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他会活过来!(Lynn)2020.07.03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7.03

Lynn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们也许读了很多次圣经,听了很多教导,以至于几乎张嘴就可以说一段很属灵的话,但若没有从圣灵而来的膏抹,我们的话再正确,也进不到人的灵里,不能真正安慰、鼓励另一个灵魂。

那怎么办?不如等待吧……

与父亲朝夕相对

整个疫情期间,持续在我心里的感动,是如何带领未得救的父亲来认识神。毫不夸张地说,每天面对还未得救的父亲,就是我的苦难。我们可以选择教会,选择工作,选择老板,选择是否在教会服事,选择亲近哪一个弟兄姐妹。但是父亲,却不能选择;而且,在疫情期间,神拉近我和我父亲之间的物理距离,我和父亲要朝夕相对地生活,没有可以再回避的空间。

“我爱我的父亲,但是,我真的爱他么?我的父亲爱我,而我,真的相信这点么?”在与父亲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这两个问题常常萦绕在我的心中。

救恩临到了母亲

主怜悯我的母亲。一年前,祂用爱得着了我母亲的心。母亲被神完全而强烈的爱击碎了。因为她早年丧母,所以她一生都在寻找一种完全的爱。她确定自己需要这样一份爱,于是她接受了主。

很快,她就定期和我一起去聚会,她非常享受教会的肢体生活。有时我们一起祷告,一起听赞美诗,她安静地流泪,说:“这爱太深沉了,我不配得,但神如此爱我。”我为母亲的得救赞美神,我知道这样的爱,不是我和父亲能给予她的,她灵魂的根,只能被神的爱滋养。

耶稣知道一切

“而父亲,他会得救么?如果会,又是在什么时候呢?那一天快了么?”我常常问耶稣。耶稣没有回答我,但有一次,我感受到祂坐在我旁边,轻轻拍着我的肩,安慰我,我听到他问我:我爱你,你信么?在你父亲得救这件事上,你要来依靠我么?

“依靠你?耶稣,我不知道,但我真的想父亲能得救,而且能快点。”

“这样,能让你少被训几顿,日子好过点,也不被逼婚,是么?”我似乎听到耶稣在哈哈大笑。

天啊,耶稣祂真的知道一切!

复活节的交谈

日子这样过著,眼看到复活节了。

复活节上午的讲道,题目是“摆在耶稣面前的喜乐”。我们读的经文是:“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译: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神宝座的右边。” (《来》 12:2)

这一节经文在我脑子里似乎划开了一道痕,我停在那里,开始思考。“神,你是说,竟然能有一种喜乐,可以让主完全轻看在十架上受的苦?那得是怎样大的喜乐?就好像我小时候,如果答应练钢琴,之后就可以得到一颗巧克力。但这必须是一颗非常好吃的巧克力,我才愿意忍受一个小时的折磨——神,我也想经历到这个喜乐。不行的话,你让我看看耶稣经历到的喜乐吧。”

于是,我赶紧去到屋内,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下。“主啊,求你让我开眼,看看那充满你、甚至能让你克服对死亡的恐惧的喜乐,我太想知道了,否则我真的没有办法胜过每天面对父亲的苦难,求你让我看一眼,一眼就好。”

主说:“Lynn,以你对我的了解,我能不能在弹指之间,就让你父亲得救?”

“当然可以,但显然你没打算这么做。”

“是的,我没打算这么做。那,我是不是一定要借着你和你母亲,来使你父亲得救?他得救的计划里,一定要有你们吗?”

“不一定,您可以使用任何人,在任何地点,通过任何方式使我父亲得救,就像一年前我母亲在泰国得救时,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救恩临到母亲了,而这个过程我并没有参与太多。”

“你记得没错,既是如此,为何在你父亲得救的问题上,我将你们放在这里,让你们陪他一起经历呢?”

“这是你给我们的特权么?或一个巨大的祝福么?”

“你认为呢?”

……

我沉默了,圣灵带着我,细细回忆起从一月到现在的一些细节:

一月里,母亲在做家务时,用手机播放讲道,父亲不时会盛怒。

二月里,我们依然听道,祷告,父亲依然会发怒。

三月初,教会恢复了敬拜的练习,我偶尔会带敬拜的录音回来与母亲分享,父亲偶尔也会坐下听一听。这录音里,有他女儿的钢琴伴奏,他也许是想检验他对女儿音乐培养的成果。

四月清明,我们一家去祭祖。车里,母亲依然用手机播放讲道,临下车前,她挑剔了一下父亲的头发,父亲回复她:“你没有听到刚才的讲道里说,不要戳别人的软弱么?”我和母亲愕然。父亲,你也在听道么?

墓地前的祷告

上坟那天的记忆,现在依然清晰。我问父亲,为何要跪拜?父亲说,这是做给人看的,当然也是因为有记念先人的心,行为和心一致才好。我心想,神啊,我不能拜你以外的任何人,但我屈膝,乃是为了尊荣我的父亲,因为他如此想念他的父母。于是我屈膝,闭眼,心里祷告说:我拜的,只有基督。

祭拜仪式结束,我擡眼,看见三三两两的家庭,都在墓碑前,说著话,做着仪式。这时,主给了我祂的眼光——人们想念自己已故的家人,找了死人来倾诉,因为确实除了死人外,没有更亲密、可信的人能倾诉了。

父亲转身要离开墓碑,圣灵感动我,我伸手拉住父亲,也拉住母亲。我站在他们中间,拉着他们的手,大声开口祷告:“天上的父啊,永活的,只有你这一位!能听见世人想念的,也只有你一位!能回答人们祷告的,也只有你一位!死人——坟墓里的人,帮不了我们,他们若能帮,自己便可以不死了。

“可是神啊,求你垂听我父亲的想念,眷顾他想念自己父母的心。也求你教导我和母亲,做父亲真正的家人,用我们来安慰父亲的心,教导我们用你的爱来爱他。求你赐给我们家人的合一,因为这是奶奶爷爷真正的心意。他们不能保守我们一世的平安,但神你可以……”我的声音很大,因为我希望旁边的家庭也可以听到这福音。

在我絮絮叨叨祷告的几分钟里,父亲的手,柔软而温暖地被我握著,没有一丝挣扎。我知道,他在领受神的爱和神的安慰。我的父亲,变得柔软了。

祷告结束,父亲转身往车里走,母亲的眼里有泪,她对我说:“孩子,谢谢你,你祷告的时候,主真与我们同在。”

……

经历那巨大的喜乐

回忆停在这里。主问我:“你现在看见了么?你要的那个喜乐是什么?是你父亲把烟戒了?是你父亲不再训你,对你说恩言?又或者是他的某个你不喜欢的小习惯改了?你不懂,我给你以及你母亲的,是见证一个生命起死回生的特权。

“我完全可以通过别人使你父亲马上得救,但是你们就不能经历那喜乐了。那喜乐是见证生命重生的特权,是从天上来的喜乐——无数的宣教士为此远赴重洋,不惜流血,便是因为这喜乐,我要给你的,你现在不明白,但有一天,你会明白!”

就在那一刻,巨大的喜乐、希望,和光从我的身体里涌出,很快满溢到嘴里,只剩一句话了:“赞美你,神,赞美你!”

哇,这就是那放在主面前的喜乐!这就是摆在我面前此刻的喜乐!这就是我的特权,可以来见证父亲从死到生的特权!透过喜乐,我看到,我的父亲会活过来,会来跟随耶稣,会亲自经历起死回生的神蹟,会与我和母亲在圣灵里相交,会用神的道教导我。

带着这样的确信,我走下楼,我的每一步都是喜悦;我感受到自己的手臂用力推开门,门被打开了,我走向父亲,听见自己说:爸,我爱您!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亲,您是神给我最大的祝福——那声调,那语气,有我从来没有听到过的精妙和完美。我抱住了父亲——那擡手拥抱的弧度,手臂收缩的力度,每一个细节都完美的无懈可击。

十字架上的工,如同切割完美的钻石,让人惊叹!

故事未完待续

写到这里,朋友,你可能会问,你父亲得救了么?让我告诉你,我的父亲还没有得救。但那又如何呢?我确信,基督每天都在爱他,祂借着更新我和母亲,彰显对父亲的爱:在我每一次轻吻父亲的额头时,在母亲每一次顺服父亲,向他表达温柔时……

亲爱的朋友,若你正在为著还未得救的家人焦急,努力扮演一个好孩子、好太太、或好丈夫,请停下你手里辛苦的“工”,停下你的努力,让我们单单信靠主吧。

来到主的面前,求祂开我们的眼,哪怕只瞥见一眼那放在耶稣面前的喜乐,让那喜乐包裹你的心,让那喜乐冲掉我们心中一切的不确信和失望。

主要对他们说:拉撒路,你活过来吧!我的父亲会活过来,你的家人也会活过来,他们将在主的爱里大步行走!

 

作者现居中国云南。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