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孩子一起去短宣!(王敏俐)2020.08.17

本文原刊於《舉目》96期及官網言與思専欄2020.08.17

王敏俐

 

說到短宣,過去,我與先生雖然都各自有參與的經驗,但有了孩子之後,一直還沒有機會全家一起去短宣。我們希望有一天可以帶著孩子,去到不同語言與文化的處境中,讓孩子們了解當地福音的需要以及上帝恩手的工作。

機會來了!2019年冬天,我們一家參與了教會組織的墨西哥短宣隊,在這次短宣中,我們看見了上帝在宣教工場中以及在我們一家的奇妙作為。

 

行前的掙扎與預備

當我們決定參與這次墨西哥短宣,並買妥全家的來回機票一週後,我便發現自己懷孕了——我們的老三即將到來。於是我們心中產生了很多的擔心與掛慮:因為短宣的行程相當緊湊,我們帶著兩個小孩(5歲和2歲),途中可能會有很大的風險,再加上我又懷孕了,若出了問題,還會給整個團隊造成負擔,增加大家的麻煩。究竟是去,還是不去?我和先生花了很多時間討論、爭執與禱告。

要帶著一個孕婦和兩個小小孩去短宣,對我先生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因為他必須肩負起更大的重擔和責任。先生的性格趨向保守,要去做一件超乎他所能掌控的事情,是一個挑戰。而我與他相反,我愛冒險,覺得神是不會出錯的,既然祂安排了我們報名買機票後才得知懷孕,就一定有祂美好的旨意。這是我們矛盾的起點。

我們想過各種方案,比如只讓爸爸帶著老大去,懷孕的我和老二留在家,或者乾脆全家一起放棄?但是後來在禱告之中,先生感受到神在催促他要走出過往的舒適圈。在短宣隊出行的前10天,一次禱告後,先生對我說,神親自給他感動與平安,祂喜悅我們一家一同去短宣。在這一個尋求的過程中,我相當佩服我的先生。

而神給我的話語則是:“我深信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腓》1:6)

 

籌備與出發

帶著小小孩參與短宣的確會充滿各種挑戰,但我們相信,這些挑戰可以讓我們與孩子經歷好多的學習!

出發前,我們與整個短宣隊一起禱告,準備物資,籌款與製作謝卡,預備給我們所要訪問的育幼院每一個孩子的禮物,排演福音聚會的短劇……這個過程中,教會中的成人、青少年與小小孩建立起情感與信仰的連結,我們的兩個孩子與短宣隊的叔叔阿姨、哥哥姊姊開始建立了友誼。行前,兩個孩子專心主動地為著短宣的一切需要禱告,他們自己準備他們的行李、要送給那裡的小朋友的書——孩子們比我們還期待踏上旅途。

做了許多籌備工作後,終於到了出發的那一天。

除了一天飛機的行程,還有12個小時的車程,才抵達目的地El Higo(埃爾伊戈,是墨西哥的一個城鎮,位於該國中東部。編註)。路程雖然很顛簸,但是孩子們卻都很享受。老大很喜歡和短宣隊中的大哥哥姊姊們一起聊天、玩遊戲;老二雖然疲憊,但也非常的興奮,因為一路上看到田野中許多的牛羊家禽。短宣隊的隊員對我們一家格外地疼愛與照顧,總是把最舒適方便的位子讓給我們,讓我們深深感受到上帝對我們的寵愛。

 

母子都哭了!

我們此次短宣,主要是以當地育幼院La Gasa 為據點,每天開車到山裡不同的小村落作兒童佈道,墨西哥的三位女宣教士會帶著我們到村裡,邀請孩子們,聚集在一起,和他們帶動唱(註),表演福音小短劇,聖誕故事,做小勞作。我們也為每一個孩子照相,當場列印做成卡片,和我們預備好要送給他們的爆米花、玩具與文具等禮物,放在背包裡送給他們。

在El Higo服事的第一天,我們連續有兩次服事的活動,到了第二次服事,因為之前辛勞的路程與時差,我和2歲的弟弟都感覺到有些累,他突然開始鬧起脾氣,怎麼都安撫不下來,我頓時感到相當挫折,也開始哭了起來,不是因為疲憊,而是很擔心未來這幾天,我們會拖累整個團隊,我覺得很沮喪。

短宣隊的姐妹們鼓勵我,當地的宣教士也對我說:“我們很高興你選擇來了,很感恩有你們和我們在一起。”我覺得很不配,自己那麼的無用,卻得到那莫大的愛與接納。

那一天夜晚,我雖然疲憊,卻無法入睡,與神角力,我問神:你真的呼召我們來嗎?當我在禱告中想向神要更多的確據時,神卻給我一個新的平安意念:帶著小小孩出來,本來就會有混亂,這是生活真實的原貌,但最糟也不過就如此,我呼召你來短宣,不是要你呈現出完美的樣子,而是要你敞開真實的生命狀態,或軟弱,或剛強,或喜樂,或無助,與這裡的人真實地分享你的生命,與身旁的人一同體驗神的大能。

 

擁抱每一個孩子

與我們一起同工的育幼院的孩子們,他們有許多來自被虐待、酗酒、吸毒甚至是性侵的家庭,來到育幼院後,他們開始經歷神的愛與醫治。也許他們最需要的,不是我們所預備的那些禮物,而是看見在神的愛與憐憫之中,一個帶著小小孩的家庭的樣子。育幼院的女孩們喜歡來抱抱摸摸我因懷孕而隆起的肚子,和我討論要給寶貝取什麼名字,觀察我與先生,與孩子之間的互動。

我逐漸放鬆。因為我發覺,我現階段生命的軟弱於侷限,是那麼的真實,但我要做的,不是任憑心中的恐懼與不安來控制我,也不是任憑心中的驕傲與虛榮來轄制我,而是安靜在神的裡面,順服祂所給的生命狀態,擁抱自己的軟弱與局限。

因此,雖然身體疲憊,帶著小小孩也有許多的辛苦,但是我可以做的,是去擁抱每一個我所遇到的孩子,也接受他們的愛與擁抱。我知道,我能做的有限,但我盼望,我們一家大大小小一起短宣,能給育幼院孩子們呈現一個家的藍圖與異象。

 

孩子所體驗到的“跨文化”

在短宣中,生活條件自然是不舒服的:我們住著不到一星級、有異味的簡陋旅館,洗了一星期的冷水澡,出外上茅坑式的廁所,但這些不是重點。每天,我們都很開心,當看見當地孩子們可愛的笑臉,想到可以和這麼有愛的弟兄姊妹一起服事神,而且神的憐憫與保護也格外地臨到我們一家:我們沒有拉肚子、沒有生病、沒有暈車與不適……我們感謝神的恩典。

回來之後,一個弟兄問我,孩子們從墨西哥回來之後,是否會更珍惜在美國的安適環境?這是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但當我陪伴孩子們去探索墨西哥的鄉鎮時,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觀點。

我發現,孩子們對環境的解讀是不受限的。更多時候,他們是忙著去體驗生活的樂趣,而非著眼於環境的不適。比如當車子經過凹凸不平的泥巴路時,我家的兩個小男孩,像是坐雲霄飛車一般的興奮;到每一個小村落,都可以發現小貓小狗、母雞帶小雞,山羊和驢子,還有窩在泥巴裡睡覺的大公豬,一隻羊媽媽正在生小寶寶……孩子們別提有多高興,他們常常追著動物跑;此外,他們對不同食物的接受度也很高,比如哥哥很喜歡吃紅紅的雞肉飯和玉米餅,弟弟一邊吃著辣的食物,一邊很驕傲地說:雖然辣,但是我可以吃。

回程又是一段漫長的旅途。清晨5點,我們從El Higo 出發,晚上7、8點左右,抵達德州邊境。小朋友們在車上忙著畫畫、變魔術、故事接龍和吃點心,捨不得睡覺補眠,我驚訝他們那永遠消耗不完的精力,但也很開心,因為想到這一天後他們一躺到床上,就可以秒睡。

回來之後,我和5歲的哥哥花了許多時間一起討論這次短宣。我們列出了兩個不同環境的差異與樂趣;我們開始學西班牙文,希望下次去時可以和當地的小朋友們更多交流;我們都對跨文化宣教產生了興趣;我們一起讀Amy Carmichael在印度的故事(哥哥非常稀奇神藉著Amy Carmichael 的那一雙棕色眼睛所成就的大事——Amy Carmichael雖然是西方人,卻因為有一雙與印度人相同的棕色眼睛,而得以開啟傳福音的門。)

2歲的弟弟呢,這次的短宣對他有什麼樣的意義嗎?他懂了多少?其實我也不知道,但至少,他對不同生活的接受程度變高了:比如與去時的旅程相比,他在回程時變得更隨遇而安,到哪裡都能睡;而且回來之後,他還對育幼院一隻叫做Coco的貓念念不忘呢!

 

註:帶動唱為1980年代流行於臺灣的歌唱表演,表演的特點為以簡單手勢與誇張肢體活動來解釋及配合歌詞,並時常要求觀看錶演者一起參與表演。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