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变不惊(刘传章)2020.06.26

本文原刊于《举目》95期和官网2020.06.26

刘传章

 

就像挪亚时代,人正在吃喝玩乐的时候,洪水忽然来临,整个世界都惨遭灭顶。今年的新冠肺炎,也像洪水一样要吞灭全世界。目前已有四百多万人被确诊(编注:截止本文定稿5月14日),天天都有不少的人因此病毒而死亡,带来多少的伤心与痛苦。这数月来,以疫情为题的文章已汗牛充栋,但因本刊编辑热情邀稿才勉为其难,成就此文以遵所命。

本文将根据《约翰福音》13章1-17节主耶稣面对十字架之前与门徒在一起的最后刹那,耶稣如何临危镇定,处变不惊。

一   在剧变中安静做事( 1-5)

  1. 离世归父—面临死亡

生老病死,冠状病毒的最大威胁就是死亡,死亡是可怕的恐怖的,谁不怕死,为了避免更多的死亡,整个世界都停摆了。我们也被迫居家安身,停止活动。但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 – 就是死亡临近,祂作什么?简单来说,就是照常生活。

在钟马田牧师的传记里有一段记载道: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希特勒发动强大攻势,用飞机投弹,轰炸伦敦。此时,教会要不要停止聚会?钟牧师决定照常举行,不论人数多少,能来就来。那个主日的早晨,敌机在空中穿梭轰炸,敬拜在轰鸣声中进行。聚会开始,由钟牧师带领会众祷告,整整祈祷了26分钟。之后就讲道,直到聚会结束。这真是临危受命,处变不惊。

  1. 不变的爱—永爱到底

约翰记载说“祂既爱世上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这是不变的爱,不因灾病,不因环境的变迁而有所改变,乃是上帝永恒不变的爱。主耶稣与门徒相处三年有余,他们朝夕相共,情同手足。今夜是他们在地上能与主同聚的最后机会,也就是最后晚餐,耶稣表达的就是不变的爱。在生离死别,或死亡威胁,病毒环饶的日子里,有什么比不变的爱,彻底的爱更可贵,更需要?

  1. 胸有成竹─心有定见

在突如其来的冲击下,人常会感到不知所措。但耶稣能不慌不忙,因为祂知道来到世界要作什么,祂知道祂的职权与目的是什么—万有都在祂的权下,祂知道什么时候来,祂耶知道什么时候回。时间与事实都掌控在他的手中,因此时局无论如何的变化,祂都能处之泰然,临危不乱。自己却去俯就卑微。

  1. 犹大卖主—魔鬼攻击

在最困难的时候也常是雪上加霜的时候,耶稣将要面对十字架的苦难,现在又要承受魔鬼把卖祂的意念放在犹大心里的试探。耶稣在约翰福音17章,大祭司的祷告中曾说:“父啊,时候到了,愿你荣耀你的儿子,使儿子也荣耀你 。”照人的常情来说,谁不想显耀一下自己的成就,连有些传道人在讲完道之后,还要一鞠躬然后说声:“谢谢!”就赢得了台下的掌声。魔鬼也善用伎俩来吹嘘人的自我—爱听掌声。但主耶稣却远离这一切,祂只要从父来的荣耀。但在身为人子的时候,思想上也受着冲击—自己的意思,或是神的旨意,犹大出卖祂,祂可以照自己的意思阻止他,但祂确知,祂来不是解决自己的困难,而是要完成父神的托付,所以祂会说:“愿父的旨意成就。”在这最紧要的时刻,犹大要卖祂,等一下彼得又要三次否认祂,情感上祂不能没有被弃的感觉…虽然如此,祂还是作祂要作的事。

  1. 爱的服事─洗门徒脚

这事祂原可以吩咐门徒去作的,也许主也会像有些牧者一样,不知叫那一个人好,每一位弟兄姊妹都忙,所以就自己一手包办。有人以为自己尊贵,不能服事别人,耶稣却不是这样。祂自己去俯就卑微。真正知道自己尊贵的人,也会俯就卑微。知道自己是谁,认识自己的人,是高下不分的。耶稣也洗了犹大的脚—耶稣在背叛者的脚前。

二   在异议中坚守原则(6-10)

当病毒发散快速的时候,应对者竭尽所能,全力以赴,旁观者冷言讽语,诸多批评。这正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前所面对的。洗脚是当时到别人家作客,一进门就要作的事。通常是仆人给客人洗脚,但这夜,主是借别人的地方吃最后的晚餐,因为他自己没有枕首之处   ,因此就没有仆人给他们洗脚。而门徒当中没有一个人主动地为大家洗脚,连自己的脚都不洗,就坐在那里等吃。当耶稣开始给他们洗脚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抢过来说:“我来,我来”,他们就让耶稣洗他们的脚。等到了彼得那里,彼得反而质问起耶稣来:“主啊,你洗我的脚吗?”又说:“你永不可洗我的脚!”彼得为何不要耶稣洗他的脚?圣经没有说,我们猜也许他不好意思,也许他觉得不必要,但他两次回绝耶稣的善行。当主告诉他不被耶稣洗脚的后果—与主无分,他着急的说:“主啊,不但我的脚,连手和头也要洗。”极端的人表现常是这样,一是不要,再就全要。

与主无分的意思是什么?与主没有分享,没有团契,没有来往。就如很多亲家之间的关系,亲家是亲家,但没有来往。许多人与主有关系但没关系。我们要借着不断的洁净、更新,保持我们与主亲密的关系,与主有分。

洗脚是以实际的例子说明属灵的意义。在《约翰福音》里,洗脚不只是有谦卑服事的意思,也是表明耶稣在十字架上牺牲的死。门徒需要接受的,乃是主这自我牺牲的行动。

三   在服事中不忘教导 (11-17)

为什么会轮到耶稣给门徒洗脚?因为“门徒中起了争论,他们中间那一个可算为大?”(路22:24)但那蹲在门徒脚前的人,却是万世的君王,谁算为大?

耶稣的教训是,你们称呼我夫子,称呼我主,你们说的不错…但你们做的不对。曾有一期“今日基督教”杂志,有一篇访问已故司徒德牧师的专文。

记者问他﹕“你对西方的教会的担心是什么?”

他说﹕“我对所有教会的担心是我们不像我们所说的那样。我们大事宣扬基督,但是在我们的言语和行为中间有一个很大的鸿沟。”我们称耶稣为主,但我们是否活得像耶稣,我们是否言行一致?夫子能洗脚,我们作门徒的应该更能洗脚。洗脚的属灵意义乃是为卑微的人,做卑微的事,这是伟大的服事。在神的道上服事,在人的灵性上服事,你的服事也许人不领情,不欣赏,就像彼得对耶稣,但我们作我们该作的事,其他的,主会负责。

服事是得福的秘诀,就是知道什么是谦卑,什么是不自私,什么是服事,但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去做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耶稣说﹕“你们既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知行要合一,才是谦卑的服事。

伟大的人能以不变应万变,在大难临头的时候,处变不惊,把该做的事作完。人生最蒙福的事就是借着服事人来服事神。以服事神的心态来服事人,什么人我们都可以服事,好人坏人,穷人富人,达官显贵,凡夫走卒。都能一视同仁,不分彼此的相爱,彼此服事。

四  疫情中的思考:无望中的希望

我们处在这庞大的病毒蔓延,影响全世界的巨变中,已经好几个月了,这疫情何时可以了结,天天闷在家里可真受不了。这可能是今天全世界所有的人的心情和心态。咱们基督徒也不例外,与世人一样地遭遇这莫名的困境。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用许多不同的态度来面对。如果是在旷野的以色列人,我们可以发许多怨言。但是怨言解决不了问题,当年以色列人发怨言,喝不到水,吃不到肉,上帝都供应了。我们今天还没到没水喝没肉吃的时候。但我们真不知疫情哪日会消除。医学家、科学家、专家、什么家都无肯定的答复。在这无可指望中还有所希望吗?其实这疫情把我们带到以前不大花时间去思想的许多领域里。

过一天是一天

这不是消极的厌世主义,而是积极的争取每一天的精华。日子总是要过的,你过也得过不过也得过,在这疫情下不知明天是什么,有没有明天,我会不会被传染?这都是未知数。以前很少想今天怎么过,只想今天过了还有明天,现在觉得明天很遥远,在未知数中不敢想明天,也别去想明天,只要把握好今天就成。昨天已过去,明天尚未来,只有今天是我的。

有也可无也可

我们的人生是有无限的渴求。有的人,他们有许多生活的规定,一定的要求;吃必山珍海味,衣必绫罗绸缎,每一样东西,都要照他的规定实现,不然就活不了。可到了这个地步,不是我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时候,我们就要学习过有也可,无也可的日子。

有你无你都行

我们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很重要,这也无可厚非,人都需要重要感,人也都有重要感。但有你无你都行这功课可不好学。疫情之前我有几年,都持有航空公司的金卡会员证,说明我飞的很多,也就是说我去很多地方,我不是去游玩而是去讲道,现在因疫情的关系,所有外地的特会都取消了,以前在外面东奔西跑,现在日日屈居家中,似乎无所事事,但是却是静中获益的好时机。说到有我无我都行这一点,其实我早已有所领悟。我似乎很重要,但无我也可以。我有好几次去外地讲道的时候,航班误点或脱班。有一次,我要去渥大华讲布道会。我开车到机场,停车停错了地方,上了去航站的穿梭车才发现,已经太晚,只好另外安排航班,抵达会场聚会已近结束。因我作为讲员未能赶到,他们就放了一部电影,我看了最后五分钟,因为我到了,主持人就要我上台作个总结。我作了简单的结论,然后作出呼召,要人接受耶稣作救主,那晚很多人举手表示愿意接受耶稣,感谢主。第二天我讲道,讲完了呼召,没有人举手。那次我感觉上帝对我说:“没有你也行”。不必非有我不可,就可以活出平安。

一切都会过去

苦难的日子总是过的很慢人在痛苦的时候,度日如年。但日子难过还是过了。2015 年我的椎间盘突出,痛苦难当,现在看那时写的日记,天天叫痛,可那已是五年前的事了。ㄧ切都会过去的,1917 年瘟疫过去了,2003 年的SARS过去了,Covid 19 也会过去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记得,我们也都会过去的!我们不知道明天如何,但我们深知谁掌管一切,上帝是主,洪水泛滥,祂坐着为王。我们只要安静在主面前,待乌云过去,必重见光明。

 

 

作者为北美资深退休牧者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