因此病毒而死亡,帶來多少的傷心與痛苦。這數月來,以疫情為題的文章已汗牛充棟,但因本刊編輯熱情邀稿才勉為其難,成就此文以遵所命。

本文將根據《約翰福音》13章1-17節主耶穌面對十字架之前與門徒在一起的最後剎那,耶穌如何臨危鎮定,處變不驚。

一   在劇變中安靜做事( 1-5)

  1. 離世歸父—面臨死亡

生老病死,冠狀病毒的最大威脅就是死亡,死亡是可怕的恐怖的,誰不怕死,為了避免更多的死亡,整個世界都停擺了。我們也被迫居家安身,停止活動。但耶穌知道自己離世歸父的時候到了 – 就是死亡臨近,祂作甚麼?簡單來說,就是照常生活。

在鍾馬田牧師的傳記裡有一段記載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希特勒發動強大攻勢,用飛機投彈,轟炸倫敦。此時,教會要不要停止聚會?鍾牧師決定照常舉行,不論人數多少,能來就來。那個主日的早晨,敵機在空中穿梭轟炸,敬拜在轟鳴聲中進行。聚會開始,由鍾牧師帶領會眾禱告,整整祈禱了26分鐘。之後就講道,直到聚會結束。這真是臨危受命,處變不驚。

  1. 不變的愛—永愛到底

約翰記載說“祂既愛世上屬自己的人,就愛他們到底。”這是不變的愛,不因災病,不因環境的變遷而有所改變,乃是上帝永恆不變的愛。主耶穌與門徒相處三年有餘,他們朝夕相共,情同手足。今夜是他們在地上能與主同聚的最後機會,也就是最後晚餐,耶穌表達的就是不變的愛。在生離死別,或死亡威脅,病毒環饒的日子裡,有甚麼比不變的愛,徹底的愛更可貴,更需要?

  1. 胸有成竹─心有定見

在突如其來的衝擊下,人常會感到不知所措。但耶穌能不慌不忙,因為祂知道來到世界要作甚麼,祂知道祂的職權與目的是甚麼—萬有都在祂的權下,祂知道甚麼時候來,祂耶知道甚麼時候回。時間與事實都掌控在他的手中,因此時局無論如何的變化,祂都能處之泰然,臨危不亂。自己卻去俯就卑微。

  1. 猶大賣主—魔鬼攻擊

在最困難的時候也常是雪上加霜的時候,耶穌將要面對十字架的苦難,現在又要承受魔鬼把賣祂的意念放在猶大心裡的試探。耶穌在約翰福音17章,大祭司的禱告中曾說:“父啊,時候到了,願你榮耀你的兒子,使兒子也榮耀你 。”照人的常情來說,誰不想顯耀一下自己的成就,連有些傳道人在講完道之後,還要一鞠躬然後說聲:「謝謝!」就贏得了台下的掌聲。魔鬼也善用伎倆來吹噓人的自我—愛聽掌聲。但主耶穌卻遠離這一切,祂只要從父來的榮耀。但在身為人子的時候,思想上也受著衝擊—自己的意思,或是神的旨意,猶大出賣祂,祂可以照自己的意思阻止他,但祂確知,祂來不是解決自己的困難,而是要完成父神的託付,所以祂會說:“願父的旨意成就。”在這最緊要的時刻,猶大要賣祂,等一下彼得又要三次否認祂,情感上祂不能沒有被棄的感覺…雖然如此,祂還是作祂要作的事。

  1. 愛的服事─洗門徒腳

這事祂原可以吩咐門徒去作的,也許主也會像有些牧者一樣,不知叫那一個人好,每一位弟兄姊妹都忙,所以就自己一手包辦。有人以為自己尊貴,不能服事別人,耶穌卻不是這樣。祂自己去俯就卑微。真正知道自己尊貴的人,也會俯就卑微。知道自己是誰,認識自己的人,是高下不分的。耶穌也洗了猶大的腳—耶穌在背叛者的腳前。

二   在異議中堅守原則(6-10)

當病毒發散快速的時候,應對者竭盡所能,全力以赴,旁觀者冷言諷語,諸多批評。這正是耶穌在最後的晚餐前所面對的。洗腳是當時到別人家作客,一進門就要作的事。通常是僕人給客人洗腳,但這夜,主是借別人的地方吃最後的晚餐,因為他自己沒有枕首之處   ,因此就沒有僕人給他們洗腳。而門徒當中沒有一個人主動地為大家洗腳,連自己的腳都不洗,就坐在那裡等吃。當耶穌開始給他們洗腳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搶過來說:“我來,我來”,他們就讓耶穌洗他們的腳。等到了彼得那裡,彼得反而質問起耶穌來:“主啊,你洗我的腳嗎?”又說:“你永不可洗我的腳!”彼得爲何不要耶穌洗他的腳?聖經沒有說,我們猜也許他不好意思,也許他覺得不必要,但他兩次回絕耶穌的善行。當主告訴他不被耶穌洗腳的後果—與主無分,他著急的說:“主啊,不但我的腳,連手和頭也要洗。”極端的人表現常是這樣,一是不要,再就全要。

與主無分的意思是甚麼?與主沒有分享,沒有團契,沒有來往。就如很多親家之間的關係,親家是親家,但沒有來往。許多人與主有關係但沒關係。我們要藉著不斷的潔淨、更新,保持我們與主親密的關係,與主有分。

洗腳是以實際的例子說明屬靈的意義。在《約翰福音》裡,洗腳不只是有謙卑服事的意思,也是表明耶穌在十字架上犧牲的死。門徒需要接受的,乃是主這自我犧牲的行動。

三   在服事中不忘教導 (11-17)

為甚麼會輪到耶穌給門徒洗腳?因為“門徒中起了爭論,他們中間那一個可算為大?”(路22:24)但那蹲在門徒腳前的人,卻是萬世的君王,誰算為大?

耶穌的教訓是,你們稱呼我夫子,稱呼我主,你們說的不錯…但你們做的不對。曾有一期“今日基督教”雜誌,有一篇訪問已故司徒德牧師的專文。

記者問他﹕“你對西方的教會的擔心是甚麼?”

他說﹕“我對所有教會的擔心是我們不像我們所說的那樣。我們大事宣揚基督,但是在我們的言語和行為中間有一個很大的鴻溝。”我們稱耶穌為主,但我們是否活得像耶穌,我們是否言行一致?夫子能洗腳,我們作門徒的應該更能洗腳。洗腳的屬靈意義乃是為卑微的人,做卑微的事,這是偉大的服事。在神的道上服事,在人的靈性上服事,你的服事也許人不領情,不欣賞,就像彼得對耶穌,但我們作我們該作的事,其他的,主會負責。

服事是得福的秘訣,就是知道什麼是謙卑,什麼是不自私,什麼是服事,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耶穌說﹕“你們既知道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知行要合一,才是謙卑的服事。

偉大的人能以不變應萬變,在大難臨頭的時候,處變不驚,把該做的事作完。人生最蒙福的事就是藉著服事人來服事神。以服事神的心態來服事人,甚麼人我們都可以服事,好人壞人,窮人富人,達官顯貴,凡夫走卒。都能一視同仁,不分彼此的相愛,彼此服事。

四  疫情中的思考:無望中的希望

我們處在這龐大的病毒蔓延,影響全世界的巨變中,已經好幾個月了,這疫情何時可以了結,天天悶在家裡可真受不了。這可能是今天全世界所有的人的心情和心態。咱們基督徒也不例外,與世人一樣地遭遇這莫名的困境。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用許多不同的態度來面對。如果是在曠野的以色列人,我們可以發許多怨言。但是怨言解決不了問題,當年以色列人發怨言,喝不到水,吃不到肉,上帝都供應了。我們今天還沒到沒水喝沒肉吃的時候。但我們真不知疫情哪日會消除。醫學家、科學家、專家、甚麼家都無肯定的答覆。在這無可指望中還有所希望嗎?其實這疫情把我們帶到以前不大花時間去思想的許多領域裡。

過一天是一天

這不是消極的厭世主義,而是積極的爭取每一天的精華。日子總是要過的,你過也得過不過也得過,在這疫情下不知明天是甚麼,有沒有明天,我會不會被傳染?這都是未知數。以前很少想今天怎麼過,只想今天過了還有明天,現在覺得明天很遙遠,在未知數中不敢想明天,也別去想明天,只要把握好今天就成。昨天已過去,明天尚未來,只有今天是我的。

有也可無也可

我們的人生是有無限的渴求。有的人,他們有許多生活的規定,一定的要求;吃必山珍海味,衣必綾羅綢緞,每一樣東西,都要照他的規定實現,不然就活不了。可到了這個地步,不是我要甚麼就有甚麼的時候,我們就要學習過有也可,無也可的日子。

有你無你都行

我們每個人都會覺得自己很重要,這也無可厚非,人都需要重要感,人也都有重要感。但有你無你都行這功課可不好學。疫情之前我有幾年,都持有航空公司的金卡會員證,說明我飛的很多,也就是說我去很多地方,我不是去遊玩而是去講道,現在因疫情的關係,所有外地的特會都取消了,以前在外面東奔西跑,現在日日屈居家中,似乎無所事事,但是卻是靜中獲益的好時機。說到有我無我都行這一點,其實我早已有所領悟。我似乎很重要,但無我也可以。我有好幾次去外地講道的時候,航班誤點或脫班。有一次,我要去渥大華講佈道會。我開車到機場,停車停錯了地方,上了去航站的穿梭車才發現,已經太晚,只好另外安排航班,抵達會場聚會已近結束。因我作為講員未能趕到,他們就放了一部電影,我看了最後五分鐘,因為我到了,主持人就要我上臺作個總結。我作了簡單的結論,然後作出呼召,要人接受耶穌作救主,那晚很多人舉手表示願意接受耶穌,感謝主。第二天我講道,講完了呼召,沒有人舉手。那次我感覺上帝對我說:“沒有你也行”。不必非有我不可,就可以活出平安。

一切都會過去

苦難的日子總是過的很慢人在痛苦的時候,度日如年。但日子難過還是過了。2015 年我的椎間盤突出,痛苦難當,現在看那時寫的日記,天天叫痛,可那已是五年前的事了。ㄧ切都會過去的,1917 年瘟疫過去了,2003 年的SARS過去了,Covid 19 也會過去的。最重要的是我們要記得,我們也都會過去的!我們不知道明天如何,但我們深知誰掌管一切,上帝是主,洪水氾濫,祂坐著為王。我們只要安靜在主面前,待烏雲過去,必重見光明。

 

 

作者為北美資深退休牧者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