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脫偶像包袱——小組長成長札記(尼希米)2020.07.28

本文原刊于《舉目》95期及官網2020.07.28

尼希米

“我們傳揚祂,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1:28)

(一)

2009年初,我上大三,加入了新生命小組。組員都是像我一樣剛信主的學生,對於聖經知之甚少,屬靈生命非常幼小,對主的熱情也談不上很強烈。小組長是帶領我信主的弟兄,我能時時感受到他的真誠、敞開和接納。因此,我非常期待每週的小組時間。

每次小組教導的內容很簡單,甚至有的時候,我會覺得枯燥和無聊。然而每次都有很實際的行動點,比如好好讀聖經禱告、向人傳福音……聽教導不難,但行出來不容易。開始時我很難完成行動點,但小組長總是很溫柔地肯定我的努力,耐心地陪我反復去做。

他會和我一起看一段聖經,問我許多問題,然後鼓勵我分享;他會花很多時間帶我在校園一起走禱,為我的學校生活和家人代禱;他常常帶我一起去食堂或是公園,認識新朋友傳福音……

後來我明白,這就是耶穌帶領門徒的方式。小組長在效法基督帶領我們。

被造就的感覺很美好。隨著知識越來越多,我感覺自己也能帶領別人了。因此,當小組長鼓勵我帶領小組時,我答應了。

然而,一開始帶領小組,就非常受挫。我發現,要將自己知道的,清楚地分享給別人,並不容易。面對小組時常的冷場和尷尬,我也不知所措。

盧雲在《負傷的治療者》中,形容未來的一代是內向、無父和倉皇失措的一代。這用來描述我所接觸的青年學生,非常恰當。這些特徵,出現在我和我帶領的小組學生身上。我卻不知如何應對,帶小組自然壓力巨大。

我一向有“偶像包袱”,很在意自己小組長的形象,很在意自己講得好不好。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軟弱,我不願意敞開自己的生活給組員們看,也不太參與他們平常的生活。

這在小組中產生的影響,就是大家都“端著”,不太真實。小組也成了一個“屬靈的活動”,大家雖然參與,卻沒法建立起自由、活潑和信任的關係。

我壓力很大,但帶領我的弟兄經常鼓勵我,讓我知道這是成長的階段,我應當學習認識自己,倚靠主。

(二)

這個充滿壓力的帶小組階段,持續了很久。直到臨近研究生畢業,才有了轉折。

我在五一的短宣中,認識了一位學弟小瀚。我們分在一組,每天一起出去傳福音。幾天的相處讓我發現,這位小弟兄雖是“信二代”,從小信主,但屬靈的生命因缺少合適的牧養,依然很幼小。

神感動我去幫助他。於是回到學校後,我便邀請他開始了一個小組。不久,我畢業留校工作。我們的小組繼續進行著。

從帶領小瀚的小組開始,神改變了我。

我意識到,帶小組本質上是帶領門徒,是要將人帶到主耶穌基督的面前。而我也是門徒之一。我專注自我,而主的教導是要我定睛在祂身上。主改變我的心,讓我不再關注自己的形象,而是看見小瀚的需要,主動參與在他的生活中,陪伴他。

我時常約他一起吃飯,關心他和家人、室友的關係,關心他的學習狀態。我主動和他分享我平時的生活,包括困難和軟弱。我能清楚地感受到,我們之間產生了信任。

偶像包袱的脫落,帶給我很大的自由。作為帶領者,我敞開自己的生活,是想告訴對方,我也是個真實、普通的罪人。主接納我。當我憑著信心回應上帝、順服祂的教導時,祂與我同在,帶領我成長。

當我在小組當中敞開自我時,小瀚也開始分享他在信仰中的真實掙扎,比如,他覺得上帝離他的生活很遠,他覺得主很威嚴,給他壓力,要他必須遵行主的教導。然而面對實際生活時,他卻時常不知道怎麼做。他覺得,信仰將他分割成兩半。

以往聽到別人談自己的困難和軟弱時,我會輕易給出聖經標準答案。結果往往並不如意——分享者困難依舊,之後變得不願意再分享。對此,我還常在內心論斷對方不夠倚靠神。

然而在小瀚的小組中,我學會關注他分享背後的情緒。我嘗試著不要很快給標準答案,不要馬上教導。我求主讓我理解小瀚,用憐憫的心陪伴他。我也更深刻體會到,組員提出問題後,小組長最終要將對方引到神的面前。標準答案固然非常重要,但不是全部。若無視一個人的內在情緒,例如他的不解、受傷、憤怒、難過等等,若沒有好好回應這一部分,對方很可能聽不進我們給出的標準答案。耶穌說,祂來是成全律法,靠的是捨己的愛。

感謝主,祂用恩典和慈愛接納我們。當我在小組中,以柔軟、憐憫的心去帶領大家時,我發現大家的心也變得柔軟,成為可以承受主道的好土地。

(三)

在帶領小瀚的過程裡,我也學習從前的小組長,除了教導,平時也陪伴他一起去實踐。後來小瀚也帶領兩位同學信主,我們又開始了一個新的小組。

在新的小組裡,我遇見了新的困難,就是組員們時常擔心未來的生活,不知道信仰如何解決他們將來要面對的挑戰。他們很喜歡小組活動,但如果小組和學校的活動發生衝突時,他們會掙扎,因為學校的許多活動和他們的未來利益相關。

我當時沒有好好回應這樣的困境,但近兩年,我找到了答案——小組造就,不只是屬靈層面的造就,而是全人的造就。組員們面對的挑戰,其實是我們每一個基督徒都會面對的挑戰,是這個世界的三重試探: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和今生的驕傲。這也是屬世價值觀的核心——鼓勵人追求自我、物質和名利地位。這些價值觀,已經影響到我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這是與屬世價值觀的爭戰。既是爭戰,就需要做好準備。而我當時忽略了這一點,未能幫助組員做好準備,來面對這個爭戰。我只是很消極地等待,彷彿不管怎樣,到了戰場都會得勝。

如今,我學會了倚靠聖靈的大能,根據組員的不同環境,引導對方意識到自己面對的“戰場”是什麼,鼓勵組員到主面前去問該如何做。

結語

我現今服事的是00代的學生。“內向”、“無父”和“驚惶失措”,依然是他們典型的特徵。對此,我確信,神仍在呼召祂的門徒效法祂,用生命影響生命的方式造就人。我們需要敞開自我,以基督的心為心,讓自己先變得柔軟,然後用更多的陪伴和實際的訓練,來造就這些學生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