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同工——效法聖靈的服事(陳世賢)2020.07.07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7.07

陳世賢

小時候,母會沒有學生團契,所以我上中學後就離開兒童主日學,直接到大堂參加主日崇拜;而在大堂所接下的第一份服事,就是放投影片。

那時不像現在,只需用單槍投影機放出電腦上的演示稿就能搞定,得用透明片投影機(又叫高影機,知道它是什麼的人應該都年過30了吧):施放的人要坐在第一排,隨著會眾的歌聲逐漸把透明歌詞膠片往下拉動;而換頁時必須眼明手快,一拿下原來的膠片,就立刻放上新的一張,不然大家就沒歌詞可唱了。

許多年後,母會與時倶進,花了好幾萬添購並開始使用高科技影音設備,負責同工席也移到了會眾後方,但我依然喜歡影音服事,因為那是我在大堂崇拜中的第一份服事。

影音同工:一群沉默又尷尬的服事者

影音同工的職責就是運作設備,使聚會流暢進行。不過這份服事的尷尬之處是,若是服事稱職,沒有人會注意到它的存在;而做得不好時,全體在場者都會馬上知道:無論是投影片切得太快、太慢、跳頁、錯按到上一頁、甚至更為悽慘地直接跳出Power Point程式、麥克風忘了開聲音、子母畫面沒配好、鋼琴麥開太大聲壓過主領……通通都難以掩藏。

同樣地,在聚會後,人會說今天講員講得真好、領會領得真棒(不幸的是,這類話都導致崇拜失焦),但幾乎沒人會說:“今天投影片切得真順,讓音樂敬拜很激勵人心!”“今天麥克風音量控制得真好,讓講道很流暢!”影音同工似乎處在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位置,無功有過。

聖靈:一位沉默的上帝

當思想三一上帝時,我注意到其中的第3位格——聖靈上帝——一些有趣的特性,祂像極了三一真神內部的影音同工。

聖靈的工作相當低調:祂臨在耶穌基督身上,使基督靠著聖靈的力量醫病、趕鬼、行各樣神蹟(參《路》4:18)——然而,人看見的是聖子基督;祂用智慧啟示我們,使我們得以真正認識父神(參《弗》1:17)——然而,人認識的是聖父上帝;祂將神所賜的屬靈恩賜分給眾人,以之建造教會——然而,人看見的往往只是外在的才幹能力。

我們鮮少留意到聖靈,也不會特別向祂禱告,因為我們乃是在聖靈中,藉基督中保,向父神禱告。魚在水中故不知水為何物,人在空氣中往往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呼吸;同樣地,基督徒有聖靈內住,卻往往忽略祂那如風似氣般的存在。

無怪乎有神學家說聖靈是“害羞的上帝”。

在戲台前,我們會說這主角好棒,而非這鎂光燈好棒。在三位一體中,聖靈就如同鎂光燈照亮主角般地照亮父與子。祂謙卑地隱藏自己,向我們啟示:“看!這位是神的羔羊!拜祂!”使我們說:“耶穌好愛我!”而非說:“感謝聖靈!祂讓我發現耶穌好愛我!”

效法聖靈的服事

聖靈的使命是使信徒專注在父與子;同樣地,影音同工的使命也是使會眾能心無旁騖地崇拜上帝。為著愛天父、愛聖子的緣故,聖靈甘願在人後默默工作;同樣地,影音服事的特性也在呼召同工效法聖靈,因著愛上帝的緣故甘願隱藏自己。

人前的服事是服事,人後的服事也是服事。因著聖靈的工作,我們明白原來人後的服事也像極了上帝的服事。上帝做工有雷霆萬鈞、震驚世界的一面,卻更常有沉靜溫柔、潤物無聲的另一面。當我們從聖靈的角度思考教會中“人後”的服事(除了影音,也包含代禱、財務、及行政場地等),就會發現,其本質正是仿效了那位“害羞的上帝”。

當好影音同工並不容易,除了要甘願不被看見,也得有美好的靈性。影音服事的難,也正是每位講員、乃至敬拜主領的難——服事者必須能適度抽離崇拜、隨時觀察現場狀況以便應對;但身為會眾的一員,卻仍然有敬拜上帝的特權與責任。這樣的雙重特質,使他們的服事就是靈性塑造、使他們在給予時生命就得著屬靈養分;他們一邊付出就一邊敬拜,一邊捨己就一邊被豐富。

讓我們謝謝影音同工、以及所有默默在人後付出的服事者;也感謝聖靈上帝,祂不但重生了我們,更在潛移默化中,將我們一生焦點不斷導向天父所愛的,我主耶穌基督。

 

作者畢業自中華福音神學院、普林斯頓神學院,目前於台灣康華禮拜堂牧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