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身份,如何選擇?——《九州縹緲錄》賞劇有感(靜燃)2020.09.02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09.02

靜燃

 

《九州縹緲錄》是根據中國暢銷小說作家江南同名小說改編的電視劇。該劇以宏大的幻想世界為背景,講述了在群雄並立的九州大陸上,人們為各自信念而戰。有很多人把該小說譽為中國奇幻小說的代表作之一,經常拿它與西方的《魔戒》比較。

劇中,有一個叫“天驅武士團”的團體,由不同國家、民族、階層的人組成,為“光明和正義”而戰。與之相對的,是象徵著邪惡的“辰月”,其首領可以利用毒蟲,將人變成行屍走肉一般的“赤牙”,只會打仗,沒有思想意識。

因辰月的詭計,胤朝皇室認定,大胤先皇是天驅武士團刺殺的,於是下令圍剿天驅武士團。在接下來數十年的鎮壓中,天驅武士們在“堅持身份”還是“妥協放棄”中掙扎,經歷了無數誘惑與困難。

本文想談一談:在這亂世之中,這些人物如何做出選擇?而身為基督徒的我們,能得到什麼啟發?

 

利用者—大胤皇帝,白鹿顏

大胤皇帝白鹿顏,身為九五至尊,卻無實權——朝堂內,實權被長公主牢牢把持。朝堂外,有驍勇善戰的諸侯嬴無翳,野心勃勃,對帝位虎視眈眈。

鬱鬱不得志,卻心懷天下的白鹿顏,與天驅武士團新任大宗主呂歸塵,成為了知己。兩人有共同的理想,就是結束戰亂,讓百姓過和平的生活。

白鹿顏不顧朝堂內外強烈的反對聲,為天驅平反昭雪,並且公告天下。他本人也加入了天驅。

這是他第一次照自己的意思,成功頒佈了旨意(雖然是在天驅的幫助下)。初嚐勝利之後,白鹿顏對權力的渴望越來越大。

他希望天驅幫他對付嬴無翳。他聯合了天驅的元老級人物翼天瞻,設計了刺殺行動。然而就在即將成功之際,呂歸塵卻為了保護全城百姓,阻止了他們,救了嬴無翳。

白鹿顏對呂歸塵心生憤恨,加上為了控制天驅,他設計殺害了呂歸塵,並且嫁禍給嬴無翳。他表演了一場“哭靈”的戲,表達他對失去摯友的悲痛,以及為摯友報仇的決心,以激動天驅除掉嬴無翳。

在“皇帝”與“天驅”的雙重身份中,他或許真的認同過天驅的信念。然而,他更看重帝王的身份和權力,並且利用天驅的身份為他帝王的身份服務。

對此,筆者的感想是:

權力越大,越能按自己的意思行事,可以使用的人和資源越多,可以傳達的資訊越多,且被更多人聽見且執行。有人說,這樣的架構,讓人處在一個“後真相”世界裡,即真相消失,權力可以製造真相,並且擁有解釋真理的權利,以執行自己的意志。

在這樣的時代下,我們基督徒應該如何應對呢?

第一,不可貪戀權力及權力帶來的好處。在舊約中,當以色列人被敵軍圍困,如果他們求告耶和華,就算沒有援兵,也能解城被圍之困。若他們不求告耶和華,就算得到當時武力昌盛的國家的幫助,也未必能解困局。而且,就算當時解了,也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舊約裡很多先知都發出過呼籲,勸告以色列人依靠神,而不是依靠兵強馬快。比如耶利米呼喊道:“你為何東跑西奔,要更換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從前因亞述蒙羞一樣……耶和華已經棄絕你所依靠的,你必不因他們得順利。”(《耶》2:36-37)

與舊約時代相同,如今神的國也不是依靠權力來拓展的。一個在高位的人,確實能夠制定律例,規定所有人相信上帝,但這恰恰是耶穌有能力卻沒有做之事。

第二,不被權力所騙。“方便、快捷、效率高”是現代人所追求的,而權力恰恰能夠實現這些。然而,“方便、快捷、效率高”就意味著是真理的道路嗎?我們當警惕對“大、強、快”的貪戀,靠著神的靈走出網羅。

第三,警惕權力的誘惑。耶穌在曠野禁食40天時,魔鬼用世界的權力試探祂。祂的門徒們也受到過誘惑,爭論誰做頭。然而耶穌顛覆了權力的認知,告訴我們,真正領袖是服事、成全他人,並帶著眾人一起走神的道路的人。

總之,我們不要利用權力來為信仰服務,也要警惕信仰不被權力所利用。

 

清心者—部落世子,呂歸塵

呂歸塵,是這部劇的男主角,本是草原部落的世子,後被送入大胤國當質子。他身體薄弱,性格柔善。當三哥為爭權要殺他時,因小時候三哥給他玩的一個藤球,他一直退讓。他也可以為了不讓好兄弟尷尬,不在喜歡的女孩面前顯示自己的財力……

然而,他內心又是堅毅的。在無意中成為天驅武士團大宗主之後,他深深被天驅堅持的理想所打動。大胤皇帝聯合天驅其他人,設計殺害嬴無翳快要成功時,他隻身反對,只是因為當時若殺了嬴無翳,嬴無翳部署在城外的萬千兵馬,勢必屠城洩憤。這場權力鬥爭雖會分出勝負,無辜百姓卻要流血。

當眾人相信辰月的謊言,想要殺死他時,他背負著眾人的誤解、仇恨,隻身一人闖入赤牙軍隊,與辰月首領對抗……

在部落世子和天驅大宗主的雙重身份下,呂歸塵一直都踐行著天驅的信念。

其實,我們的現實生活也是這麼複雜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觀點、喜好。當我們基督徒糾纏其中的時候,我們有否看見“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呢?

如果我們把“人”看為爭戰的對象,而沒有看到罪和謊言在人身上的轄制,我們就是把爭戰的對象搞錯了。

在耶穌的年代,立場不同的人很多:武力反抗羅馬的奮銳黨,投降派如稅吏,及時行樂的撒都該人,宗教領袖法利賽人……耶穌並沒有聚焦於一國或一派,而是在十字架上,作為替罪羔羊,承擔了所有的罪,給整個世界帶來和平、希望、愛與永恆的生命。

但願我們都能藉著神的恩典,從與人的爭鬥中出來,找到神要我們做的事情。

 

背叛者—元老,翼天瞻

翼天瞻是天驅武士團元老,被人稱為“鐵皇”。在天驅被皇權絞殺的幾十年裡,他一人支撐著整個團體。在呂歸塵成為天驅大宗主之後,翼天瞻也盡心教導、輔佐他。

然而與呂歸塵不同的是,翼天瞻認為,為了天驅的未來,用一些手段是可以的。為了讓大胤皇帝同意洗刷天驅的冤屈,翼天瞻參與刺殺嬴無翳。後來,翼天瞻又認為呂歸塵太過於軟弱、難堪大任,於是又參與刺殺呂歸塵。

再之後,劇情一步步揭開,原來翼天瞻被故國冤為弑君者。這麼多年,他一直等待天驅重振,然後依靠天驅的力量,為自己洗刷冤屈……

與大胤皇帝利用天驅不同,翼天瞻從內心認可天驅的信念,大半生一直為光明和正義而戰。可惜的是,在天驅危難之時,他沒有逃跑,卻在天驅有崛起機會時,暗殺了天驅的大宗主。

雙重身份下的翼天瞻,是個矛盾的人物。有時他以天驅為重,有時又以洗刷個人冤屈為重。可能這更像是現實中的我們吧——有些情況下,我們會不自覺地忘記屬天的身份,去做不堪之事。我們忘記了,天路歷程中,確實有很多試探和試煉,但神是我們的幫助者。

如果我們內心有什麼憤憤不平、難以釋懷之處,或是有什麼極待伸展的理想抱負,我們需要的是在神面前敞開,接受祂的醫治和引導,而不是用自己的手段,例如打擊他人,或利用他人,實現自己的目標。

值得欣喜的是,我們基督徒不像許多文學作品裡的人一樣悔改無門。就連3次不認主的彼得,也得到了悔改的機會。我們也一樣。

 

結語

不管邪惡的辰月怎麼以天下為棋、用盡計謀,也不管皇權和四方諸侯怎麼打壓和絞殺,天驅永遠都在為了理想奮戰。當天驅之火點燃的時候,總有人願意挺身而出。

而如今,面臨時代劇變的我們,也當為信仰而戰。在聽到主的呼召的時候,願我們也都能如以賽亞一般,站出來回應:“我在這裡!”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