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這香膏在你腳前——淺談教會服事(菲比)2020.09.11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09.11

菲比

 

人心是個危險東西,這一點神很清楚,魔鬼也是;唯一被蒙在鼓裡的是我們自己,願主憐憫。

前段時間教會中一位“突然得到神音樂恩膏”的姐妹找上我,聲稱神給了她一些旋律,她因此非常喜樂,並願意獻上這些音符成為讚美,問我是否願意幫助她編曲與錄音,讓我陷入兩難。

我嘗試幫助她,為她寫下她哼唱片段的伴奏,鼓勵她學習一些基礎樂理,可使創作更加自由。她說她已有很多旋律,只想快些完成;擔心學基礎彈唱要花太多時間,所以希望我幫助她。我則向她解釋,因她已有一些和弦基礎,不出一個月就可以學會簡單編曲。

其實同樣對話在1年前就已發生過,這是她第二次找我,然而她還是有些畏難。再次溝通後,我委婉拒絕了,原因是:第一我沒有這個感動;第二她的旋律零散,並不能成曲;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我感到她不願意付出更多。

這段對話並不容易,卻激發了我思考——何為服事主?

 

這是理所當然的

“打破著香膏在你腳前,破碎我自己與你面對面”——詩歌《傾倒》

馬利亞打碎香膏的那一刻是沒有任何不捨的,甘心情願破碎自己最珍愛的東西,擦在了主耶穌的腳上。如果我在場,會非常震驚——震驚這個女子如此看重眼前的人,竟卑微地以僕人身段把他當主人在服事。你是否和我一樣恍然大悟:服事原來是形容主僕關係——我們服事,僅僅因為祂是主,這是多麼理所當然。

“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12:1)

保羅也用了這4個字:“理所當然”。何為理所當然?你是否因為入選教會司琴,領唱之類在聚光燈下的服事而欣喜?又是否因為自己的服事繁瑣無趣或不為人所見而厭倦?或者,你期待神賜給你某樣特別引人注目的屬靈恩賜,好讓你“大大為神工作”?但你真的準備好了嗎?

親愛的主內家人們,請小心、小心、再小心,要省察自己服事的動機。服事是甘心付出、不求回報——本就不該有回報,因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

 

你願意“給”嗎?

剛受洗不久,就有很多人鼓勵我參加服事;而那時我根本不懂何為服事,只覺得像做義工,但又知道不是那麼簡單,於是誠實回答:我還沒有準備好。

沒有想到的是,真正加入服事比我預期中快多了。某個週末敬拜執事問我當週主日是否可以司琴,沒有任何事先談話或禱告就直接讓我上臺服事,這讓我詫異甚至覺得草率,於是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然而主日崇拜時我看到新的司琴竟是一位曾向我學過一點鋼琴、基礎淺薄的姐妹。她顫顫巍巍和領唱配搭,時不時地彈錯音。於是我明白他們找不到可以司琴的人,心裡酸楚。崇拜結束後我對執事說願意司琴,這就是我服事的開始。現在想來,當時只是以心中最小的一點善良回應了教會的需要,甚至算不上任何呼召。

本以為彈琴和唱歌對從小學音樂的我來說該是一件最容易的事,但5年來的服事之路充滿著許多始料未及的挑戰:身體的疲憊、同工的不諒解、背景差異導致的溝通問題、及對音樂的團隊要求,每一次挑戰都令我想放棄。然而神是如此溫厚仁愛,祂勸勉我,感動我,鼓勵我堅持了下來。

我曾經問神:“你要我做什麼來服事你?是司琴、領唱、還是離開敬拜組?”我永遠不會忘記心中升起的感動:“你做什麼我都開心,但是你願意‘給’嗎?”

直到現在想起,心中仍然溫熱。是啊,做什麼又有什麼要緊,但我真的願意 “給出”我的所有嗎?我願意更多地付出我的時間嗎?我願意更多地調整我的個性學習謙卑和溝通嗎?我願意把我所會的給予他人嗎?

 

服事不同於呼召

也許我們的困惑都來自一個概念:我的服事必須來自主的呼召。我堅定認為這個誤解會讓基督徒陷入“屬靈光環”的圈套。服事不同於呼召,服事是本分;當主人已經明白告訴僕人該做什麼,僕人去做就是盡了本分。比如耶穌說服事一個最小的弟兄,就是服事在祂的身上(參《太》25:40),如果你今天有感動去關懷一位不起眼的弟兄,這是上帝樂意看到的服事,我們照著感動去做是“理所應當”的。

而呼召是上帝揀選我們來參與祂自己的計劃旨意,是祂完全的主權。從世界標準看,被揀選者未必見得是能力最強的,但主是揀選最合適祂計劃的。祂的智慧眼光我們無法測透,唯有心存敬畏並完全順服。

神看人不像人看人,看的不是外表,是內心。祂最看重的是我們願意獻上一切的心志。你願意為祂改變嗎?願意為祂丟棄你所有的驕傲嗎?你是否也疑惑,神要我做什麼服事祂?親愛的家人們,不要糾結你做什麼才有意義,更不要糾結神預備怎樣“重用” 你,因為神的計劃從來不是打造一個個“屬靈的明星”,而是關乎救贖與祂的國度。

明白了這些,當我們再次詢問上帝對我們的呼召時,不妨重新檢視自己的靈命狀況——你準備好了嗎?

沒有人呼召馬利亞打破香膏,她只是獻出了她最寶貴的東西。你願意破碎你所珍愛的“香膏”嗎?也許是你的財富,也許是你的個性,又或許是你安逸的生活?盼望有一天,你我的生命如同香膏破碎在主腳前,聖靈的活水必如春雨降臨、如江河奔流不息。

 

作者於2012年在都柏林蒙恩信主,此後長居海外。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