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痛的日子这么幸福!(风信子)2020.07.09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0.07.09

风信子

痛藏在微笑的背后

前段时间,王猛(化名)的故事,牵动了无数人的心。王猛是四川某市的高考理科状元,北大毕业后,又考入美国排名前50的大学研究所。然而,他12年不回家,拉黑父母的所有的联系方式,并著万字长文,诉说父母对他的伤害……

对此,有人问,为何父母满心是爱,孩子满身是伤?有人说,时间会解开一切心结。也有人说,一切为时已晚,决裂是唯一的选择……更多的人探问,归根到底,这是谁的错?

我一边读著这故事,一边悄悄捂著自己的痛——我和儿子之间,也冷漠到令我心碎!我自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在教养孩子的过程中,我犯了许多的过错,但是并没有严重到那种地步呀!况且,一直到高中,亲子关系也还过得去。没想到,一上大学,孩子就再也不愿回家。大多时候,发短信不回,打电话,都是“请留言”。想去看他,他总说没空。

我想:忍一忍吧,也许时间到了,孩子就会回头!然而,时间并没有弥合这条令人痛苦的裂缝,反而加深了彼此的疏离。多少个夜晚,我因思念而流泪,伤心自问:为什么会这样?

别人的家庭,看起来都那样的和睦、那样的幸福;别人的孩子,看起来都那样的出色、那样的体贴……

我的痛,孤独又沉重。我固守着“家丑不外扬”的原则,把痛藏在微笑的背后。

为什么不看医生?

有一次回国,我姐姐说,右拇指痛到无法入睡。原来,她有一次擦地,拇指被一块碎玻璃扎破。她当即用止血绷带缠上。伤口很快就好了。哪知,过了不久,拇指开始疼痛,而且越来越疼。

每次她一诉苦,别人总是看看她的手指,说:“好好的呀!”然而其实,“疼得心脏都要被逼出来了”,姐姐说。

我当即陪她去医院。医生一看,说皮内已经化脓,要开刀。当那锋利的手术刀划开她拇指的外皮,一股脓血瞬间从皮下渗出……

一个礼拜后,疼痛完全消失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痕。姐姐说:“原来不痛的日子,这么幸福!”

我问:“那你为什么不早去看医生呢?”

她怔了一下,说,好像从来没想过要去看医生,因为这手指看起来好好的,而且大家也都觉得没什么毛病。

问她的那一瞬,我自己也怔住了——其实我也问了自己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呢?我也在痛苦之中!只是,我的痛是隐蔽的,是在心的深处。

表面看起来,我和儿子关系融洽、我家幸福满溢。当别人对此啧啧称羡时,我内心的疼痛会得到缓解,甚至遗忘。然而,痛苦不久就会卷土重来!

“外表看起来虽然很健康,但是里面已经化脓,必须切开清毒!”姐姐的医生的话,点醒了我。我需要寻求帮助,来清理伤口。

要戳破一个看起来美好的画面,需要勇气!说出真相、寻求外援,意味着宣告自己失败,意味着要接受同情的眼光!不过,和亲情比起来,这些又算什么呢?我终于下决心,正视这道横梗在我和孩子之间的天堑鸿沟。

回忆起许多过错

谁能妙手缝合亲子关系的疏离呢?谁是医生呢?这可不像找外科医生那么简单!

作为基督徒,我清楚“医生”只有一位,就是那位造人,也造人心的主。唯有祂可以帮助我。那么,我至少可以从祷告开始吧?

在祷告中,我想起了自己的许多过错。

我曾经盲目攀比,伤了孩子的心。 记得有一次,孩子的朋友得了某科目比赛第一名。我没来由地对孩子发了一顿火。孩子奇妙莫名。

我看重成绩,给孩子带来极大压力, 最后“荣获”孩子赠送“GPAholism”(从Alcoholism“酒精狂”而来,意思是成绩狂)的“雅称”。

信主后,我一再对孩子声称,自己信了主,已经改邪归正……然而孩子并不买账。他说,我以前是直说,现在是暗示……

细细一想,自己给孩子造成了太多创伤!我再次悔改,重新求主赦免和医治!

  “听力”得到了改善

终于有一次,儿子愿意“接见”我。我高兴不已。见儿子之前,我不断祷告:“主啊,我今天要去见孩子。我需要您与我同去,教导我,叫我安静,叫我温柔地爱孩子。孩子不喜欢我说教,求主帮助我专心聆听。”

见了面,我和孩子打开了话匣子,却不愿打开心。这种隔阂,令人觉得冰冷又无助。中途几次尝试和儿子进行深一点的沟通,他马上警觉:“现在不行(Not now)!”每次听见这几个字,我的心跳就加快,血液开始无声地沸腾。我知道我曾经伤害了孩子的感情,孩子有一万个理由拒绝我,但我依然摆脱不了沮丧。

一次次的欢欣期待,一次次的落空,叫我难受,也教我谦卑,叫我理解“你可以把卫星送上太空,却难进到人心”。

我的“听力”,也似乎因这些磨练,得到了改善。我开始能听见天父那痛裂心肺的呼唤:“天哪,要听!地啊,侧耳而听!因为耶和华说: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赛》1:2)

我好像看见一位饱经风霜的父亲,站在莽莽苍苍的天地之间,伸出双臂等待、痛心疾首呼唤……

这是怎样的深深的爱和深深的痛!我相信,每当我远离、悖逆,天父就是这样的呼唤我,这样耐心地等着我回头。

我也要这样对待孩子!

于是我对儿子说:“好吧,那就等你准备好了,我们再谈吧。”

有时也有灰心、想放弃的时候。儿子不亲,认了吧!然而,痛苦依然真实!

多少个夜晚,望着静谧幽深的窗外,我几乎可以感到孩子独自在外漂流的孤独,心疼不已。我对主说:主啊,你说只要有芥菜种子大的信心就可以移山。你也说过,在你岂有难成的事!你难道不能解锁两颗锈住了的心吗?诗人在《诗篇》123:1-2说“坐在天上的主啊,我向你举目。看哪,仆人的眼睛怎样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望主母的手,我的眼睛也照样望你,直到蒙了你的怜悯”,我也要如此仰望,如此等候,直到蒙了你的怜恤。

我终于原谅了自己

终于,一个傍晚,儿子说,他觉得心里难受,想要聊聊。

我喜不自胜,又拿着以往的过错,跟孩子又道歉又解释。

孩子说,这些你已经说过无数次了!

我才意识到,每一次谈话,几乎都是在陈年旧事里打转。难怪孩子说,这个家令他望而生畏!原来不能从过去跨出来的,也包括我自己。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这段经文带着清新的亮光,也带着力量,使我确信,自己的过去,已经在我受洗归入基督那一刻,钉在了十字架上。在主里,我是自由的。对罪,我有说“不”的自由。我也有罪得赦免的自由。

是甩掉旧包袱的时候了!那些控告、内疚、自责,一一地从心头撤去吧。

这是我学到的宝贵功课——卸下罪疚的包袱,才能迈向全新的生活。

那一天,我终于原谅了自己!

生活美好又艰辛,每一天都充满了惊喜,也充满了挑战。每一段岁月,我们做了许多正确的抉择,也留下许多遗憾。幸而主为犯错的我们留了一条出路,那就是悔改。一旦悔改,就不要频频回首。

裂痕,就这么弥合

之后,一切变得轻松、容易起来!

我依然祷告。

有个周一,儿子发来短信说:我想要周四回家,分享一些事。

他周末都极少回家,更不用说周间回家。这对我来说,可是个奇迹!太突然,简直不敢相信!

那天,我们推心置腹谈了许久。我们彼此道歉, 约定不再旧事重提,约定一同迈向新的生活。

孩子说,以后我有空就回来,没空我们就视频!

近6年的亲子裂痕,就这么弥合了!没有相拥而泣的动人情景,但是,我纠结的心释放了!

原来不痛的日子这么幸福!

是的,这一切真好!

我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我问自己:这一切如何解释?

“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 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这种就发芽渐长,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先发苗,后长穗,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谷既熟了,就用镰刀去割,因为收成的时候到了。” (《可》4::26-29)

主借着这段话,让我确信,是主成就了我们的和睦。这段话原是神国的比喻,主让我借此体会到:为人父母,当甘作田地,时时由天父翻新、浇灌。同时也当甘为园丁,勤于浇灌、耕耘, 精心呵护, 自然可以享受收割的喜乐!

今天,我收割了亲子和睦的无比甘甜!神让我这为人父母的,预先品尝了神国的滋味,经历有神同在的甘甜,感受了神国的美好!

那天,孩子回去以后,发了短信说,这一切真好!我说,神是美善的!有爱的生活多美好!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