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会历史看祷告与复兴(苏文峰 )2020.07.02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7.02

苏文峰      

在研究教会复兴历史的学者中,欧文(J. Edwin Orr,1912-1987)可说是备受敬重的一位。他在教会复兴的领域,著作等身,包括对中国教会的复兴也有深入的研究。

一、什么是真正的复兴 ?

根据欧文教授的史料研究和亲身的参与,他发现古今中外所有真正的属灵复兴,都从祷告开始,也在祷告中向下扎根,向上结果。因为复兴不是一个突发现象,而是许多细水长流的祷告汇入救恩的大江大海,在上帝所定的“天时地利人和”互相效力下,圣灵降临在门徒身上,卷起惊涛骇浪,却源远流长。

这个模式从《使徒行传》五旬节圣灵降临后,在教会历史的长河中不断地涌现。

《当代神学词典》对复兴(Revival)作了以下的定义:“复兴是神临到祂的子民,触摸他们的心灵,在他们的生命中加深祂恩典的工作。”

欧文也认为被神触摸心灵的个人,他的生命、生活和事奉一定会产生重大的改变;接下来,教会群体也会爆发如“新酒在新皮袋中”的活力。真正的复兴不会昙花一现,复兴的果效一定会震动那世代的教会和社会;时间可能持续几个月或几年,也可能在某些地区某些人一生中,长久存留。我们可用以下表格说明:


(以上表格引自:J. Edwin Orr, The Re-Study of Revival and Revivalism .Pasadena, CA: 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 1981.)

 

二、近代教会历史中祷告与复兴的实例

我们若观察近代中西教会历史中,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实例,应可以看到祷告和复兴的密切关系。

1.美洲大觉醒运动(18-19世纪)

18和19世纪,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怀特菲(George Whitefield)、芬尼(Charles Finney)、慕迪(D. L. Moody)等,在美洲先后领导了两次大觉醒运动。

这两次复兴的共同点是:信徒认真读经,信息简单易懂,真诚的敬拜,存敬畏的心倾听。聚会常连续几天几夜,极多的人当场认罪悔改痛哭,表现出得救的欣喜。《奇异恩典》这首流传长远的诗歌,歌词写出了英国18世纪末大复兴的信息,歌谱的旋律则明显代表了美国大觉醒运动的风格。

这两次大觉醒运动的果效,对今日的美国教会仍然有相当的影响力;而18到19世纪的美国,正面临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前后社会文化的融合与开拓;两次大觉醒运动的信息和清教徒思想,都成为美国主流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

  1. 美英大复兴(1857-1858年)

1857年9月23日,纽约市商人兰菲尔(Jeremy Lanphier)带领的午餐祷告会中,圣灵大大动工,祷告会从平时6个人剧增至每天4千人。火热的祷告会从从一城到另一城,遍及全美国,教堂及公共场所聚满了祷告的人,大量美国民众明显地转向神。当时有一位年轻的牧师临终前的一句话“兴起尽忠为耶稣”,成了这次大复兴的标语。著名的诗歌《兴起尽忠为耶稣》(Stand Up for Jesus),就是1858年在宾州费城牧会的杜菲德(George Duffield)根据这句话写的。

有人估计,美国1858那一年内重生得救的人数达到50万人。

1859年初,复兴之火燃烧到爱尔兰、威尔斯、苏格兰,全英国约十分之一的人归向主。戴德生、司布真、慕迪等传道人,是教会界的属灵领导者。他们传讲的信息都注重十字架和生命的改变。司布真在一篇《望就活》的布道信息中,提醒信徒不要期待亢奋的情绪,不要期盼超自然的经历;福音聚会如果在十架以外加添别的,可能更热闹,人数更多,却失去属天的能力。最直接的福音就是仰望耶稣!

这段时期上帝同时兴起了著名的孤儿院之父穆勒(George Muller),以及男女青年会(YMCA)等机构走进社会。许多平民信徒和学生投入各种社会关怀事工,基督信仰唤醒了许多资本家的良知和责任感,协助许多失业的农民工脱离困境,也立法让被贩卖的奴隶得到自由。1865年,中国内地会和救世军这两个宣教团体在同一年成立。近代英美来华的传教士,主要受这波大复兴和大觉醒运动的影响。他们在复兴聚会中被神呼召,愿意献身到遥远的中国宣教。

  1. 威尔斯大复兴(1904-1905年)

英国20世纪初期的威尔斯大复兴,被称为西方历史上最大的复兴。领导者罗伯斯(Evan Roberts)原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矿工,为复兴祷告了10多年。某一夜罗伯斯在祷告中受感动,向神呼求:“哦,主,折服我们!好叫世人得救”(Lord, bend the church to save the world)。他开始带领矿坑的人一同祷告,点燃了威尔斯大复兴的星火。

威尔斯大复兴和以往的复兴运动有一些不同。罗伯斯很少讲道,信徒无论在哪里、在什么时候都可以聚会;几乎在每一个家庭里都有复兴祷告。火车上,电车上,矿场里,到处都有祷告聚会。

大复兴的影响从威尔斯开始,在两个月内有7万人信主,1903至1906年英国教会增加了超过50万个会友。10年内复兴遍及全世界,头两年已有500万人归主。中国第一位女性布道家余慈度,1903年从韩国宣教回国后,也将威尔斯大复兴的信息传到中国。她放下医科专业,成为中国第一个女布道家,带领了很多人信主。

大复兴也使得社会道德大大地改进,人们的生活大大地改变。当时的报纸刊登:酒吧(pub)一家一家地倒闭了;许多被偷的失物归还原主。马车夫不再用脏话来骂拉车的马,以致马竟听不懂马车夫不带脏话的口令。社会治安变好了,很多法官无案可审;律师也失业了,便组诗班去各地献诗。国会议员脱离无聊的政治议题,省下的时间便去参加祷告会。报纸没有暴行和八卦新闻可报导,改为报导各地复兴的新闻。球赛只能延期,因为观众和球员都去参加复兴大会了。

威尔斯大复兴的标语,就是罗伯斯最开始那个重要的祷告:“哦,主,折服我们! ”

  1. 中国20世纪初期的大复兴

1900年春,山东的华北神学院和登州教会连续三周的奋兴会中,充满了认罪悔改和奉献身心的见证。一些教会学校停课,让学生去乡村布道。

1905年有一位来华传教士报告:厦门、西北、华中“经历像威尔斯那样的大复兴”。

1906年青岛有“日出祷告会”,600多人参加。人们在会中向神悔改、彼此认罪、互相和好。与此同时,辽阳市有3千位弟兄姊妹为东北教会祷告,引发下一波的大复兴。

1908年加拿大传教士古约翰(Jonathan Goforth)带领遍及东北三省和全国的大复兴。聚会中信徒公开认罪,争相同声祷告,哭泣、肃静……同时出现。许多恩怨在复兴中化解,特别是1900年义和团事变,亲人被杀造成的仇恨伤害。

这次复兴带动了福音广传。被圣灵复兴的信徒,自动组成一支支布道队,往各村落传福音。

  1. 中国1920-1940年代的大复兴

1920年代,中国知识界掀起了新文化运动和“非基督教”的浪潮。1920-1940年代,中国面临军阀、北伐、抗战、国共内战的乱局。上帝在这30年间选召一批传道人和信徒,用属灵的大复兴改变许多中国人的生命光景。

1927年南京有许多教会和学生参与“祈祷日” 。

1931年元旦中国基督教联会举办会议,标语是“主啊,复兴你的教会,从我开始。”

1934年山东费县杨毅成牧师,禁食祷告时被圣灵充满,随后教会经历了复兴。他们聚会时先唱诗、祷告,然后会友一个个到台前认罪,再讲道,会后有长夜祷告,而“认罪”正是以后山东大复兴的征兆。信徒复兴后,就出去传福音,教会人数倍增。

1930年代带领“伯特利布道团”的计志文也归纳他在各地布道的观察:“火热认罪的愿望,是大复兴的第一个象征。”

宋尚节可说是1930-1940年代中国教会大复兴的代表性人物。1927年2月10日晚上宋尚节在祷告中的经历,是他生命与事奉的转折点。在他的重生之夜,他看到了整整几大卷自己的“罪账”。他的罪好像账目,一条条记上面。罪的重担使他得不到片刻的安宁,只有基督的十字架才释放了他。

此后他在中国和南洋各地不计其数的讲道和复兴布道,几乎每一篇必讲到人的罪及基督十字架的救赎。他常常能在不经意间,指出某人具体的罪,使人在上帝的圣洁面前无法隐匿。无数的人到讲台前向上帝痛哭认罪悔改,生命彻底翻转。因此,宋尚节带动的属灵复兴长阔深广。

1940年代“遍传福音团”和“西北灵工团”这两个宣教团体,是中国基督徒有计划、有组织地向西北回教国家宣教的先锋。他们都是在祷告中领受异象,要从西北7省开始,走向西北7国,沿着丝路将福音传回耶路撒冷。他们先到新疆建立教会,以便熟悉回教徒的语言、生活、习俗。后来因为政局改变,壮志未酬;但至今仍然有许多海内外的基督徒传承这个异象,已经走出去到福音丝路宣教。

三、为什么真正的复兴必然从祷告开始?

《世代The Kosmos》期刊2009年秋季号电子版,刊登了署名新恩的一篇文章《他是点着的明灯——宋尚节的属灵传统浅论》,作者归纳宋尚节事奉主的经历体会时,特别强调祷告的重要。

我们可以借用宋尚节这位布道家的口,清楚看到为什么真正的复兴必然从祷告开始。

我们也用宋尚节以下这些金玉良言,作为本文的总结:

——同心合意祷告,乃奋兴教会之首要。

——撒但最怕圣徒同心合意地祷告。

——祷告是运用天兵完成神的工作。

——不靠势力,不靠口才,只要跪着与神同行,看神自己作工。

——祷告!祷告!今后的工作是祷告的工作。

——许多布道团注重工作而不重视祷告,因而失败。

——蒙恩的基督徒有两个翅膀:读经与祷告。

——祷告乃最快乐的事,切勿以为是重担。

——教会不祷告则死,将来见主面时,必定有许多人痛悔自己在世上祷告太少。

——若不儆醒祷告,你一定会堕落。(注)

但愿那在教会历史中推动复兴的灵,今天加倍的临到我们。

 

注:这些有关祷告的句子,摘录自利未摘录整理的《失而复得的日记—主仆宋尚节日记摘抄》,宣道出版社,2006年11月增订版。

编注:本文是苏文峰牧师2020年5月18日,在北加州“基督之家联合祷告中心”祷告特会的讲章,已录制成视频,请点撃进入,https://oc.wistia.com/medias/ozlc1o357b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