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不幸得了新冠肺炎……(郑新民)2020.06.30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6.30

郑新民

 

三月,我从南美旅游回到埃城(编注:Edmonton,是加拿大艾伯塔省的省会,也是加拿大第5大城市)家里。当晚入睡前,我开始感觉身体不适,一种想冒汗发烧感冒的感觉。第二天,我起不了床。我拼命喝水,但到下午,发烧起来了,一量体温,38.7摄氏度。女儿将我送进了医院。

我想,我可能在旅途中感染了新冠病毒。

经门诊检查,我被作疑似病例,住入病房。后来确诊。病情来势凶猛又迅速,两天之内,我的肺部出现明显炎症,我高温口渴,血氧饱和度降至93%以下,肾脏开始衰竭,血压下降,医生要给我上呼吸机……

在急诊病房的医生护士的抢救下,我度过了难忘的30天。在这30天里,杰克大夫、乔安娜护士,他们的身影时时在我眼前出现。

杰克大夫

杰克大夫是位非常精悍、干练、帅气的壮年男子,他那烱烱有神的双眼,散发出温暖的魅力。他也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在工作中活出了基督的爱,他鼓励我和其他病人要坚持不懈、要有信心,他说,我们有基督的爱,一定会战胜病魔,很快康复。

在急疹病房,杰克大夫面对的大多是重症及危重症病患,他每天只睡几个小时,除了必要的休息,他一直在为病患奔走,服务。

当我出院时,我满含热泪,鞠躬向他致谢,因为太激动,我的泪水一次次流出,只能哽咽著对他说:“非常感谢您的治疗,是您帮我渡过了难关,获得了新的生命。您一定要多保重身体,后面还有很多病人需要您!”

乔安娜护士

在住院期间,我也接触到许多护士小姐,其中最使我难忘的是乔安娜护士。她是照顾我的护士。每天,她为我测体温、量血压、帮助我吃药、喝水、喂饭、替我变换体位……她把我照顾得特别周到,像是我的亲闺女一样。她原来的专业是心脏重症监护,由于呼吸系统护理人员不够,临时被调到呼吸科。

与新冠肺炎患者每一次近距离的接触,都会增加感染的风险,稍不留神,就会中招。但乔安娜毫不畏惧。起初,由于人手短缺,防护用品紧张,为照顾好重症患者,乔安娜每天都是工作10小时以上,24小时连轴转也是常事。在她悉心的照料下,许多患者转危为安。她对患者温柔体贴的关怀,抚慰了许多焦灼不安的心。

我出院时,我以感激不尽的心情向乔安娜表示衷心的感谢。

乔安娜对南丁格尔有着崇高的敬意和爱戴,她立志成为像南丁格尔那样的克里米亚的天使。南丁格尔认为护理是个荣耀的呼召,正如她曾在一封公开信上写道:“护理不只是一种技术,而是生命。……护理是来自上帝的呼召,值得一个人毕生投入。”她忠心地完成了上帝赋予的使命。

这一次漫长的住院,我深深地理解了医生、护士的服务,这些因爱而产生的善意举动,反映的是上帝的爱。正如《以弗所书》所写:“……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能以和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弗》3:17-18)

恩典与警钟

我得知自己得了新冠肺炎这种严重的、可怕的疾病时,我觉得自己很可能会过不了这个坎,不免对死亡产生了焦虑和恐惧。

但我想起,神在任何时候都应许与我在一起;我宣告洪水泛滥之时,祂仍坐着为王;我也坚信神会将平安赐给我,祂赐给我的平安,不像世上的平安……

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将自己的忧愁、胆怯都带到神面前。面临灾难的时候,神让我追求从上面来的智慧,我心里得安慰,我相信祂的恩典能够帮助我战胜一切的艰难险阻。

感谢神,祂怜悯了我,医治了我!

借着这次经历,神也给我敲起了警钟。我虽信主多年,但在属灵的争斗中,我没有完全按照神的旨意行,常顺从自己的所思所想,这显然与主的心意不相符。

从死里逃生,神让我看到祂话语的宝贵。我决定以后以神的话语作为自己的生活准绳,在凡事上寻求神的旨意,离弃一切的罪,彻底认罪悔改,做一个神的好儿女。

写到最后,我想,无论是对整个世界还是对于个人,新冠肺炎可能都称得上一场大灾难、大危机。因为许多人都可能面对感染病毒、失业、经济严重衰退等新冠病毒所带来的影响,在这些严峻的挑战和考验面前,但愿我们都能警醒,悔改,归向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