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痛的日子這麼幸福!(風信子)2020.07.09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20.07.09

風信子

痛藏在微笑的背後

前段時間,王猛(化名)的故事,牽動了無數人的心。王猛是四川某市的高考理科狀元,北大畢業後,又考入美國排名前50的大學研究所。然而,他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的所有的聯繫方式,並著萬字長文,訴說父母對他的傷害……

對此,有人問,為何父母滿心是愛,孩子滿身是傷?有人說,時間會解開一切心結。也有人說,一切為時已晚,決裂是唯一的選擇……更多的人探問,歸根到底,這是誰的錯?

我一邊讀著這故事,一邊悄悄捂著自己的痛——我和兒子之間,也冷漠到令我心碎!我自問: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在教養孩子的過程中,我犯了許多的過錯,但是並沒有嚴重到那種地步呀!況且,一直到高中,親子關係也還過得去。沒想到,一上大學,孩子就再也不願回家。大多時候,發短信不回,打電話,都是“請留言”。想去看他,他總說沒空。

我想:忍一忍吧,也許時間到了,孩子就會回頭!然而,時間並沒有彌合這條令人痛苦的裂縫,反而加深了彼此的疏離。多少個夜晚,我因思念而流淚,傷心自問:為什麼會這樣?

別人的家庭,看起來都那樣的和睦、那樣的幸福;別人的孩子,看起來都那樣的出色、那樣的體貼……

我的痛,孤獨又沉重。我固守著“家醜不外揚”的原則,把痛藏在微笑的背後。

為什麼不看醫生?

有一次回國,我姐姐說,右拇指痛到無法入睡。原來,她有一次擦地,拇指被一塊碎玻璃紮破。她當即用止血繃帶纏上。傷口很快就好了。哪知,過了不久,拇指開始疼痛,而且越來越疼。

每次她一訴苦,別人總是看看她的手指,說:“好好的呀!”然而其實,“疼得心臟都要被逼出來了”,姐姐說。

我當即陪她去醫院。醫生一看,說皮內已經化膿,要開刀。當那鋒利的手術刀劃開她拇指的外皮,一股膿血瞬間從皮下滲出……

一個禮拜後,疼痛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一道淺淺的傷痕。姐姐說:“原來不痛的日子,這麼幸福!”

我問:“那你為什麼不早去看醫生呢?”

她怔了一下,說,好像從來沒想過要去看醫生,因為這手指看起來好好的,而且大家也都覺得沒什麼毛病。

問她的那一瞬,我自己也怔住了——其實我也問了自己同樣的問題:為什麼不去看“醫生”呢?我也在痛苦之中!只是,我的痛是隱蔽的,是在心的深處。

表面看起來,我和兒子關係融洽、我家幸福滿溢。當別人對此嘖嘖稱羨時,我內心的疼痛會得到緩解,甚至遺忘。然而,痛苦不久就會捲土重來!

“外表看起來雖然很健康,但是裡面已經化膿,必須切開清毒!”姐姐的醫生的話,點醒了我。我需要尋求幫助,來清理傷口。

要戳破一個看起來美好的畫面,需要勇氣!說出真相、尋求外援,意味著宣告自己失敗,意味著要接受同情的眼光!不過,和親情比起來,這些又算什麼呢?我終於下決心,正視這道橫梗在我和孩子之間的天塹鴻溝。

回憶起許多過錯

誰能妙手縫合親子關係的疏離呢?誰是醫生呢?這可不像找外科醫生那麼簡單!

作為基督徒,我清楚“醫生”只有一位,就是那位造人,也造人心的主。唯有祂可以幫助我。那麼,我至少可以從禱告開始吧?

在禱告中,我想起了自己的許多過錯。

我曾經盲目攀比,傷了孩子的心。 記得有一次,孩子的朋友得了某科目比賽第一名。我沒來由地對孩子發了一頓火。孩子奇妙莫名。

我看重成績,給孩子帶來極大壓力, 最後“榮獲”孩子贈送“GPAholism”(從Alcoholism“酒精狂”而來,意思是成績狂)的“雅稱”。

信主後,我一再對孩子聲稱,自己信了主,已經改邪歸正……然而孩子並不買賬。他說,我以前是直說,現在是暗示……

細細一想,自己給孩子造成了太多創傷!我再次悔改,重新求主赦免和醫治!

  “聽力”得到了改善

終於有一次,兒子願意“接見”我。我高興不已。見兒子之前,我不斷禱告:“主啊,我今天要去見孩子。我需要您與我同去,教導我,叫我安靜,叫我溫柔地愛孩子。孩子不喜歡我說教,求主幫助我專心聆聽。”

見了面,我和孩子打開了話匣子,卻不願打開心。這種隔閡,令人覺得冰冷又無助。中途幾次嘗試和兒子進行深一點的溝通,他馬上警覺:“現在不行(Not now)!”每次聽見這幾個字,我的心跳就加快,血液開始無聲地沸騰。我知道我曾經傷害了孩子的感情,孩子有一萬個理由拒絕我,但我依然擺脫不了沮喪。

一次次的歡欣期待,一次次的落空,叫我難受,也教我謙卑,叫我理解“你可以把衛星送上太空,卻難進到人心”。

我的“聽力”,也似乎因這些磨練,得到了改善。我開始能聽見天父那痛裂心肺的呼喚:“天哪,要聽!地啊,側耳而聽!因為耶和華說:我養育兒女,將他們養大,他們竟悖逆我。”(《賽》1:2)

我好像看見一位飽經風霜的父親,站在莽莽蒼蒼的天地之間,伸出雙臂等待、痛心疾首呼喚……

這是怎樣的深深的愛和深深的痛!我相信,每當我遠離、悖逆,天父就是這樣的呼喚我,這樣耐心地等著我回頭。

我也要這樣對待孩子!

於是我對兒子說:“好吧,那就等你準備好了,我們再談吧。”

有時也有灰心、想放棄的時候。兒子不親,認了吧!然而,痛苦依然真實!

多少個夜晚,望著靜謐幽深的窗外,我幾乎可以感到孩子獨自在外漂流的孤獨,心疼不已。我對主說:主啊,你說只要有芥菜種子大的信心就可以移山。你也說過,在你豈有難成的事!你難道不能解鎖兩顆鏽住了的心嗎?詩人在《詩篇》123:1-2說“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你舉目。看哪,僕人的眼睛怎樣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樣望主母的手,我的眼睛也照樣望你,直到蒙了你的憐憫”,我也要如此仰望,如此等候,直到蒙了你的憐恤。

我終於原諒了自己

終於,一個傍晚,兒子說,他覺得心裡難受,想要聊聊。

我喜不自勝,又拿著以往的過錯,跟孩子又道歉又解釋。

孩子說,這些你已經說過無數次了!

我才意識到,每一次談話,幾乎都是在陳年舊事裡打轉。難怪孩子說,這個家令他望而生畏!原來不能從過去跨出來的,也包括我自己。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

這段經文帶著清新的亮光,也帶著力量,使我確信,自己的過去,已經在我受洗歸入基督那一刻,釘在了十字架上。在主裡,我是自由的。對罪,我有說“不”的自由。我也有罪得赦免的自由。

是甩掉舊包袱的時候了!那些控告、內疚、自責,一一地從心頭撤去吧。

這是我學到的寶貴功課——卸下罪疚的包袱,才能邁向全新的生活。

那一天,我終於原諒了自己!

生活美好又艱辛,每一天都充滿了驚喜,也充滿了挑戰。每一段歲月,我們做了許多正確的抉擇,也留下許多遺憾。幸而主為犯錯的我們留了一條出路,那就是悔改。一旦悔改,就不要頻頻回首。

裂痕,就這麼彌合

之後,一切變得輕鬆、容易起來!

我依然禱告。

有個週一,兒子發來短信說:我想要週四回家,分享一些事。

他週末都極少回家,更不用說週間回家。這對我來說,可是個奇跡!太突然,簡直不敢相信!

那天,我們推心置腹談了許久。我們彼此道歉, 約定不再舊事重提,約定一同邁向新的生活。

孩子說,以後我有空就回來,沒空我們就視頻!

近6年的親子裂痕,就這麼彌合了!沒有相擁而泣的動人情景,但是,我糾結的心釋放了!

原來不痛的日子這麼幸福!

是的,這一切真好!

我是一個比較理性的人。我問自己:這一切如何解釋?

“神的國如同人把種撒在地上, 黑夜睡覺,白日起來,這種就發芽漸長,那人卻不曉得如何這樣。地生五穀是出於自然的,先發苗,後長穗,再後穗上結成飽滿的子粒。穀既熟了,就用鐮刀去割,因為收成的時候到了。” (《可》4::26-29)

主藉著這段話,讓我確信,是主成就了我們的和睦。這段話原是神國的比喻,主讓我藉此體會到:為人父母,當甘作田地,時時由天父翻新、澆灌。同時也當甘為園丁,勤於澆灌、耕耘, 精心呵護, 自然可以享受收割的喜樂!

今天,我收割了親子和睦的無比甘甜!神讓我這為人父母的,預先品嘗了神國的滋味,經歷有神同在的甘甜,感受了神國的美好!

那天,孩子回去以後,發了短信說,這一切真好!我說,神是美善的!有愛的生活多美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