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教會歷史看禱告與復興(蘇文峰 )2020.07.02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7.02

蘇文峰      

在研究教會復興歷史的學者中,歐文(J. Edwin Orr,1912-1987)可說是備受敬重的一位。他在教會復興的領域,著作等身,包括對中國教會的復興也有深入的研究。

一、什麼是真正的復興 ?

根據歐文教授的史料研究和親身的參與,他發現古今中外所有真正的屬靈復興,都從禱告開始,也在禱告中向下紮根,向上結果。因為復興不是一個突發現象,而是許多細水長流的禱告匯入救恩的大江大海,在上帝所定的“天時地利人和”互相效力下,聖靈降臨在門徒身上,捲起驚濤駭浪,卻源遠流長。

這個模式從《使徒行傳》五旬節聖靈降臨後,在教會歷史的長河中不斷地湧現。

《當代神學詞典》對復興(Revival)作了以下的定義:“復興是神臨到祂的子民,觸摸他們的心靈,在他們的生命中加深祂恩典的工作。”

歐文也認為被神觸摸心靈的個人,他的生命、生活和事奉一定會產生重大的改變;接下來,教會群體也會爆發如“新酒在新皮袋中”的活力。真正的復興不會曇花一現,復興的果效一定會震動那世代的教會和社會;時間可能持續幾個月或幾年,也可能在某些地區某些人一生中,長久存留。我們可用以下表格說明:


(以上表格引自:J. Edwin Orr, The Re-Study of Revival and Revivalism .Pasadena, CA: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1981.)

 

二、近代教會歷史中禱告與復興的實例

我們若觀察近代中西教會歷史中,幾個具有代表性的實例,應可以看到禱告和復興的密切關係。

1.美洲大覺醒運動(18-19世紀)

18和19世紀,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懷特菲(George Whitefield)、芬尼(Charles Finney)、慕迪(D. L. Moody)等,在美洲先後領導了兩次大覺醒運動。

這兩次復興的共同點是:信徒認真讀經,信息簡單易懂,真誠的敬拜,存敬畏的心傾聽。聚會常連續幾天幾夜,極多的人當場認罪悔改痛哭,表現出得救的欣喜。《奇異恩典》這首流傳長遠的詩歌,歌詞寫出了英國18世紀末大復興的信息,歌譜的旋律則明顯代表了美國大覺醒運動的風格。

這兩次大覺醒運動的果效,對今日的美國教會仍然有相當的影響力;而18到19世紀的美國,正面臨獨立戰爭和南北戰爭前後社會文化的融合與開拓;兩次大覺醒運動的信息和清教徒思想,都成為美國主流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

  1. 美英大復興(1857-1858年)

1857年9月23日,紐約市商人蘭菲爾(Jeremy Lanphier)帶領的午餐禱告會中,聖靈大大動工,禱告會從平時6個人劇增至每天4千人。火熱的禱告會從從一城到另一城,遍及全美國,教堂及公共場所聚滿了禱告的人,大量美國民眾明顯地轉向神。當時有一位年輕的牧師臨終前的一句話“興起盡忠為耶穌”,成了這次大復興的標語。著名的詩歌《興起盡忠為耶穌》(Stand Up for Jesus),就是1858年在賓州費城牧會的杜菲德(George Duffield)根據這句話寫的。

有人估計,美國1858那一年內重生得救的人數達到50萬人。

1859年初,復興之火燃燒到愛爾蘭、威爾斯、蘇格蘭,全英國約十分之一的人歸向主。戴德生、司布真、慕迪等傳道人,是教會界的屬靈領導者。他們傳講的信息都注重十字架和生命的改變。司布真在一篇《望就活》的佈道信息中,提醒信徒不要期待亢奮的情緒,不要期盼超自然的經歷;福音聚會如果在十架以外加添別的,可能更熱鬧,人數更多,卻失去屬天的能力。最直接的福音就是仰望耶穌!

這段時期上帝同時興起了著名的孤兒院之父穆勒(George Muller),以及男女青年會(YMCA)等機構走進社會。許多平民信徒和學生投入各種社會關懷事工,基督信仰喚醒了許多資本家的良知和責任感,協助許多失業的農民工脫離困境,也立法讓被販賣的奴隸得到自由。1865年,中國內地會和救世軍這兩個宣教團體在同一年成立。近代英美來華的傳教士,主要受這波大復興和大覺醒運動的影響。他們在復興聚會中被神呼召,願意獻身到遙遠的中國宣教。

  1. 威爾斯大復興(1904-1905年)

英國20世紀初期的威爾斯大復興,被稱為西方歷史上最大的復興。領導者羅伯斯(Evan Roberts)原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年輕礦工,為復興禱告了10多年。某一夜羅伯斯在禱告中受感動,向神呼求:“哦,主,折服我們!好叫世人得救”(Lord, bend the church to save the world)。他開始帶領礦坑的人一同禱告,點燃了威爾斯大復興的星火。

威爾斯大復興和以往的復興運動有一些不同。羅伯斯很少講道,信徒無論在哪裡、在什麼時候都可以聚會;幾乎在每一個家庭裡都有復興禱告。火車上,電車上,礦場裡,到處都有禱告聚會。

大復興的影響從威爾斯開始,在兩個月內有7萬人信主,1903至1906年英國教會增加了超過50萬個會友。10年內復興遍及全世界,頭兩年已有500萬人歸主。中國第一位女性佈道家余慈度,1903年從韓國宣教回國後,也将威爾斯大復興的信息傳到中國。她放下醫科專業,成為中國第一個女佈道家,带领了很多人信主。

大復興也使得社會道德大大地改進,人們的生活大大地改變。當時的報紙刊登:酒吧(pub)一家一家地倒閉了;許多被偷的失物歸還原主。馬車夫不再用髒話來罵拉車的馬,以致馬竟聽不懂馬車夫不帶髒話的口令。社會治安變好了,很多法官無案可審;律師也失業了,便組詩班去各地獻詩。國會議員脫離無聊的政治議題,省下的時間便去參加禱告會。報紙沒有暴行和八卦新聞可報導,改為報導各地復興的新聞。球賽只能延期,因為觀眾和球員都去參加復興大會了。

威爾斯大復興的標語,就是羅伯斯最開始那個重要的禱告:“哦,主,折服我們! ”

  1. 中國20世紀初期的大復興

1900年春,山東的華北神學院和登州教會連續三週的奮興會中,充滿了認罪悔改和奉獻身心的見證。一些教會學校停課,讓學生去鄉村佈道。

1905年有一位來華傳教士報告:廈門、西北、華中“經歷像威爾斯那樣的大復興”。

1906年青島有“日出禱告會”,600多人參加。人們在會中向神悔改、彼此認罪、互相和好。與此同時,遼陽市有3千位弟兄姊妹為東北教會禱告,引發下一波的大復興。

1908年加拿大傳教士古約翰(Jonathan Goforth)帶領遍及東北三省和全國的大復興。聚會中信徒公開認罪,爭相同聲禱告,哭泣、肅靜……同時出現。許多恩怨在復興中化解,特別是1900年義和團事變,親人被殺造成的仇恨傷害。

這次復興帶動了福音廣傳。被聖靈復興的信徒,自動組成一支支佈道隊,往各村落傳福音。

  1. 中國1920-1940年代的大復興

1920年代,中國知識界掀起了新文化運動和“非基督教”的浪潮。1920-1940年代,中國面臨軍閥、北伐、抗戰、國共內戰的亂局。上帝在這30年間選召一批傳道人和信徒,用屬靈的大復興改變許多中國人的生命光景。

1927年南京有許多教會和學生參與“祈禱日” 。

1931年元旦中國基督教聯會舉辦會議,標語是“主啊,復興你的教會,從我開始。”

1934年山東費縣楊毅成牧師,禁食禱告時被聖靈充滿,隨後教會經歷了復興。他們聚會時先唱詩、禱告,然後會友一個個到台前認罪,再講道,會後有長夜禱告,而“認罪”正是以後山東大復興的徵兆。信徒復興後,就出去傳福音,教會人數倍增。

1930年代帶領“伯特利佈道團”的計志文也歸納他在各地佈道的觀察:“火熱認罪的願望,是大復興的第一個象徵。”

宋尚節可說是1930-1940年代中國教會大復興的代表性人物。1927年2月10日晚上宋尚節在禱告中的經歷,是他生命與事奉的轉折點。在他的重生之夜,他看到了整整幾大卷自己的“罪賬”。他的罪好像賬目,一條條記上面。罪的重擔使他得不到片刻的安寧,只有基督的十字架才釋放了他。

此後他在中國和南洋各地不計其數的講道和復興佈道,幾乎每一篇必講到人的罪及基督十字架的救贖。他常常能在不經意間,指出某人具體的罪,使人在上帝的聖潔面前無法隱匿。無數的人到講臺前向上帝痛哭認罪悔改,生命徹底翻轉。因此,宋尚節帶動的屬靈復興長闊深廣。

1940年代“遍傳福音團”和“西北靈工團”這兩個宣教團體,是中國基督徒有計劃、有組織地向西北回教國家宣教的先鋒。他們都是在禱告中領受異象,要從西北7省開始,走向西北7國,沿著絲路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他們先到新疆建立教會,以便熟悉回教徒的語言、生活、習俗。後來因為政局改變,壯志未酬;但至今仍然有許多海內外的基督徒傳承這個異象,已經走出去到福音絲路宣教。

三、為什麼真正的復興必然從禱告開始?

《世代The Kosmos》期刊2009年秋季號電子版,刊登了署名新恩的一篇文章《他是點著的明燈——宋尚節的屬靈傳統淺論》,作者歸納宋尚節事奉主的經歷體會時,特別強調禱告的重要。

我們可以借用宋尚節這位佈道家的口,清楚看到為什麼真正的復興必然從禱告開始。

我們也用宋尚節以下這些金玉良言,作為本文的總結:

——同心合意禱告,乃奮興教會之首要。

——撒但最怕聖徒同心合意地禱告。

——禱告是運用天兵完成神的工作。

——不靠勢力,不靠口才,只要跪著與神同行,看神自己作工。

——禱告!禱告!今後的工作是禱告的工作。

——許多佈道團注重工作而不重視禱告,因而失敗。

——蒙恩的基督徒有兩個翅膀:讀經與禱告。

——禱告乃最快樂的事,切勿以為是重擔。

——教會不禱告則死,將來見主面時,必定有許多人痛悔自己在世上禱告太少。

——若不儆醒禱告,你一定會墮落。(註)

但願那在教會歷史中推動復興的靈,今天加倍的臨到我們。

 

註:這些有關禱告的句子,摘錄自利未摘錄整理的《失而復得的日記—主僕宋尚節日記摘抄》,宣道出版社,2006年11月增訂版。

編註:本文是蘇文峰牧師2020年5月18日,在北加州“基督之家聯合禱告中心”禱告特會的講章,已錄製成視頻,請點撃進入,https://oc.wistia.com/medias/ozlc1o357b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